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徐琳:我不能错过这场光荣的战斗


——为郭飞雄遭受的非人道待遇进行24小时绝食之声明
本人将于2016年5月29日21时至5月30日21时进行24小时绝食,参与“呼吁阳春监狱给予郭飞雄(杨茂东)保外就医”的绝食接力活动。
前些天我在脸书上发了一个帖子,说我正在写一篇有一定学术价值的文章,但愿这段时间不会被抓,真要是被抓了,希望也能让我在牢里把它写完。表面看来这是调侃国保的,其实是写给同仁们看的,意思是我这段时间不便参加什么活动,但愿同仁们能谅解。当然,当前的公民活动本身都并没有多大的风险,但是对那些本来已经让当局高度敏感的人来说,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会触动当局脆弱的神经,而之前已经有朋友告知我他得到内部消息说当局准备对我采取行动。我本来并不把朋友这话当一回事,既然轮到我进去了,那就随它去吧,人民日报不是说要坦然面对生死嘛,与其等死,还不如搏一搏呢。只不过,正好最近有了些心得、构思,自认为很有价值,想把它写出来,所以就姑且低调一下吧,而且这篇文章必须专心写才行。连这段时间我们小区的维权活动我都参与。虽然这期间我也创作、制作、发布了歌曲《雷洋之死》,我觉得那事一点风险也没有,灵感来了,创作起来也很快。
就在这期间,爆出了郭飞雄在监狱遭到狱方的非人道对待、有重病不给予治疗,网友们发起了接力绝食活动。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让我惭愧,那一份份悲壮的绝食声明激励着我,尤其是艾晓明老师的“我要在这片土地上,升一面自由的旗帜”让我热血沸腾,还有其他一些网友的绝食声明也都堪称传世佳作。我为网友们喝彩,我跃跃欲试。但是想到正在写的文章,总有一点心有不甘,即便不能全部写完,能把主要的内容写出来、思路理清楚也好啊。我只能默默地为郭飞雄祈祷,但愿他能够早日得到应有的人道待遇。这些天派出所多次打我和我太太的电话,我们都没接,我估计就是因为这事,要我不要参与。然而,在网友们十多天的接力绝食下,狱方不仅没有改善郭飞雄的待遇,并且封锁消息、制造谎言,而郭飞雄基于对当局的愤怒和绝望在狱中开始了无期限绝食。我再也坐不住了,曾经一度作为郭飞雄团队核心成员的我,这个时候再不站出来实在说不过去了。虽然我的参与也不一定就能马上改变他的境况,但是如果我不站出来,可能会使大家产生误会:是不是我对郭飞雄有什么看法?是不是我不赞成这次接力绝食活动?当然不是。至少我跟飞雄在立场上没有分歧,在重大原则性问题上没有分歧。即便在具体做法上我们有不同看法,我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对他的安危置之不顾。
像这样的绝食接力活动我觉得很有意义,它能使郭飞雄受到不人道对待的问题持续发酵,让更多人和机构关注,从而对当局形成压力。此外,民间需要一种简单易行但又有一定效果的行动来让人们表明立场、达成一致、形成默契。
我不能错过这一场光荣的战斗。我于22日凌晨向联系人哎乌(吴玉华)表达了意愿,她安排我29日实施绝食行动。虽然我觉得有点迟,但我当然要服从组织者的安排。之所以安排得这么迟,说明参与的人多,这是好事。如果在此之前郭飞雄得以保外就医,这更是好事,那样的话我不会为这个战果中没有我的一份功劳而感到遗憾,他的安好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当时我想,既然时辰已定,那么即使在5月29日之前郭飞雄获得了保外就医的待遇,届时本人仍将按计划实施24小时绝食行动,以对狱方之前迟迟不给郭飞雄应有的人道待遇表示谴责,因为其行为已经给郭飞雄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22日凌晨我那文章还没写完,写了大半部分,我想既然还有几天,那就争取赶紧写完它,实在写不完的话,就先把写好的部分在我的脸书和谷歌博客上发表。
到26日,文章终于写完了,赶紧发表。我没有任何顾虑了,我将轻轻松松地投入战斗。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本人声明:从5月29日早上八点开始至5月30日早上八点,本人进行24小时绝食,要求当局给予郭飞雄保外就医。同样在狱中遭到不人道待遇的还有郑州的于世文等人,本人一并表示声援。
郭飞雄等人在狱中遭到如此虐待,反映了当前中国人权状况的严重恶化。本人再次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今天我不为他们呐喊,他们今天遭受的待遇就是我明天遭受的待遇。
绝食接力人:徐琳 广州 电话:13751710325
2016年5月28日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