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郁风:我们为什么会关注“理想国书系缔造者”被捕?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原本偏居西南,不大多数人所知,但随着柴静《看见》一书的出版,以及“理想国书系”的接踵推出,让人眼光一新,该社也被公认为人文社科出版领域的翘楚。赢得赞誉之后,该社并没有裹足不前,在人文,启蒙领域继续发力,新书赢得一片叫好又叫座的同时,让人对它的命运也多了一分担忧。今年以来,随着某些书的下架,已有多次该社出版高层被查的传言流出。以致今日,该社原董事长何林夏涉受贿被捕引来了不一般的关注和联想。
媒体人、出版人因经济问题入狱,之前已不鲜见,2004年,南方都市报的副总编喻华峰与副主编程益中曾因此获罪,但人们更多的将其与之前南都编发的孙志刚案等报道联系起来,而事实上,程益中在入狱半年后被无罪释放。今年甘肃记者张永生曾先后以嫖娼、敲诈罪被捕,事后证明嫖娼纯属子虚乌有,敲诈一事如今当局也对其撤销起诉。现今何林夏因受贿被捕,结合近期的舆论氛围,人们的联想与猜测则更多的有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媒体人朱学东对此在微博上称:“何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我不清楚。这个时代收拾人,两条,一财二性。但若个人财务问题,固然是个人咎由自取,但却与相关制度密切相关,这个制度它无视个人付出和成就,逼人为圣,以至于几乎所有体制岗位的每一个有权者,都可能有不义,都可能违法。此前报刊出版已有许多案例。以后还会有。可以肯定的是,体制内做事的力量越来越消解的势头,在新技术新资本带来更多选择可能性的时代,会进一步加速。”
据熟悉何林夏的人称,何为人胆子大,也因此带出版社闯出了一片天地。有广师大出版社的前员工回忆,何工作勤勉,甚至有时在半夜三四点还在回复邮件。其在用餐时,习惯把纸巾分成两半,将另一半分于他人使用。但其在带领出版社向前打拼的过程中,对他的行事作风和经济情况,也有不同看法传出。
同时,理想国书系的推出,与广师大出版社总编辑刘瑞林女士也密不可分。在此之前,刘也多次陷入被责罚的传言当中,但据今天网易路标的采访,刘瑞林称其现前一切安好。
何林夏被查后,人们对广师大出版社及理想国书系的未来走向也多了一分担忧。随着出版社高管的相继被查,人事撤换不可避免,广师大社能否坚持之前的人文启蒙路线,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同时,何林夏被查,无疑给出版界一场巨大的震荡,其他出版社是否会因此变得更为小心谨慎,也是个未知数。
何林夏有功,这毋庸置疑,他是否有过,还待检查机关的调查结果公布让更多人信服。但何林夏的功,在一部分人眼中,却是他的过。这也让何夏林在很多人眼中扮演了一个悲情英雄的角色。或许,这才是社会的悲情。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