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六四”纪念日前夕 多名公民被监控、“被旅游”


湖南公民张琦声援郭飞雄的微博。(微博图片)

“六四”27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全国多地有公民遭到当局的维稳,其中,北京宋庄多名艺术家被当局监控,有公民因在网上为被监控的艺术家发起呼吁而失联多日;在广东,也至少有两人已经“被旅游”。

曾参与绝食接力声援郭飞雄的湖南公民张琦在“六四”纪念日到来前夕“被失联”了。目前在深圳工作的张琦微信朋友圈最后一条更新是5月27日上午,当天中午他致电朋友说有警察上门找他,其后便失去联系,据悉或与其声援遭到看守的宋庄艺术家华涌有关。

本台记者5月30日致电宋庄艺术家王鹏,他向本台证实了此事,他说:“他(华涌)现在可以说是被监视中,他出门、上哪儿去,都有国保跟着。”

记者:“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监视?”

王鹏:“大概前三四天吧。”

记者:“到现在都是处于24小时监视他的状态吗?”

王鹏:“对。”

记者:“好像说有公民因为呼吁他,还失联了,这个事情您知道吗?”

王鹏:“对,有个公民呼吁他,发帖,发微信,他也现在处于被失联状态。”

记者:“发了微信之后就失联了吗?”

王鹏:“对。”

记者:“现在宋庄除了华涌之外,有没有其他人也遭到一些监控?”

王鹏:“现在包括宋庄的吕上、追魂,还有我都被人监控。”

2012年,华涌曾因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纪念六四的行为艺术而被当局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2014年“六四”纪念日前夕,当局也在宋庄派驻了大批警力戒备,并对十几名艺术家单独上岗,华涌也一度被警方带走。

另一方面,广州维权人士廖剑豪5月30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地有至少两名公民已经“被旅游”了,他同时向记者透露,“六四”纪念日当天,有不少公民计划前往当地公园聚会。

“我向你透露一个消息,六月四号上午10点钟,在黄花岗公园的自由女神广场里面,有100多我们的人聚会。现在我们的人被带去旅游离开广东的,起码我知道的有两个,但是陆续的就很多的,这些都是惯例了。”

此外,湖南株洲公民郭胜因在微信群组内发起疑似纪念六四的提议,而在日前被属地派出所约谈,做了一份笔录,并被口头警告不得在网络公开传播任何有关六四的内容。

除了普通公民外,“天安门母亲”这一特殊群体同样也在这一敏感日期到来前受到了当局的“特殊对待”。著名记者高瑜30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丁(子霖)老师来电话,国保上门通知6月1日上岗并停电话。给了一部专用手机,只有3个号:120,儿子和他们。她衰迈的心需要24小时监护了,干枯的眼睛里流不出更多的泪水了,走不动了,27周年只能在家里祭奠爱子了,陪伴她的还有蒋老师的亡灵。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