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吴高兴:关于文革的几点反思


1、毛搞文革的目的问题。毛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为了“反修防修”、“整党内走资派”、“防止官僚队伍腐败,人民公仆变为人民主人”,还是为了“打击异己,夺回权力”、“要做世界革命领袖”?评价一个政治历史事件或政治家时,争论其主观出发点本身就是一个很乌龙的事,你又不是毛肚子里的蛔虫,你又怎么知道他发动文革的出发点?评价文革或毛发动的其他运动,只能看客观效果,其实毛本人就强调动机与效果的通一。
2、加害者毛与刘、邓等文革顶层受害者之间并无政治路线上的分岐,双方都是极左的文革整人路线,差别只是程度不同。王光美们不愿意反思文革,其原因正在这里。
3、文革中挨整的只是出身成份不好的知识分子和党政官僚,占人口大多数的工、农、兵和小知识分子没挨整,文革前三年,这大体是一个事实。毛发动的每次运动都是整“一小撮”,但只要你的认识或见解与官方不同,或站错了队,你就立马由“大多数”变成“一小撮”,所以长期下去,就是人人挨整,事实上党的官员在文革中不同程度都挨了整,文革后期群众中挨整的也越来越多,所以文革是个典型的互害体制。
4、在现实语境中,“造反派”被妖魔化了,而“保守派”被美化了,文革过来人爱说自己当年是“保守(皇)派”,其实文革中人人争当“造反派”。日常所说的“保守派”,指的是要保党的领导干部的群众组织,典型者如北京的“联动”、“西纠”、“东纠”,一批太子党,老舍、卞仲芸这些知识分子就是被这些“保守派”打死的。出身不好的人,运动初期挨了官方的整,平反以后往往就参加了造反派,而要保当权派或者过去深得领导信任的人,因不符合毛“整党内走资派”的方针,就被打成“老保”,成为“保守(皇)派”。当然“造反派”和“保守派”里都有很多是因为人际情感关系站队的,特别是学生。
5、大体上说,文革的受益者是保领导干部的“保守派”,“造反派”其实是被利用了,除了出身不好的知识分子,造反派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看看地方上的情况,文革结束后当了官的是哪些人?最终被打入监牢甚至丢了命的又是哪些人?
6、群众在文革中受害的主要形式是群众组织之间的互整,武斗互打互杀。在临海,起先是胜利的“台运派”残酷抓打“工贫总”(我可没挨打哈,只参加了“学习班”),粉碎四人帮后又利用“工贫总”残酷抓打“台运派”头头,逼得许多人狱中自杀,还有判了死刑的。最后,从官方分得一杯羹的“工贫总”头头们也被当作“三种人”清理了(我没入党也没当官,自然也不是“三种人”,我是“犯错误的老造反派”哈),有的甚至进了监狱。不过强调一点,文革中工农大众受害,工农大众自己到现在还没认识到,很多人还怀念毛和文革。
7、四人帮犯的不是反革命罪,犯的是陷害罪(陷害刘少奇等人),制造冤假错案罪,政治问题只有犯错没有犯罪(文革主要制造者除外),文革中所有因单纯“帮派体系”,“反党反革命集团成员”判刑的都应平反,因参加武斗被判刑的也应平反(指双方武力对抗),但抓打没有反抗能力的失败者应负刑事责任。这个原则也适合现在,政治迫害案的决策人将来应负刑事责任,但执行的只要没有刑讯逼供和虐待政治犯,都没有刑事责任。
2016.5.29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