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5日星期四

守魚:早發早移是不是一個消極話語


這幾天什麼話題最紅?早發早移。這幾天什麼話題最黑?還是早發早移。

話說這個話語還分為了單早和雙早。雙早論來自於國內的知名作家賈葭先生,他此前說過一句名言,叫做「早發財早移民」,簡稱早發早移。單早起源於網絡意見領袖莫之許,他其中一句流傳網絡的話語叫做:任何時候離開中國都是對的。這句話裏包含了要早移民的意思。

這句話能夠流傳到來,大約正是契合了目前中產階級普遍的失望情緒。在醫療騙局、毒地危機、就學困境、房產泡沫、經濟危機等等諸多風險的碾壓之下,大抵是最糊塗的中產,也逐漸開始清醒的反應過來,好日子已經到頭了。隨隨便便賺點票子,開開心心海外購物的小資產階級幸福生活,轉瞬即逝。在北上廣深,隨便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的資產都能過千萬。當然,這種票面價值毫無意義,醫療教育養老的老三座大山,加上健康、自由、經濟下行的新三座大山,使得坐擁數千萬房產的中產,根本不敢有任何變現的考量,仍然和艱苦度日的底層一樣承受著制度巨大的盤剝。

雖然中產階級在心理上和中國的富豪階層將移民作為目標處在同一時間起點上,不過真正付諸實踐的中產階級要少很多。原因相當簡單,對於苦苦熬日子的中產階級來說,國外的月亮確實圓不了多少,相對來說國內當時正在上升的經濟充斥著更多的機會。連許多勒緊褲帶將二代送去國外的中產階級,他們的孩子畢業後反而回到了機會更多的中國,而不是和前輩一樣就是黑也要黑在歐美。

不用多說,好日子不可能持續一輩子,機會的大門已經關上,而各種粗放增長和政府管制的罪惡在增加。於是乎,人們討論早發早移,但不會意識不到發財的機會已經是最後一波尾巴,而作為諾亞方舟的移民之路還燃著希望的燈火。既然毒地不能談,百度不能談,軍隊醫院也不能談,那就乾脆談早發早移好了,用最可行的話語消解掉這個政府的中國神話。這句話的流行與這屆中國人民不行大抵交相輝映,我們人民不行,把國家還給你,我們走還不行嗎。

對於主流的大眾來說,能接受這樣的話語也是一種時代的轉變。相比於2008年之時,國人普遍的自豪和自強來說,自我貶損和自我逃避是目前的主流社會對於強大政權的一種切割。

在同一時期,那些時代的先行者和決絕的反抗者也一直存在,他們還在承受著最大的苦難,並用自己的肉身和自由展示著艱苦卓絕的抵抗。要想那些主流大眾加入和支持他們,目前還看不到任何希望,不過大眾觀念的轉變還是有著積極地意義。

試想,曾經為政治犯的受難者及其家屬籌集生活費是多麼的困難,人們還是願意去支持和相信那些鼓吹存在漸進變化希望的觀念。但逐漸的,這些政治反對者還沒有進入大眾話語,不過從國內曾興旺一時的送飯黨行動來看,人們開始逐漸的關注和認可這些決絕的反對者。目前的早發早移話語更加火爆的時候,可以推演,如果那些決絕的反對者能有機會進入大眾視野之中,他們的努力也能得到更多的尊重。

人們在選擇逃避,只是他們看不到希望。絕望也不是壞事,絕望之後才願意看到更多的選擇。早發早移的話語本身或許看起來消極頹廢,然而主流浮躁喧嘩的褪去是多麼積極的一件大事,解構的原野上,更多的希望才能成長起來。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