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已被失踪六天 可能与“六四”有关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自从5月22日被失踪之后,已经六天,仍然没有其获释的消息。由于距离“六四”27周年纪念日临近,曾宁可能被国保带走软禁在宾馆,阻止其参与纪念“六四”的活动。

曾宁,生于1967年6月21日,湖南省新宁县人,现住址: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黄河东路1号楼贵轴宿舍27栋4单元10号。大专肄业,贵州民主人士,人权捍卫者。

1989年曾宁被扣以“参加非法组织”罪名收审一个半月;1991年4月19日再次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收审,同年7月2日被逮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1995年4月刑满释放。同年5月25日,出狱不久的曾宁因参加贵州的组织“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的活动又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收容审查,同年8月16日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被判刑两年。先后获刑六年。

狱中非人的折磨没能摧毁曾宁对自由民主的坚定信念,出狱后他继续追随自己的民主理念。在专制政府的恐吓中,曾宁坚持在网上发表文章,阐述对时事的看法,保持一个坚定人权捍卫者和民间异议人士的立场,被贵州良心人士称赞为“我们的发言人”。曾宁著有长篇报告文学:《二十世纪的中国农民》;其文《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入木三分地表达了中共统治下的腐败堕落的现状。曾宁还曾参与组建了“中国贵州民间赵紫阳先生治丧委员会”,“贵州人权研讨会”等活动,是自由媒体长期的独立评论员,在网上发表了数百篇文章,抨击时弊,弘扬正义,传播人权理念。

多年来,由于曾宁不放弃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坚持为弱势群体维权,一直遭到监控。2015年“六四”26周年期间,曾宁就被24小时监控在家。

在曾宁被失踪之后,方万华在25日发出信息说:“曾宁自22日上午9点30分,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帖子后,再无音讯,各方联系无果,现已超过80个小时。今下午,据一位朋友告诉我,曾宁现在贵阳。因敏感期临近,被例行公事请到某宾馆休息去了。这个消息比较孤立,无法从其他渠道获得印证,不知确实否。如果确实,曾宁没事,过了敏感期就会重获自由。所谓例行公事,就是每年到了这几天,都要这样做。但愿这个消息是准确的。愿曾宁一切安好,为他祈祷。———感谢群友对曾宁的关心。可能因六四临近,贵阳曾宁、李任科、莫建刚、廖双元、黄燕明等已可能‘被旅游’,几年来如此。可能还不至于涉法律。我也关注我的同城兄弟们。向大家谢了。”

网友无眠在25日呼吁大家寻找曾宁:“#寻找曾宁# 谁和曾宁同城?谁有曾宁的手机号码?谁可以联系上曾宁的亲朋好友?希望大家能够行动起来,找到曾宁,帮助他。至少,表达出我们的态度:删帖,禁言,抓逮良心犯,背离了你们当初许给中国人民的诺言!”

26日,又有网友呼吁关注曾宁。“曾宁失联五天了,善良的中国人,花时间在网上看连续剧的时候,花时间在网上暧昧聊天的时候。你知道中国有多少民主运动人士,有多少良心律师,有多少良心记者,被当局关押在监狱。太多了。他们不为名利,只为我的下一代更有尊严的活着,他们在为苦难的苍生坐牢。今天你沉默,你就是独裁犯罪集团的帮凶。今天你沉默,明天你就有可能站不出来。为了我们下一代。我们一起呐喊自由,民主宪政。在一起改变中国。”

除了曾宁之外,因为“六四”27周年纪念日,湖南公民谢福林手机被停机。谢福林说:“我的手机打不出去也打不进来,到中国移动找了他们,他们社在电脑上搞了一下我的手机又通了。五月三十五号快到了,怪事真多在营业厅,服务员对我说是卡沒上好,我对他笑了,他也会心的笑了。”

公民张琦说:“今天上午派出所来我家敲门、我没有应答、结果他们去我单位了。原因应该是敏感的日子快到了、我应该是网监通知派出所来找我麻烦的。虽然是一小事、可这就是今天在国内的朋友们的现实。坦白说吧、我一点也无所谓、要来的迟早都会要来。”

北京公民追魂从5月23日就遭到软禁。追魂:“今年的六四来得早些!5月23日就上岗了,三个穿制服的家伙在胡同口的西面有蹲有座!拍个照片纪念!纪念!纪念!2016.5.23上午10:47于微信艺术航母独立号群。”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