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中国公安部就雷洋案召集媒体引导舆论


5月7日晚,北京市民雷洋离家后身亡,昌平警方通报称,警员查处一涉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某控制,期间雷某突然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身亡,许多网民认为警察有设局抓嫖、滥用暴力的嫌疑。此事发生后,在中国舆论界尤其是网络舆论引发轩然大波,雷洋所代表的中产阶级生活安全感被威胁,让许多平常未必关注拆迁、底层抗争和异议表达等敏感话题的普通网民有感同身受的代入感,相关的舆论很快爆发。


此前的5月13日,网信办曾下文要求 “未经统一安排,不得采访评论”,对案件降温处理。
5月26日,根据媒体界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公安部召集了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在内的多家官方媒体,以及多家在活跃的市场化新闻网站,征集此案新闻发布和“如何做下一步的舆论引导”的意见。
到场人士今天在网上发帖介绍了会议的情况,相关帖子很快被查删,可见引导和调度舆论仍属敏感,官方无意引发更多的公众参与和关注。
知情者透露,公安部相关负责人透露,雷洋案验尸报告再快快也要1个月才能出来,与验尸报告发布的同时,也会发布检察院系统的调查报告。官方的关切在于,在这一期间,如何“才能比较好的回应民众的关切,使舆情平稳。”
人民日报法制记者白龙和新华社法制记者詹勇的建议相对正面,白龙建议,“建议检验结果由第三方发布,希望在法定程序内进行”;而詹勇建议,“雷洋事件不要烂尾,要做好细节,公正公开正面的表态。”
新京报记者于德清则表示,希望官方允许找相关尸检专家等接受采访,披露相关检验过程。“通过程序公正,推动公正的结果。”
新浪微博政府事务总监肖燕建议,“雷洋事件不要删帖,要重视民众的代入感和同理心。”
上海澎湃新闻网吴玉荣则建议,“应允许网上意见发表,没必要害怕情绪宣泄。”
但以自干五为主要目标受众的“观察者网”编辑郭思嘉毫不隐藏亲政府的立场,“媒体应该达成共识,不要将舆论矛头引向对警察群体的攻击。”
最近成为许多公共事件策源地的问答社区“知乎”编辑于洋洋则附议,她认为“公安是弱势群体,媒体在处理敏感事件问题时应进行引导,应统一的发出声音。”
国信办直接分管互联网舆论审查的副主任彭波以中央综治委委员、中央政法委网络舆情应对和依法处置协调小组组长身份出席并讲话。
彭波认为,雷洋事件从中国法治建设上来看,“仅是一个事件而已”,他承诺,“若结果出来,不会护短,不会有猫腻。不能冤枉他(雷洋),也不存在抛几个人出来当挡箭牌”。
就雷洋事件的尸检结果公布的“空窗期”,他要求各网络媒体“不再炒作,静候结果”;他又警告各大网站,“不能一窝蜂的映证中国不安全,不要制造一种不安全的氛围。”
彭波说,就雷洋事件,对老百姓要进行一次普法教育,明确当事人、警方各自的权利边界在哪里;但事件不能掩盖政法机关的成功与贡献,不能借此“抹黑”警察群体。
他又警告,雷洋事件背后可能有境外敌对势力的“幕后推手”,雷洋事件发酵期,人民大学校友会不少校友联名要求官方调查、给出明确交代。据彭波的说法,“校友会的信很多是境外IP地址。”
文章来源: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