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星期一

傅桓:我們的罪 他們的罰


創建了雜誌《知音》集團的胡勛璧在接受兩個多月的「雙規」後,於日前重獲自由。他的事涉及裸官問題,被認為「涉嫌嚴重違紀」調查,而今實現了「完璧歸趙」,體現了雙規這一黨紀政紀處分正在悄然變化,也預示著執政黨重建黨/法關係的權力結構初見端倪。

按照以往的做法,「雙規」很少能脫身,它往往是移送司法程序的開始。這是因為,紀委辦案除非掌握確鑿證據,否則一般不會動用雙規;這也意味著一旦開動雙規這個審查機器,官員基本上難以逃脫。而今,不止胡勛璧一例,證明了此種雙規運行出現新動向。

這種新的動向,正在改變人們對雙規的看法。簡單來說,它不再是法律的一個前端程序,而是已經被重新安排到新的權力格局中,成為「雙規+法治」這個新系統的中心。它不只是改變了自身的運行邏輯,也牽制法制,令後者為黨紀所用,營造新的黨紀陣勢。

回溯這個建制的源頭,可以在習近平對黨紀與國法的關係論述中看到。他重新定義了關係,黨紀是在法律的前面,先有紀律,再有法律。這個論述成為「雙規」改換其運行思路的指導方針,也指引司法自行調整,以適應新的建設需要,經濟犯罪的量刑調整就是大動作。

對經濟犯罪的量刑調整,遵循了輕拿輕放、不判死刑的原則,貪污受賄的量刑起點調高到3萬元,十年徒刑的量刑點從10萬元調高到300萬元,一般不適用死刑。這就意味著,相當一批在審的貪官可以被無罪釋放,這與「雙規」對官員的從輕發落是一致的。

量刑規定調整到位,加上雙規的自行調整,兩下終於實現了建制上的「對接」,自此而後,貪腐官員面臨的不再是「雙規」到司法的線性處理,而是進入黨紀為中心的懲罰圈子。這種新的體系解除了重刑的壓迫,取代以寬鬆的政治處理,其改變是深刻的。

李克強在今年兩會上說要寬容犯錯的官員,王岐山在落實講話中,提出四種處理設計腐敗官員的方式,移交司法的是「極極少數」,也能看出隨著新的黨紀運行體系初步建成,官不聊生的狀況會有大幅度改善。黨紀取代多數司法手段,將改寫體制內的生態環境。

在經濟下行的漫長趨勢下,隨著黨紀提出更多要求,治黨的鬆緊問題浮現出來。如果過於緊張,多數黨員會有問題,黨的形象與合法性會成為更嚴重的問題;如果執行寬鬆,又會損傷最高領導的面子。在這種取捨之下,法制上鬆綁,黨紀上前驅就成為組合拳。

將黨紀至於法治之前,可以用贖買政治生命的方式,來收買涉事官員的忠誠,從而捍衛執政黨的內部基礎。至於說,如此一來,官民在法律面前的地位失衡會更加嚴重,黨紀大於國法的負面影響會埋下伏筆,但在當前的形勢面前,利弊權衡是相當實際的。

這種官民兩分法,彰顯了孫立平所言的社會對立,也就是「我們是我們」、「他們是他們」。官員歸黨紀管,民眾歸法律管,法律當然是服從黨的需要,所以,民眾歸根結底還是屬於黨管。在這個新體系下,黨與社會、司法、民眾的主從關係不難辨別。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