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守魚:行動還是不行動 到底是不是一個問題



社會的發展總能超過最強力量的意願。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裏,分明是權力對社會控制的全面加強,而社會並沒有展示出任何有效地反擊,原有水面上的反對者,要麼隱退,要麼轉向,要麼被打服。

可就在這個時候,雷洋事件悄無聲息的發酵成一次輿論熱潮,高考名額的分配問題也至少引發了江蘇、湖北和河南等地的家長們憤怒的集體行動,聚集在政府門前抗議。

社會中總會有一個正義觀會成為常量,比如在89年的運動前後,上街是正義的。若干年以後,上街反而成為了非正義的行為,影響社會穩定進而影響發財。

即便是人們對於最激進反抗的抵觸情緒一直沒有消除,對於以人權為基礎的正義觀沒有建立,不過認同壓迫的純奴隸心態也沒有建立起來。無辜被打死的中產和意外被取消的社會階層流動機會,都打破了既有的不平衡社會裏形成的一個階段性平衡,在社會情緒還沒有進入下一個穩定期的時候,人們會在失衡狀態下和情緒壓抑的整體環境裏,找到了一個噴發的薄弱點。

此時,似乎全社會參與行動的機會又來了。至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可以引起大眾關注並自發參與的話題。而每一次社會情緒的攪動,從理論上而言,都是一次社會行動的契機。

如果單單從形式上來看,雷洋事件中出現了以同級校友為單位的社會動員,這種形式上的創新開啟了碎片化時代整合的一個方向。而高考名額事件裏,以微信為基礎的社會動員在悄然出現,人們紛紛轉發動員信息,並確實以此為基礎形成了動員。

這樣的情景,確實燃起了相當多人的希望。在極端壓抑的社會環境下,保有改變社會的熱情是健康心靈的表現,也是社會中還殘存著正義和改變的希望。只是希望和幻想之間往往隔著一層薄薄的紙,用雞湯黨的話來說,幻想總是要有點,萬一實現了呢。

也是這樣社會情緒的激勵,行動的人不會孤獨,也能在社會情緒的共鳴中獲取力量進而堅守。當社會熱潮湧起的時候,還有一些人總是不斷的冷嘲熱諷,強調極權的強大和民間行動力量的弱小。這樣的說法看起來也並非沒有道理,從結果來說,雷洋事件最終還是無可挽回的不了了之,一夜之間洶湧無比的民意也基本上在一夜之間煙消雲散,滿世界雲集的正義突然之間就雲淡風輕了。高考引發的群體性事件,雖然從參與的主體和動員的階段性效果上來看符合相當多此前樂觀的理論假設,足夠數量的城市中產能以相對有效地組織形態表達意見。不過也不用太意外的是,人群最終還是會選擇接受,短暫釋放的憤怒情緒依然要硬生生的吞回去。

從情商的角度來說,這樣的話語總是令人討厭。艱難的時局裏,行動是多麼寶貴的現象,無論如何都值得一句讚許。

不過這樣殘酷的世界裏,吞下多少雞湯也驅趕不了心中的寒氣。再換一個角度來看行動,不同的行動是社會中的各種湧動衝破地殼那一個瞬間留下的剪影。在不同的剪影之間,人們的審美在不停的游移著。

在最後一根稻草來臨之前,前面的所有稻草堆積出來的是社會經驗。人們在觀察中不斷地調整心目中正義觀的標尺。這種宏觀層面的微妙變化,只有在下一次的行動中才能體現出來。

如今越來越多的事件和衝突,對長期自我滿足的中產來說,正是一場激烈的心理鬥爭。中產們喊出震耳欲聾的「從我做起」才不過一年多的時間,那大約是最後一次對建設性改良的希望高潮了。在無盡的低潮之中,不同的行動展示著不同的社會觀念。

除了這些自發的行動之外,還有一些行動者更主動的推出有意識的行動測試社會的水位。這樣的行動不能簡單地以成敗而論,但一定可以用智力誠實來判斷。

如今,草榴網友都意識到不可能有體制內改良力量大時候,居然還有知識分子看到官方說要對雷洋事件公正處理以後欣喜若狂,這倒是完全暴露了智力誠實的一面。

行動還是不行動是個人的選擇,真正的尊重他人的社會行動,更應當尊重所有行動展示出來的經驗。當然,即便有知識分子忽略了這些高昂的代價帶來的寶貴經驗,社會大眾的情緒依然會無可避免的轉變,而社會的演進也在悄然的進行之中。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