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张雪忠: “道德审判”、“道德绑架”,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在公共讨论的过程中,经常出现一种有意思的现象:当一些知名人物遭遇负面评价时,喜欢他们的人时常会将这种些评价,斥责为“道德审判”或“道德绑架”,以便为道德评价设立禁区。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道德水准都比我高,或者至少不比我低,因此,我个人并不喜欢或擅长对他人进行道德评判。但我却时常会考虑两个相互关联的问题:(1)道德评判本身是否是不该发生的?(2)是否有些人,特别是我们自己心目中的“好人”,就有免于道德评判的特权?

我想先考虑第二个问题。我想,如果道德评判毕竟是可以有的,那么,任何人都不能享有免于道德评判的特权:如果那些有名望的人可以免于道德评判,别的人就也应该免于道德评判。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说,道德评判只能针对一部分人实行。

这样,我就必须考虑第一个问题。如果道德评判不应对任何人实行,那么道德作为社会行为规范,又怎么可能发挥作用?毕竟,道德规范如果还能起作用,那也只能通过社会舆论可能形成的心理压力,来引导人们的社会行为。但任何有关道德问题的社会舆论,必然会包含道德评判。

接下来,我想考虑一下,道德评判是不是真的像审判或绑架那么可怕。首先,道德评判作为社会舆论的一种类型,并不包含任何现实的强制力,它们只是通过心理影响来产生作用。这和具有现实强制力的法律审判或非法绑架,显然是有根本区别的。

其次,法律审判(更不用说绑架)如果出错,仍会给当事人造成现实危害;错误越大,危害就越严重。相反,负面的道德评价越是站不住脚的,它们给相关当事人带来的心理压力通常会越小,这就是所谓的“问心无愧”。事实上,对他人进行道德评判的人,反过来也会受到别人的评判,如果有人总是进行离谱的道德评判,伤害最大的通常是他自己的名声。

这样想来,道德评判或许不是什么特别可怕的事。那些喜欢将道德评价说成“道德审判”或“道德绑架”的人,或许只是通过不恰当的比喻,让人联想到将一个人押到法庭,或绑到一间暗室的场景,来渲染一种本来并不现实的可怕氛围。

最后,我或许还是要说明一下。一方面,我自己作为自由主义的信奉者,一直尊重任何人无害他人的个人选择,另因自己缺点多多,通常不习惯对他人进行道德评价。但另一方面,我并不认为自由主义就是道德虚无主义;就原则而言,对于任何人的公共言行,人们不但可以进行旨在厘清是非的观点批评,而且也可以进行旨在衡量善恶的道德评价。

而且,一个人对自己言行的正当性、合理性越有信心,就越可能欣然面对他人的观点批评和道德评判。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