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王爱忠:社会转型中的观念冲突


在北美独立战争之前,北美地区与大英帝国要不要决裂,是留在英王的统治之下努力争取自治,平等的权利,还是脱离英国的统治,最终实现完全的自治就成了当时北美的两种观念之争。二十世纪初的中国的上一次社会转型,同样发生了激烈的转型观念之争,革命派和改良派分别在《民报》和《新民丛报》的那场大争论就是两种不同的观念之争。巧合的是两个国家最终都走向了以决绝的变革的方式完成了各自的社会转型。
现在的中国又走到了面临转型的时候,中国需要一场社会转型,这已经是自由派的一个共识,分歧在于这场转型将以什么方式进行,改良还是变革,也就是说中国要不要转型已经不是问题,接下去的问题是中国以何种方式完成这次转型。
改良与变革这两种不同的转型路径不管是在理论上,还是现实行为上都是互相排斥的,变革必然要求社会打破与体制通过互动,渐进的方式完成转型的期望,而改良则是需要压制变革所要营造的氛围,因为变革必然是要打断改良的期望和路径,所谓的只要最终目标一致,就可以团结在一起共同去推动的说法是一种很错误的认识,同样的道理,认为两种不同的方式可以各行其是,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社会最终只会选择其中的一种方式进行转型。
不同的观念之争除了目的之外,争论本身就具有更高的价值所在。在同一个社会时期,两种不同的社会转型观念就算没有对错之分,都是达到目的选择,两个不同的路径选择也一定有优劣之分,肯定有一种观念,或者路径是更加可行的,更符合现实状况的。对于一个个体来说,不同的选择改变的只是个人的人生道路,或者也只是一个家庭的未来。而社会转型是需要全体社会成员共同付出代价的,共同去承担一个未来的行为。不管是其过程中代价的付出,还是未来的影响,都是无比巨大的,在转型之前,各种观念进行充分的争论,让各种观念的优劣得到充分的表述,最后相信大多数人的智慧,让大多数的民众做出选择,才有可能在转型过程中少犯错误,少走弯路。那些认为争论是一种不团结的,社会撕裂的行为而持不同看法的人们,显然是对言论自由的价值缺乏基本的认识,更不要说对社会转型前这种不同观念之争的必要性的认识了,事实是恰恰相反,积极支持,参与这种争论才是一个公民对社会,对未来负责任的态度。
社会转型过程中的观念的争论导致的社会的撕裂问题,虽然观点不同,但还是可以做朋友的说法,对任何一个身处这个转型的时代,希望积极参与到转型中的人们来说,实际上是很难做到的,在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比如莫之许、张雪忠、赵楚等等这些人就是因为在社会转型中观念的冲突,正经历着和过去的一些老朋友的不同形式的告别。这些年,自己在力所能及的参与推动社会转型的努力的同时,因为不可避免的参与了不同观念的评价,争论,也因此长期被个别人认为是对持不同转型路径选择的同仁的攻击,真是很让人不解,即使这样,我也不会放弃参与这种观念的争论。对于这种撕裂,我们只能以一种更加坦然的心态去面对,如果可以的话,也只有在社会转型之后再去修复。
每个时代都一样,总会有一些人选择让自己置身于社会转型之外,置身于各种不同的观念之争之处,以一种更加超脱的精神追求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维持一种原先的社会生活状态。这都是个人的选择,别人也无可厚非,一个追求多元化的社会,一定能容忍各种不同的选择。
社会转型必然需要有一些有责任,有担当的人们站出来去参与这种观念的争论,在这种争论中,不管持什么观念,也不管社会最终选择了以一种什么方式完成这个国家的政治转型,参与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现在的中国,争论不是多了,而是还太少,参与的范围更是远远不足,当有一天,这样的争论不仅是在网络上,而是在学校的学生宿舍、饭馆、茶楼都出现的时候,中国政治转型的观念转型就完成了。一个社会能不能尽快完成转型,能不能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完成转型,转型后能不能建立起一个更加合理的政治制度,转型前的观念转型可以说是至关重要。
2016年5月28日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