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黄世泽:悼念北京大屠杀岂有句号


由于支联会一直将悼念1989年北京大屠杀死难者与民族主义思潮捆绑在一起,因此,不少所谓本土派都会在六四烛光晚会上做文章。而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孙晓岚竟说悼念北京大屠杀可以画上句号,引起不少人哗然。虽然笔者自认是港独派,国家认同上肯定与很多民族主义分子南辕北辙,但在悼念北京大屠杀问题上,笔者看不出有任何画上句号的理由。
1989年北京大屠杀之所以人神共愤,除了这是军队大规模屠杀手无寸铁民众外,这更是用上坦克车等战场上杀人武器来大规模屠杀异见国民,这是与纳粹德国将异见人士一并送到屠杀来自欧洲各国犹太人的集中营,并一并以毒气或其他方式虐杀是同级反人类罪行。作为一个尊重人道的人,都有责任悼念在反人类罪行中不幸遇害的受害者,不论是二次大战欧洲战场的犹太人,亚洲战场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人,1947年反对国民党残暴统治在二二八事件遇害的台湾人,上世纪文化大革命中的遇害过千万中国人,以至受中共影响极深、杀人不眨眼的赤柬所实施的大屠杀,人类都有责任去铭记死难者,不要让事件重演。
作为港独派,今年更加有理由去声讨1989年北京大屠杀、去悼念死难者。孙晓岚没有听到马恩国大律师引述中国官员讲的,对付港独是要枪有枪、要炮有炮?虽然谭惠珠急急澄清,但因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访京团的夜蒲艳照曝光,要枪有枪、要炮有炮这句话变成了黄色笑话。但在北京仍然拒绝就北京大屠杀道歉,并将涉事军官当成战犯审讯时,笔者有理由相信,北京为了反对港独,真的可能不惜动用解放军屠杀香港人。
中共为了保命,杀人他们不会手软,不论国共内战长春围城、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以至六四,都反映出中共在这方面的人渣本质。孙晓岚竟说悼念六四可以画上句号,究竟现在年轻一代所谓支持本土,所谓支持港独,把建国口号随便叫得响的人,是否了解中共的残暴本质,以及六四背后反映是怎么一回事?
本土主张包装一流 内容烂透
民进党虽然以台独为纲,但过去8年的台湾六四晚会,都不是由国民党主办,而是由民进党或亲台独人士主办,除了令国民党难堪,更因为悼念北京死难者们,彰显了台湾人争取百分百言论自由,包括主张独立言论自由的精神。台湾言论自由之神,为争取言论自由不惜自焚的郑南榕,就是在1989年中国民运爆发前,在1989年4月7日自焚而死,不久远在另一方的北京,就有上万年轻人和民众为百分百言论自由以肉身被坦克辗过。悼念1989年北京的死难者本身,就与台湾,以至香港的独立主张一脉相承。
不要怪这么多人对所谓本土派或口嚷要独立的人诸多怀疑,太多年轻人只是跟随个别有政治私心的所谓权威论调起舞,完全没有认真思考过争取香港独立的真正内涵。有不少泛民的主张,与独立主张本身并无冲突,甚至是一脉相承的。现时这么多年轻人受这些半桶水、包装一流,但内容烂透所谓本土主张所迷惑,孙晓岚的言论,实在令笔者此等真心支持港独的人感到非常担心。年轻人可以抗拒支联会的中华民族主义立场,但反人类罪行是没有停止悼念的余地的。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