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星期一

勇先:悼六四 放弃亦非忘初衷


近年,随着本土情绪兴起,对于「六四」,香港人的确少了一份热心,年轻一代甚至说要放弃悼念六四。有人说不悼念等同「放过」中共政权,但放下悼念六四的坚持,箇中原因可能是相比起今天中共粗暴的殖民,当年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对今天的香港人来说少了一种切肤之痛。

以往对于活在太平盛世的香港人来说,六四是召唤抗暴精神的一个切入点。认识六四,我们都是站在围墙的另一端,透过传媒和逃亡者的亲述,以遥距方式接触,俨如观看一出史诗式的民运电影,令人动容,深深触动神经。所以过去20年,我们在维园点起烛光,重唱《血染的风采》,心情会再次激荡。然而,近年香港的急剧衰败,暴政种种劣行遍及我们的每寸空间,并肆意蹂躏香港人,还需要透过「六四」来召唤抗暴精神吗?大抵不必。不将悼念六四视为抵抗暴政的必然义举,全因为我们早已有更贴身的抗争理由。

有人表示不悼念六四,不等于已忘掉初衷,正如「南京大屠杀」之前,其实也有「济南惨案」和「镇江屠城」等日军大屠杀。难道今天我们没有为上述两事「立案」悼念,又会说成是忘记日军的暴行?当然不会!

其实更可悲是,就算支联会「平反六四」的口号真的获兑现,那代表了什么?又保证了什么?大陆30多年前何尝不是为文革的受害者平反?但今日新一股文革风潮依样悄然而至。要中共平反六四,就像要求一个「情场大话精」讲以后爱你一个。即使佢话「好啦!中央平反六四了,王丹可以回来跟彭丹一齐做政协」,但一个转身,又用一些不成理的理由指控你寻衅滋事,会是奇事吗?一个劣迹斑斑的独裁政权,就算「转死性」认错,都不表示它有意改过。

当然,我始终觉得,仍有心悼念六​​四的,继续下去是好的;觉得够了的,便继续针对所关心的议题抗争,不应视为无法相容的矛盾。真正要鄙视的,是那些当年又登报又扮激动地谴责屠城,今天却舔鞋底舔到津津有味的政治契弟。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