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

任建峰:我相信的六四纪念


我相信六四其实是一件很清楚的事,就是一个对香港有话事权的政权竟然拿出军队去屠杀手无寸铁、和平表达意见的人民。无论大家政见如何,良知呼唤我们去谴责事件、为死伤者与其家属悼念及讨回公道。

我相信在良知层面上,香港有责任纪念六四、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追究屠城责任。香港作为中国领土内还能悼念六四及提出这些诉求的地方,如果因任何理由去放弃这一切,我们基本上就是在政权不需要动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连香港这个已经是被蚕食中的绿洲都不再提其暴政、专制、独裁。这是中共政权最想见到的;对他们来说,他们的不堪是什么理由而不再被重视并不重要吧。倘若我们把这一点诉求熄灭,我们最终就难免连我们的一点良知都被减弱、甚至熄灭。

我相信就算是在自身利益层面上,香港都有责任。多年来,香港人都努力地在没有民主的一党专政政权下争取民主与高度自治,但事态发展亦赤裸裸地让我们看到,在这政权下,香港民主又得不到、高度自治亦屡受威胁。无论是那么难过登天、无论香港人根本是很难独力负担,香港人根本就没有放弃结束一党专政与建设民主中国诉求的这个选择。如果中国不变,香港的民主及高度自治道路都会继续难行,而以为留力给本土就可以达成内、外部自决或港独就更加是痴心妄想。至于以事不关己或力不从心的姿态去放弃追究屠城责任诉求,若香港今天放弃其同胞(若你是「大中华胶」)或邻居(若你视香港为与中国分开的个体),他朝到香港需要他人声援时就会被遗忘。

分享脆弱微弱的希望

我相信从保存希望的层面上,香港纪念六四的活动绝不应画上句号。多年来,这些纪念活动已不只是关注六四死伤者,其实亦会关注其家属,及其他因各式各样理由而被迫害的维权人士,当中更包括曾撑香港雨伞运动的人士。对于这些人及与他们理念相近的千千万万的人,香港在六四那一夜的烛光为他们带来希望,给他们坚持下去的力量。当然,大家可以问,为何香港要给希望他人?希望,是一样很脆弱的东西,如果不把它与他人分享而变得壮大,就很容易萎缩、消失。所以,如果我们不愿与他人分享希望,我们最终都会变得绝望。

我相信六四不一定要以单一方式纪念,只要活动能尊重伤亡者及其家属而有一定的庄严(所以请不要浪费食物,把鸡蛋、番茄抛向一些人物的肖像)就可以了。就此,如果要说支联会的纪念方式是行如礼仪、见不到其力量(虽然内地异见分子觉得对他们很有力量)或效果,难道开论坛、做普通集会、很「勇武」地说「打倒共产党」、烧东西、抛食物,又对于香港或中国民主、自决特别有力量或效果吗?我就看不到有啰。所以,如果大家不喜欢支联会的纪念模式、理念,但又关注六四,大可以去其他团体举办的活动,但绝不需要对支联会的活动或其参与者恶言相向吧。

我相信某程度上,大家各有各做六四纪念活动未必是坏事。个人来说,上年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就因为要迎合与支联会及大多参与者不同的理念的人及事而弄到不伦不类。今年,因有些团体另起炉灶,决定六四去维园的人士就不再需要挨听冗长的本土、制宪演说重复又重复,不再需要看《基本法》行如礼仪地被烧,不需要唱《中国梦》都怕会被人骂是什么什么胶。而想听这种演说、看这种燃烧、又不想唱歌的人今年亦有自己的选择,不需要一定去维园了。

我相信在六四那一夜,很多香港人仍会用自己方式纪念六四。我相信自由仍是会开花。我相信民主会战胜归来。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