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章文:主動作惡者拓展了黑暗範圍


前兩天,湖北省公安縣計生工作人員上網維權卻遭到各種冷嘲熱諷,我看後也隨手寫了一條微評:如今世道,利出多孔,但凡正常人皆可靠一己之力謀一席之地,食一口飽飯。此境之下依然要選擇作惡以謀生者,無權拿體制做擋箭牌,更無法避免被口誅筆伐的下場。當其被走狗一樣烹時,更別奢望得到大眾的同情。

但我當然支持他們的維權,正如我支持罪大惡極者也應享受充分的辯護權一樣。任何人,都應有捍衛自身權益的權利,此為不言自明之原則,與其供職於什麼單位、以前幹過什麼壞事都沒有關係。

然而,其維權能否獲得外界同情和聲援則與其背景大有關系!譬如一群出租者司機爭取法定節假日休息權、一群路邊小攤販爭取劃定區域擺攤權、一群非京籍家長為孩子爭取教育平等權……類似這樣的維權通常都會獲得關注、同情和聲援。但像警察系統、城管系統以及計生系統的人士出來維權,則往往收穫的是嘲諷、甚至怒斥。

儘管他們哭訴「我們成了棄子和路人」,湖北公安縣計生人員兩條維權微博的跟帖中幾乎沒見任何同情,相反充滿著「活該」、「罪有應得」、「惡有惡報」等字眼。有網友說:「被你們親手殺死的嬰兒都沒找你們理論呢。」還有網友表示:「這支隊伍何時為人民服務過?寄生蟲一樣吸血。」

寫到這裡,回放一下這些計生幹部走上維權之路的原因吧,簡單來說就是兩條,核心則是利益受損:第一,自2006年公安縣鄉鎮機構改革後,他們的事業編制被取消,工資待遇十年內從1200元只漲到1950元;其次,從2015年開始,社會撫養費不再按比例返還鄉鎮,導致收入減少。

其中一條維權微博是這樣說的:18歲進入這條戰線,當時動員我們做這項天下第一難工作時,說對計生工作幹部要高看一眼,厚愛一層,現在公安縣黨委政府就是這樣「高看、厚愛」!計劃生育依然是基本國策,計生隊伍卻生計艱難,改革的初衷是提高工作效率,調動工作熱情,更好的服務人民,現在這只隊伍已寒心絕望,如何能為人民服務?

以我之見,估計是其中的「為人民服務」惹怒了網民,這是怎樣的「為人民服務」呀:罰「人民」的款、扒「人民」的房子、強行將「人民」的孕婦引產!

雖然並非所有計生人員都犯過上述「惡行」,但這個系統因長年累月地嚴重侵犯人權而臭名昭著,使得供職其中如同身處醬缸、無人可以獨潔。當然其中人肯定不服,他們會義正嚴詞地說「計劃生育是國策,我們執行國策,何錯之有?!」

執行國策是不錯,但計生條例明確規定:「各級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員在推行計劃生育工作中應當嚴格依法行政,文明執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權益」。是誰在實際工作中粗暴執法、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可能又有人要表達委屈了:領導交辦的任務,必須按時完成,我們也是混一口飯吃,沒有法子。

這種「委屈」情緒也常見於警察和城管系統。但這些人忘記了:利出一孔的計劃經濟時代,離開體制離開單位就是死路一條,所以必須仰上級鼻息、唯領導之命是從;而現在的市場經濟時代下,利出多孔,不用出賣良知也能有自己的活法。

而我們在生活中常見的是:一些執法人員主動作惡,在上級並未明確指示的情況下選擇更進一步的動作,譬如強行引產孕婦、砸小攤販的攤子、打不服從的被拆遷者。這種個人選擇的暴力執法,豈能狡辯自己是在執行公務? !

即便是有領導的明確指示,作為一個有獨立意志的人也不應該完全執行,因為還有法律、法律之上還有良知!當年德國統一後,曾審理過這樣一起案件:統一之前兩年,東德一名士兵槍殺了一名正在翻越柏林牆的青年,他因此被指控為故意殺人。士兵的辯護律師認為他是在履行職責,因為他的長官要求向任何翻越柏林牆的人開槍射擊。法院的審判結果是這名士兵獲刑三年。審判書認為儘管這名士兵確實是服從長官命令,但他作為一個人不能因為長官命令或者當前法律要求,就不顧人性和良知、無條件服從,因此他不能完全免除罪責!

西諺有云:沒有一滴雨會認為自己造成了洪災。但是洪災之所以形成,每一滴雨確有其貢獻。納粹反猶屠殺、前蘇聯大清洗、中國反右和文革,固然帶頭髮動者是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澤東,但如果當時無人附和以及推波助瀾,人道災難絕不會演變得那樣巨大。

由於人性本惡,黑暗世界從來就存在,但主動作惡者顯然增強了黑暗力量、拓展了黑暗範圍。對於這種主動參與作惡之徒,囿於各種主客觀原因暫時不能將他們繩之以法的,嘲諷和鄙視一下總還是可以的。這種公開表達的「反對並厭惡的情緒」也是對作惡者的一種警示,告訴他們民心民意在那放著,讓他們有後顧之憂。譬如今天網民對周小平胡錫進之流、對各種強力機構中主動作惡者的吐槽,就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這樣的作用。我和很多朋友寫這樣的文章也是出於這樣的動機。

作惡應得報應,作惡並死不悔改不配被寬恕。這是人間法和自然法都倡導的規則。在我看來,像湖北公安縣計生系統那群維權者,他們其實最應該去反省身上有多少罪孽,而不是急著去捍衛那點個人小利。從他們目前的表現來看,他們生活在黑暗之中太久、已經成為黑暗的一部分,而不自知。


文章来源: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