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星期日

石蒜:把權力關進籠子


在內地做傳媒有多難,從事這行或心水清的市民都心裏有數。不明?蘭州市有記者因報道眾多小學生不適事件,竟換來連番阻撓、懲罰兼威嚇,看罷便明白多難,更懷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句名言「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究竟是被「關進籠子裏」或是被有心人作出另類演繹?

《西部商報》記者竇文杰在五月廿日,採訪多名小學生不適送院醫治。抵達醫院後,多人阻撓記者採訪公眾利益悠關的事,惹來記者在微博中發布,之後,立即接來榆中縣宣傳部人員四度要求記者刪除訊息,及自認發布不實訊息。記者如實交代事件,卻要「自認失實」,道理何在?記者拒絶,事後惹來懲罰及更大的施壓,因為縣政府在四日後,就事件向傳媒發布新聞時,刻意遺漏《西部商報》,記者把地方政府不公平處理新聞的事在微博發布後,竟遭蘭州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朱建軍「訓斥」,原來記者遭到刻意遺漏的對待是因為「領導有些不滿」。

蘭州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朱建軍究竟是否知道此事,我不知,但是,當他見記者時質問記者「為甚麼發出一則涉及市委宣傳部的微信」,「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條微信,給蘭州市抹了黑?」朱建軍關心的明顯是形象,而不是傳媒「獨無」的原因。

內地宣傳部門害怕不利消息,因而向傳媒要求「刪除」、「自認失實」、「懲罰」及「訓話」的事,早已尋常不過,更不勝枚舉。然而,筆者不明,何解幾十年的光景,這種逃避、不徹底處理問題,或是內地術語「查找不出」的事不去做,相反,扭盡六壬去欺上瞞下?

就以是次事件為例,倘把耗費的時間用來查清學生不適的原因?何解記者採訪時會遭自稱是教育局的人阻撓?縣宣傳部人員憑什麼權力要求他人刪除微博訊息,甚至要「自認失實」?市宣傳部人員在傳媒「獨無」的事件上,是否有濫權或縱容不合理的「懲罰」?採取「將垃圾掃入地氈底」的逃避方法,根本不是處理問題,而是製造更大的禍害。

習近平今年四月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重申他的一句名言「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又說「不論是對黨和政府工作提的,還是對領導幹部個人提的,不論是和風細雨的還是忠言逆耳的,我們不僅要歡迎,而且要認真研究和吸取」。究竟內地各層級的公職人員做到嗎?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