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闵良臣: 孩子懂得什么“党的光辉”


地球,是人的地球;社会,是人的社会。依此类推:中国,也应该是人的中国。人的中国,不应该异化成一种思想一种意识形态。也就是说,中国人,首先必须是一个人,而不能先是别的什么,否则,我们这个民族永远都难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很快就是又一个国际儿童节。想想,对宇宙对上帝对真理对无限的知识而言,所有人都是“孩子”,没有“成人”。有牛顿晚年认为自己不过是在海边拾贝壳的孩子那句名言,谁敢说自己不是“孩子”?
这些年自己很住过一些地方,至少有两次住的离幼儿园都不远。按说,幼儿园的孩子们与本人毫无关系,可也正是与这两处幼儿园做近邻,在这又一个儿童节到来之前,终于想到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大中国”,到底是要培养“接班人”,还是要培养人。
那还是数年前,按直线计算,离本人住处不到100米远就是社区一幼儿园。自己住在那儿的那一年,六一前夕,被“选拔”出来的孩子每天都要排练节目,而排练次数最多的一个节目就是那些大约属于幼儿园“大班”五至六岁的孩子,不仅化了妆,而且个个戴着红军帽,穿着绿军装,拿着“红樱枪”,扮成“小红军战士”,而伴奏音乐放的就是文革中上映的《闪闪的红星》插曲之一《红星闪闪放光彩》。由于放的不是纯音乐伴奏带,而是带歌词的那种,且大概为了“效果”,这样,这首“放光彩”也就反复播放,几百米外都能听见。
如果单纯地就“提神”而言,别说那些幼儿园孩子,像我这个因为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而现在已至花甲的老者,由于这首插曲当年也不知听过多少遍,早已留在脑海里,溶化在血液中,因此,虽时隔四十多年,仍颇有亲切感,甚至每当这种音乐一起,自己的大脑皮层就会受到振动。这是没办法的事。没有人能忘记他曾生活过的环境,更没有人能从记忆和习惯上彻底抹去他曾生活过的时代所留下的痕迹,也又因此,有时忍不住还会轻声地跟着那稚嫩的童声哼两句。
但我知道,这种“红色经典”非但不可能塑造出21世纪中国社会需要的国民,而且极有可能还会害了孩子,而害了孩子,也就等于害了民族,害了中国大陆的未来。
你听听那歌词:
  “红星闪闪放光彩/红星灿灿暖胸怀/红星是咱工农的心/党的光辉照万代/……/长夜里红星闪闪驱黑暗/寒冬里红星闪闪迎春来/斗争中红星闪闪指方向/征途上红星闪闪把路开/……/跟着毛主席跟着党/闪闪的红星传万代/……”省略号,是引者删除了一些重复部分。
且不说五六岁的孩子懂得什么“工农的心”,懂得什么“驱黑暗”,又懂得什么“迎春来”,就是那“指方向”、“征途上”、“把路开”、“传万代”,真的还有什么意义么?对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唱“党的光辉”,唱“跟着毛主席”,与“对牛弹琴”有什么两样。这些孩子懂得什么是“党的光辉”,又知道“毛主席”是干什么的?你听说过美国幼儿园里播放“党的光辉”吗?你听说过美国的幼儿园里要给孩子们灌输“跟着华盛顿”(其实毛泽东是不能跟华盛顿比的,人家是实实在在的“建国”,而我们不是,我们最多也就是一个“新”“旧”之分)吗?这是幼儿教育,还是“政治”教育抑或“党化”教育?
有人会说,过去读私塾,先生要求背诵的很多东西幼小的孩子也不懂,但时间一长就可以起到潜移默化的功效。也许吧。可问题是我们现在真的还需要让这些孩子“潜移默化”这些东西吗?如果有理由证明真的需要,我立马闭嘴。
谁都知道,“红星闪闪”的那个年代不仅离我们渐去渐远,而且那一页恐怕要永远掀过去了;我们非但不希望“闪闪的红星传万代”,而且还应该把它们放进博物馆里,让它们永远成为历史。否则,有人所说的“两岸一家亲”就值得怀疑,在国际上提倡的“和而不同”,就是自欺欺人。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将来的一天,一定还会教育那时的人们:1949年那场政权更迭,就像汉朝推翻秦朝,或宋朝推翻唐朝,不过是中华民族一段历史而已,并没有像过去所讲的那种特别的意义。一定。
巧的是,时隔两年,本人后来住的那个地方后面不远处又是一幼儿园,而且还是“双语幼儿园”(也就是顺带着教孩子们几个英语单词吧)。六一前,也不知是正常地在给孩子们上音乐课还是为了迎接儿童节的到来也在紧张地排练,从空气中传过来的音乐虽不再是“红星闪闪”,可仍是政治意味较强的“小松树”。看来,我们是要下决心“从娃娃抓起”,非但不能让他们忘了“大救星”,而且还要教育这些孩子,“哺育”他们的不是他们的爸爸妈妈,而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毛泽东思想”。
我们还是来看歌词吧:
  “小松树,快长大,绿树叶,新枝芽,阳光雨露哺育它/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小朋友,快长大,小松树,发新芽,毛泽东的思想哺育我们/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另外还有一首同名的歌词更邪乎:
  “小松树/快长大/绿树叶/新枝芽/金色的海洋照耀着你/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毛主席共产党/像太阳像爹娘/哺育着我们/指引着我们/快快成长/快快成长/快快成长快快成长……”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大陆的孩子从上幼儿园起,给他们灌输的就是一种带有政治意味极强且是假大空的“党化教育”,甚至就是明显在说谎。这在西方在美国,不仅是荒唐的,而且极有可能是违法的,一定会遭到家长们的强烈抗议。
孩子是他们父母爱的结晶,然后是妈妈把他们生下,之后又是父母“含辛茹苦”地呵护他们,哺育他们成长。
然而,孩子一进了幼儿园,怎么就都变了呢!“毛主席共产党”再伟大再亲切再关心人民,也不可能“像爹娘”,更不可能还“哺育”孩子啊。可我们就是这样教育的,而且已经这样教育大半个世纪了。这让自己真想大喊一声:我们怎么能这样!中国大陆教育,到底要说谎到何时?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带有政治带有党化意识的谎言教育。
依靠这种荒唐的灌输荒唐的教育,能“打造”出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本人一普通国民,不知道中国幼儿教育有没有管理部门,而这个管理部门整天又在干什么。不是“红星闪闪”就是“小松树”,正表明,我们这个国家根本就不重视幼儿教育。
这才是最可怕的。可以说,认起真来,对他们进行最基础的公民教育,让每个孩子将来都能成为合格的公民,这可是比造火箭卫星,比中国人登上月球都要重要得多的工程!
印象中,两年前,大约也是这个时候,有一期《南方周末》刊发了记者对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的专访,白岩松告诉记者:“我跟温家宝总理当面说过,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甚至都不是把应试教育改成素质教育,而是为未来培养什么样的中国人。只有把这个思维转过来,很多的教育理念,包括教科书等,才会发生真正的正确的改变。”
白岩松的见识,确实要高于普通媒体人。
2016年5月29日修订

文章来源: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