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美听证会:3维权律师太太透过视频向海外求救

20165259742842e-265e-4f27-bd2d-0e165688508c.jpeg (622×467)

三名律师太太王峭岭,原姗姗,李文足透过视频寻求海外帮助。(拍摄日期524


美国国会周二(24日)中午举行的听证会,焦点除了集中桂民海女儿的作证外,会上主要关注中国如何在全球压制批评声音。被中国抓捕律师中的其中三名妻子向海外求救,她们想为丈夫请律师也不允许。其他与会者均表示,中国政府现今通过违规跨境执法,逼迫媒体人,迫逼亲人等手段来更进一步压制批评的声音。(葛文枫 报道)

题目为《中共的长手从六四到今天,中国如何在全球压制批评声音》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中,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三名被捕人权律师的妻子,分别是李和平妻子王峭岭、谢燕益妻子原姗姗、王全璋太太李文足通过录像向美国国会和世界媒体发出求救的声音,指 中国政府规定了她们“四不准”:一,不准她们聘请律师; 二,不允许家属之间相互联系; 三,不让她们接受外媒的采访; 四,不让她们在网络发声。

对于官方的无理要求,她们没有妥协并要求官方无条件放人。国际媒体的关注将可推动这件事往良性发展,她们感谢大家,盼望美国在接下来的日子持续发声,持续不妥协的抗议,联合其他民主国家一起抗议中国官方,也盼望美国能够运用G20会议给709事件带来彻底的转机。

亲身出席听证会的有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及前德国之声中文部记者苏雨桐。

伊利夏提在发言中表示,希望美国政府和国会能够意识到“长臂中国” 所导致的跨境执法,恐吓、逼迫外国人权分子现像的严重性,希望美方能以实际行动来追究中方的责任。

他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从他1980年代积极反对中共对东土耳其斯坦的统治以来,他长期处于中国政府特务的侵扰、恐吓和逼迫。2003年,他被逼离开家乡,丢弃他的家人,经过三年在吉隆坡的等待,之后中国政府更无罪监禁他姐姐在不明地点长达八到十个月。姐姐被释放后仍然需要定时到当地派出所报到,连探望父母亲都要得到当局的批准。伊利夏提还列举了多个例子,包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霍休和他的家人,流亡的维人领袖热比娅等的经历。

他表示,这么多的真实故事都反映了中国的手越伸越长,若当局没有外力使到他们停止这些逼迫,无论身在何方都不会安全。

前德国之声记者苏雨桐述及中国人权的现状,指有部份外国媒体牺牲言论自由去附和中国政府,作为传媒工作者的她,强烈希望民主自由国家不要忽视中国的人权问题。

她说:从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人权状况越来越差。其中一个危险的趋势是,中国政府已经将管治之手从境内伸到了境外,他们实施“大外宣” 战略,实施境外审查和渗透,试图遏制外媒对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的报道。作为一名记者,她呼吁美国政府重视这个现像。Sound bide-2

而另一位发言人,中国人权律师滕彪原定通过skype发言,但网络故障的原因画面断续,发言需要终止。周二他在推特上说:严重怀疑这是中共长手臂的又一例证。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