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星期四

查建国:互联网锁定官方是大好事(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37)


近来网上高潮迭起,环球时报也是连连点评。5月24日环球时报又发题为《当“官方” 被互联网舆论场锁定时》社评。

环报社评讲“互联网有很强的广场效应,嘈杂、激烈。”广场是人群最易聚集的地方,这就成了最让专制者心惊肉跳的地方。什么集会游行呀,举牌抗议呀,颜色革命爆发呀,都与广场联在一起。有一年临近6月4日,朋友为我买了几百元一张的国家大剧院演出票,国保电话监听知此事后,竟上门站岗不许我去,理由是国家大剧院离天安门广场太近。我友高洪明94年5月31日与外国记者相约去天安门广场撒纸钱祭奠六四英灵,刚临近广场即被便衣抓捕劳教两年。广场已成维稳重点,双方博弈移至网上虚拟“广场” 。
   
环报社评很不满“表达对官方的不满情绪突然变得如此容易” ,环报举了“雷洋事件” 、“年轻党员新婚抄党章” 、“重庆昭君牧羊雕塑” 三个网议热点说明“‘官方’ 被看成整体,而且被推到为人们的一切不如意承担最后责任的位置上。”说对了!一叶知秋,凡个案能在网上迅速窜红必有其普遍性背景。要讲责任必在官方,怕承担责任,不干就是了,离了张屠夫,就吃混毛猪?
   
环报社评讲“中国引入了互联网,但没有效冲淡、乃至对冲‘网上炒作’ 的机制。”环报如此悲鸣,互联网将锁定官方,“炒作”官方成了限制权力的又一个笼子,成了专制者的“掘墓人”。用环报社评的话讲“在炒作和管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博弈中,前者更为灵活,不断跑赢竞赛。”环报讲了一句实话。
   
环报奉劝“基层官员” 当被互联网锁定时“要逐渐习惯” “立即回应” ,但我要问一句:“当网上舆论矛头指向中央,指向体制时,你还能这样淡然吗?”。
   
北京查建国 5月26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