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6日星期六

查建国:同济大学师生应听懂了高克在讲什么(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10)


3月23日德国总统高克在上海同济大学发表演讲,讲了什么?中国所有官媒照例不登讲稿,因为它们姓党,新闻的真实性、及时性在其后。好在有了互联网,使新闻封不掉,锁不完。
环球时报25日发题为《祝贺高克访华轻易过了西方舆论关》社评。社评把高克演讲的意义贬低为仅是为了“过关” ,它太小看一个原东德“民运分子” 对中国人民的赤诚之心了。谁在“过关” ?是环报暗自庆幸中国政府又熬过了遭人权遣责的一关。
环报社评讲:“说实话,高克访华几天中的表现相当‘规范’ ” “他在同济大学谈及东德的往事时,完全没提中国。”环报说高克算不算对中方谈了人权“留给了舆论去见仁见智”。好,那我们根据网上所传高克演讲稿看看高克向同济师生传达了什么人权信息?
高克在演讲中说:“物质财富或社会地位无法持久替代个体的自由权利。”举一例:现中国政府出主意、出干部、出钱财大力扶贫,这比不扶贫强。但这能替代农民自己成立社团,通过自己的几亿选票为自已脱贫立法的权利吗?前者是权利在我,我帮你;后者是我有权利,我自强。
高克在演讲中说:“因此,工会的自由度是衡量德国当代史中政治自由度的一个重要标准,直到1990年,工会只在西德享有自由” 举一例:现在中国每年都有工人、农民工讨薪之类的与资方冲突的大量群体事件,这里有一例是工会组织的吗?国企姓党、外企是党引进的、私企主是党的朋友,当工人与资方博弈时,姓党的工会站在哪里呢?
高克在演讲中对中国近年取得的成绩“深怀敬意” ,但同时又说:“有些德国人则在想,怎样才能更加平均地分配财富,那些完全走自己的路,似乎与官方路线相抵触的人有什么遭遇。星期一我在北京与这样的人士会面,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举一例:组织联署《零八宪章》的刘晓波一面获诺贝尔和平奖,一面仅因言论“异议”而被判刑11年,至今在狱中。高克在京会面的人中有“维权律师” “中文独立笔会” 会员,他们正处于监狱内外进进出出的遭遇啊。
高克在演讲中批评东德“整个制度缺乏真正的合法性,没有自由、平等、秘密的民众选举” 。问问中国民众:上至国家主席,下至省长县长乡长这些头头脑脑们是党内定的,还是通过自由平等选举出来的?
高克在演讲中说:“西德战后很快就建立了稳定的民主体制,实行三权分立原则,确立依法而治的法治国家。”中国在三权之上还有一个党婆婆,那么立法执法释法是政府“三权” 分立进行 ,还是要“看齐”党婆婆,向党婆婆“绝对忠诚” 地“保持高度一致”呢?
高克在演讲中说:“人权并不受空间或时间的限制,而是与个人的本质密不可分。1989年,这一认识终于也在东德和整个中东欧赢得了胜利。”而1989年后,中国官方向民众灌输的人权观是:在空间上我们有“中国特色” ,在时间上我们先经济权利后政治权利,这些人权限制是我国人民自选的,别人不得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高克的演讲先扬后抑,借西说东,尖锐的批评隐藏在漂亮的包装中,同济大学的师生听懂了吗?外媒报道,会后一些年轻的听众表示对高克的演讲印象深刻,其中的批评也不容忽视。
北京 查建国 3月26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文章来源: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