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添马男:反建制路线之争,泛民新生代须建立新论述


新东补选在执笔前仍未有结果,但我认为这场补选的重要性,不在于能否守住分组点票直选组别的关键多数,而是半年后九月立法会选举的布局。

在竞选过程中,显示​​泛民「大局为重」不为年轻世代接受,是因为所谓大局,是谁的大局?谁人在操盘?如果泛民各政党仍然躲在呢个三十年前英治议会文明的大局中,九月肯定面对其他新兴反建制团体更大挑战。香港近年政局激进化,是源于背后操盘者的管治谋略,泛民是跟在形势后面。民主党中国论述是建立在六四后中国中产阶级抬头后政治步上民主化的假设,这已经由「中国模式」所否定,六四至今共产党靠经济开放政治收紧,实现快速经济成长,另一方面用爱国民族主义取代社会主义,由反日及美国误炸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事件,培育出后六四一代「小粉红」,即廿一世纪新红卫兵。至于大陆中产因个人受惠于经济利益及自由,他们选择同共产党合作,成为了维稳体制的沉默帮凶。香港泛民相信只要保住本地民主,以温和手法engage共产党协商民主进程,口号激进行动保守,以此静候内地和平演变,呢套讲法已经完全冇说服力。

本来共产党仍沿用老江那套河水井水,民主党中国论述即使落后形势,也可蒙混过关。问题是习主政下的共产党,以俄罗斯强人普京为师,用社会运动手法管治社会,用网络「小粉红」爱国青年制造舆论,压制自由民主派,加上官媒党媒挑拨,以香港作为内地反西化反普世价值的打击对象,于是中港矛盾才越演越烈,而689借此形势,将矛盾再升温,希望以此取得共党领导人欢心。这种搞运动的管治手法,进一步令社会撕裂,中间、温和、信奉议会文明手段的政党,生存空间被挤压,行动抗争型及抗中分离论述以本土派旗帜登场。占中后689更进一步对付年轻人、大专界及知识分子,退联运动已显示本土派在青年学运中已成主流,689仍派遣政治水平低且粗糙的李国章、纪文凤、陈曼琪、何君尧之流去搞港大岭大,间接为本土学运制造声势。学运在占中后本已沉寂,多年来作为泛民一翼的学联淡出,但689恐怕校园过于平静,一手催生本土派学运。目前的大局是已无中间派位置可言,正如当陈鉴林夹硬嚟时,泛民也要「被激进」起来占领主席台。

泛民新生代须建立新论述

如今本土派学运已成势,而「厌中抗中」的伞兵团体及学民思潮对泛民若即若离,在九月选举前,泛民政党必须对本土运动作出回应,民主党三老金盆洗手,但接班的林卓廷、区诺轩、罗健熙等中生代,在选举中立即会陷入公民党第二代杨岳桥面对的困局,无端背负「民主回归三十年失败告终」的包袱。今次还可以靠大佬辈吹鸡聚集支持票,也取得部份伞兵及学民成员支持,但到九月各自落场时,这些面目比杨更模糊的接班人,如何在争取年轻人选票胜过本土派学运出来的候选人呢?在下一回合反建制路线之争中,泛民新人更加被动。喂,𠵱家连曾俊华都有自己一套「本土立场」,泛民真系唔知做紧乜?

如果泛民新生代从今次补选中吸取教训,在迎战九月选举前,应该要重新建立一套与时并进本土及中国论述,唔可以期望班大佬会主动做,一切靠自己!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