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川歌:关于自由主义


就思想理论而言,自由主义在中国已是一个不争的存在。自由主义思想或思潮在人类历史上由来已久,如果想要追究其思想原点,须作十分仔细认真的考据,我不想去作这样的工作。我只想指出,在人类历史上,自由主义思想或思潮是人类十分重要甚至是占据主要地位的思想与思潮。
自由主义源于人类的自由理念,而自由只是人类欲求其文明、自适并可在群体生活之中合理生存的一些诉求与约束。诉求是自由的积极内涵,而约束则是自由的消极内涵或者说是自由的自我克制与社会制约。
正如自由常与人权人道相伴,自由主义也常与人权人道主义相伴,或者更精确些说自由主义与人权人道主义本就是无法分割的一体性的事物,因为自由即包含着人权与人道。没有人权与人道的自由是无法想象,也是有害的。
自由即人的正当权利与思想行为导引,当其运行于一个社会之中时,她需要一些社会规则来保障其实施与安全,在这些对自由实施保障的规则之中,民主是一个重要的规则,正如法治亦是重要的保障规则一样。由此,没有民主规则(民主的社会体制是民主规则的外化,社会化与国家化)的保障,自由是无法自存自立的。由是,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亦是一体化的思想理论,自由民主也常为人们相提并论,而现当代的某些政党组织也常以自由主义民主主义为其旗帜,如日本国的自由民主党。
自由主义作为思想与思潮在中国无历史渊源,或者说无充分可靠的历史渊源,盖因为我国数千年皇权国家社会之中,人的基本权利并未得到认可,在我国漫长的皇权时代中,人们的权利是残缺不全的,甚至有些权利从未被提及,如言论自由权,所谓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仍是有限制的与有边界的。人们的思想被禁锢地天意与圣人所设的禁地中,人们又如何去作几乎无限的自由思想呢?人们又如何去以思想自由为武器去寻求关于人生活的真理呢?人生活的真理归根结蒂是以人的基本权利为依归的。
自由主义思想与思潮在中国既无历史渊源,即其必有历史之外的渊源。这个渊源肇始于我国与西方世界的思想文化交流。自由主义自西而来。在西方源远流长的自由主义在我国清末打破闭关锁国的文明闭锁状态之后来到我国,开始影响我国人民的思想与行为。自由主义思想与思潮在我国的传播显然与一些学者的努力有关,这些学者不是一个,而是许多个。但本土具有巨大原创性的自由主义思想家并未出现,众所周知的胡适先生也只是一个自由主义学说,自由主义思想、思潮的传播者,阐述者,而不是一个真正具有伟大原创性思想的自由主义思想家。自清末至民国,自由主义思想与思潮在我国有一些传播,予社会有一定的影响,但这种影响远未达深刻并压倒性的程度,以至在马列极权主义的摧击下,在四九以后,自由主义思想与思潮几乎销声匿迹。一些自由主义思想家、学者、诗人的自由主义思想受到共产极权主义的无情碾压。杰出的自由主义学者与诗人林昭甚至为她的自由主义思想而付出生命的代价。改开以来,自由主义思想与思潮涨起,出现了许多可归于自由主义范畴的学者、诗人与艺术家。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想与思潮渐生渐长,以至具有了一定的社会影响。以目前而论,自由主义已成为一种主要的社会思想与思潮。此种思想与思潮源于关于人的自由权利的基本理念,源于国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深厚基础,源于人之为人人之为自由的这一最本原的人性,自由主义理当在国家社会生活之中取得她应有的思想地位。
自由主义是宽容的,人性的,人道的,她绝不是垄断的,压制性的。自由义思想与思潮是文明的,不是野蛮的,她肯定,认同人类发展历史上一切文明的前进的具有正向价值的思想理念、理论,相反,她反对一切野蛮的,武断的,破坏性非人性的思想与思潮。由于马列主义基本理念理论的偏颇,由于阶级斗争,暴力革命,阶级专政,公有制,计划经济等理念理论的非人性,非正义性,反人类反文明性质,自由主义与马列主义是誓不两立的。自由主义反对马列主义的基本理念与理论,虽然,自由主义并不否认马列主义理念理论之中含有一些于人类生存与发展有益的信息。
自由主义的思想与思潮足以为一种新的国家社会体制奠定思想理论基础。包罗万象,内涵丰富的自由主义学说将为某一地域内生活的人们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提供基本的重要的思想信息。也只有建立在如此极为丰厚的思想理论基础上的国家社会体制才有可能是健康长久,充满活力并不断有所开拓进步的,而那些在狭隘的偏见所影响下建立起来的国家社会是注定了无法长久存在下去的。
2016.2.25作者川歌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