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守魚:拆得掉的權利 拆不掉的權力


做中國人難,做中國知識分子更難。當政府突然間發布要求拆掉建築物圍牆的時候,中文世界一片愕然。這樣完全看不出章法的出牌,還比不得反腐敗這樣的常規工作。即便是那些身居體制邊緣,然而一直貌似中南海警戒線以外正宗代言人的名嘴,也一時間不知所措,不知道怎麼圓這一場戲。
從目前的權力結構和政權運行方式來看,官僚部門自行其是搞出一個大新聞基本上不太可能。即便以前的強權部門有這個心思搞一把大動作,作為剛剛被最高領導人視察過的中央媒體也不會擅自發布這樣的消息。對被冷落了相當一段時間的喉舌部門而言,能夠重新握到總書記溫暖的大手,點燃了他們對生活的信心,堅定了自己還是黨的人的重要地位。
最上層為何突然冒出這麼一招,突然到下面的各個職能部門甚至沒做好充分的準備,稚嫩倉促的在媒體上表態,拆掉圍牆這樣的做法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實踐上都是合理合法的。
此時,如果不是目前炸子雞級別的網紅花千芳發言,已經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這項政策的出台,來源於幾個月前痛斥廈門大學為何不拆圍牆的知名作家賈葭。
花千芳在微博上如是表示:好多人反對停建並陸續開放封閉小區政策,可以理解,花了大錢買一份「特權」,如今居然要喪失掉,不生氣那是騙鬼的。但我認為逐步消除「特權」是大勢所趨, 雖然封閉小區業主的「特權」很小。不管怎麼說,基層政權應該交給居委會,而不是小區的物業公司。對於公共安全的擔心,擴招警察比僱用保安更有效。
這樣的解釋雖然不是官方權威解釋,然而甚於官方權威解釋。所謂的拆掉封閉小區,用更時髦的話來說就是國進民退。如今,政府的管轄權力輕鬆的伸到樓房大門前。此前的地產市場基於快速規模開發的需要,土地被集中征收以後轉賣給開發商,最終由購房者接盤。對所謂的豪宅區而言,更精確的說是圍牆內的豪宅區。精美的花園,端莊的保安,森嚴的門禁,將身份與地位和外面的世界切割開來。倘若撤掉這一切,中產階級們苦心經營的美夢就徹底破碎了,原本以為花了更高的代價至少能購買一個溫馨的小家。但如今很對不起的是,已經沒有小區環境這個概念,一切都將與真實的世界徹底並軌。
拆掉的不是圍牆,而是圍牆內的公共空間。居委會將取代物業公司,派出所取代保安。金領、白領們以往還敢於和物業公司鬧糾紛,對著來自底層社會的保安嗆聲,到了面對真正公權力代表的時候,優越感將被徹底擊碎。
與之而來的是中產階級曾經自我陶醉了多年的素質夢,他們作為更高素質的人群,不僅買得起好樓,還能搞得好自治。不僅能搞好自己的自治,還能形成完美的模式,自下而上的讓中國更加美好。
對這樣的中國夢,值得肯定的是確實有相當的人為了實現社區自治的夢想而勇敢的團結起來。但也不能高估的地方在於,當對民主的夢想需要直面公權力而不是它的代理人,不僅是面對來自利益集團的威脅與警告,而是遭遇更直接碰撞衝突的時候,至少到基層人大選舉這一層面上,絕大多數中產已經默默地退縮了。
如今拆圍牆的命令已經下達,居民們再也無法幻想於圍牆內掌握自己的命運,經營小小社區,演練公民社會。圍牆被拆掉了,戲台子也被拆掉了。白領們應該認識到,即便是自己花錢購買的土地,終歸還是這個國家的土地。用錢買來的權利,在權力面前依舊是不堪一擊。
中產的社區想拆掉權力,但失敗了。權力想拆掉中產的權利,很快就成功了。無奈的白領階層,可回家抄詩一百遍:「千里家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