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王维洛:从冬虫夏草的砷污染看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严重破环


新近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消息,冬虫夏草中的砷含量为国标规定的4.4倍 至9.9倍!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破坏自大规模地挖掘冬虫夏草始,无节制、掠夺性的矿产资源乱开发中的废水废渣污染了西藏高原的水体和土壤,导致那里特产的冬虫夏草产中砒霜超标,最终摧毁冬虫夏草这个“软黄金”。这也许就是佛教中所说的宿命吧。
 
一、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破环自大规模地挖掘冬虫夏草始
 
对西藏高原生态环境大规模的破环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首先是开发生物资源所引起的大破坏。大批人群涌向西藏高原去挖掘冬虫夏,当时媒体常用千军万马一词来形容。后来冬虫夏草采挖时期,藏区的学校也特意放假,让学生参加采挖冬虫夏草的大军,造成势不可挡局势。向挖掘冬虫夏草的人收缴许可证费,成为当地政府财政的主要来源之一。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当地政府是积极支持冬虫夏草的大规模挖掘。挖掘冬虫夏草,破坏了西藏高原草原的密集的根系,引来老鼠的落户和大量繁殖,挖掘冬虫夏草的结果是草原退化、草原沙化……
 
中医认为,冬虫夏草是一种滋补的药材。一七五七年《本草从新》记载 “冬虫夏草甘平保肺,益肾,补精髓,止血化痰,已劳咳,治膈症皆良”。后来被捧为三大补品,与人参、鹿茸齐名。有人把冬虫夏草称为“喜马拉雅的伟哥”。近年来冬虫夏草被认为是治疗癌症的良药,吞噬癌细胞,抑制癌生长和转移,改善放化疗后的呕吐恶心、胃口差、头发脱落、失眠等症状。这几年中国的大城市陷入雾霾之困,冬虫夏草又成为抵抗霧霾的圣品,这应该不是来自《本草纲目》等古典中医书籍,而是来自现代人的注释。1993年马家军运动员在德国斯图加特的田径世界大赛中打破了5项世界记录据说因为吃了冬虫夏草,而不是吃了什么禁药。在藏药中,只有公元15世纪南方学派的创始人索卡年姆尼多吉所著《医学千万舍利》记载了冬虫夏草。
 
由于投机者的炒作,冬虫夏草的价格持续增长。据说一克西藏那曲地区的冬虫夏草的售价曾高达320-380元(最近十年的黄金价格约为每克245元)。因此冬虫夏草也被称为“软黄金”。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挖掘冬虫夏草也是淘金。疯狂地地挖掘冬虫夏草,是为了实现发财这个中国梦,结果破坏了草原,破坏了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
 
在大规模开发生物资源之后,紧接着就是在藏区推广在中原成功的分田到户政策,让牧民象汉人一样地定居下来。既然挖掘冬虫夏草是淘金,西藏高原上又有这么多的矿产资源,特别是金铜矿产,大规模地开发矿产资源便是逻辑的后续步骤。开发矿产资源需要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的支持,这就又有了交通大开发和水电资源大开发,目前这些大开发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
 
二、冬虫夏草及其产品的砷污染
 
2016年2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了一则消息,说是通过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发现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砷含量为4.4至9.9mg/kg,而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mg/kg。冬虫夏草中的砷含量为规定标准的4.4倍至9.9倍!冬虫夏草污染物质超标!砷的另一个名称是砒霜。中国老百姓对砷比较陌生,但是对砒霜并不陌生,砒霜是毒药。《水浒》中西门庆和潘金莲就是用砒霜害死了武大郎。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告诫消费者:“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换言之,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及其产品,如同服用毒药一样。台湾的区永仁医生指出:若长期吸收受砒霜污染的食物,会导致癌、 黑脚病等病症,后果严重。
 
如果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是有公信力的话,其发布的这条消息便是宣判了“软黄金” 冬虫夏草的死刑,没有顾客会长期食用受砒霜污染的冬虫夏草。
三、冬虫夏草中超标的砷来自生长和加工过程
 
从改革开发到今天三十多年了,从邓小平讲发展是硬道理到今天也三十多年了,冬虫夏草从滋补药材上升到三大名牌补药之一,其功能从滋补到抗癌、抗霧霾,包括马家军服用冬虫夏草破世界纪录的神话,都说明之前的冬虫夏草并没有砷含量超标的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也是第一次才发布冬虫夏草及其产品砷污染的消息。再说台湾、香港长年来也从大陆进口许多冬虫夏草,那里的食品药品检查比大陆严格,也没有听说过有冬虫夏草砷污染的案例。
 
那么冬虫夏草中超标的砷到底来自哪里?冬虫夏草中超标的砷只可能来自生长和加工过程,更可能是来自生长过程,来自受污染的土壤。
 
中国老百姓相信冬虫夏草是珍贵补品,一个重要的心里因素是,冬虫夏草来自西藏高原。那里应该是天蓝水净山白地绿,是仙境。再说中国政府、中国科学院、西藏自治区政府都发表报告说,西藏是中国生态环境保护得最好的地方。那里应该没有空气污染,没有水污染,没有土壤污染,是世界上的最后一块净土……
 
四、矿产资源的乱开发摧毁了“软黄金”冬虫夏草
 
西藏高原不仅仅只产冬虫夏草,西藏高原也是世界上矿产资源最丰富的地区,特殊的地质构造和自然地理环境造就了丰富的矿产资源,西藏高原的很多矿产储量都是名列前茅,如铬、铜、水晶、刚玉等等,当然也包括前面谈到的砷。 “软黄金”冬虫夏草吸引人,但是西藏高原的黄金矿产比冬虫夏草更吸引人。在许多人眼前浮现的只是黄金, 只是西藏高原庙宇中佛像和屋顶的金碧辉煌。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西藏黄金矿产开发基本处于停顿状态。八十年代中,传来西藏高原存在几大矿产资源带(三江成矿带、雅江成矿带、班公-怒江成矿带、冈底斯成矿带)的的消息,西藏高原发现金矿矿床和矿点达几百余处、西藏高原有黄金矿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
 
到西藏去淘金发财,就成了许多人的梦想。1985年10月,西藏自治区工业厅主持召开了全区首届黄金工作会议。1986年就在冬虫夏草质量最好的那曲地区首先开办了安多县拉日曲、班戈县卡足、双湖特别行政区达查三个群采砂金矿点,随后阿里地区改则县色当金矿、昌都地区贡觉县瓦达塘金矿、山南地区浪卡子县修苏沟金矿也相继投入开采。金矿开采成为西藏国民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西藏绝大部分的黄金矿产开采的地质勘探工作程度很低,采矿没有正规设计,更没有工程可行性报告和工程生态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用滥采乱挖四个字来描述西藏的黄金生产是最为确切的。整个生产工艺十分简陋,先用大型机械把草原或者山坡扒掉一层厚厚的皮,然后用大型机械将含可能含有黄金的泥沙挖出来,或者用炸药爆破山体,矿石经机械粉碎,再运送到筛选点,经过水洗,希望找到黄金。根据新华网西藏频道多吉占堆策划与叶辉、张爱林的报道,“由于开采过程中没有设置沉砂池处理采矿废水,含有大量泥沙的生产废水污染了下游水源,影响矿区下游的人畜用水。长期沉淀的泥沙覆盖了下游草场,造成下游草场面积逐步减少,出现沙化、退化现象。”最让人生气的是,采金者留下被开挖过的草场和山坡不做任何的后期处理,也不对被污染的河流和草场做出任何赔偿。
 
对于这种不顾任何后果的金矿开采,当然遭到当地藏族民众的反对。如西藏安多卓尼县藏族民众反映,金矿场每天24小时有50多辆卡车不停地从斯玛塔鲁山区向中国内地运送大量金矿,加上每天都要引爆大量炸药等,当地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河水污染,导致很多牲畜死亡,民众生病等,正在严重威胁人畜的生存处境。同样的情况在西藏左贡县、青海同德县等地也有发生。2013年3月29日,西藏墨竹工卡县扎西岗乡斯布村普朗沟泽日山的中国黄金集团华泰龙公司甲玛矿区发生山体滑坡并引发泥石流,造成83人死亡失踪,西藏高原大规模的金矿开采才露出冰山的一角。
 
砷本和金矿、铜矿等矿产是共生的,在金矿或者铜矿开采的过程中,金铜被取走,而砷被残留下来。砷可能进入污水,然后进入草原的土壤之中,也许随矿渣留在废弃地上,随雨水、雪水或冰川融化水进入土壤,最终进入冬虫夏草。这就是冬虫夏草中砷超标的最主要原因。没有西藏高原的水体和土壤的砷污染,就没有冬虫夏草中砷超标的问题。
 
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的破坏自大规模地挖掘冬虫夏草开始,西藏高原矿产资源乱开发又摧毁冬虫夏草,无论是软黄金的挖掘还是真黄金的开采,这种无节制、掠夺性的开发严重地破坏了西藏高原生态环境,破坏了人类生存的基础,践踏了中华民族的环境权与生存权,这也许就是佛教中所说的宿命吧。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