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星期三

章文:為國痛心


我最近總在想「國民性」問題,越想越覺得悲觀。以前聽到有人在整體上批評中國人這不好那不好時,心裏不爽也不服氣,覺得太偏激了:哪裏都有優秀的人,也有下三濫,所謂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嘛。
然而當下,我卻不這樣看了,我卻越來越認同劉曉波當年的洞見,因為下面這段採訪他後來被很多國人痛斥為「漢奸」——1988年,時任香港《解放月報》主編金鐘採訪劉曉波:「有人對中國人的民族性格提出批評,你以為如何?」劉曉波毫不掩飾地說:「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的,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的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的,這可能與人種有關。」對於金鐘問「什麼條件下,中國才有可能實現一個真正的歷史變革」的問題,劉曉波毫不猶豫地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年香港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
在劉曉波之前,魯迅曾就國民性說過更狠的話,他說中國的歷史書上寫的全是「吃人」,強的吃弱的,弱的吃更弱的。遍讀史書,你不得不承認魯迅的利眼,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雖然發生過無數起改朝換代,但是從未建立一個保障人權的制度,全是推翻皇帝自己當皇帝,推翻暴政自己搞暴政。
所謂的「新中國」成立後,照樣是換湯不換藥:內鬥一個接一個,除了高層政鬥外,其他都是群眾鬥群眾,鬥得家破人亡、鬥得天昏地暗,鬥得不亦說乎!除了遇羅克、林昭和李九蓮等幾個清醒者,舉國昏昏加混混,跟著毛後面唯他馬首是瞻。
80年代好不容易迎來了轉機,也從總體上否定了文革,並開啟了改革開放。誰曾想這個民族不長記性,才十年不到又走回頭路,89一聲槍響整個國家又從百鳥爭鳴墮入萬馬齊喑。之後便是一切「向錢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絞盡腦汁、不擇手段地發家致富,為此不惜製假販假,相互殘害。整個國人的道德水準再刷新低。
三十多年的「唯GDP是舉」,結果是物質充盈了而精神與山河淪陷了,如今是霧霾遍布華夏。抱怨當然也是有的,但僅此而已。少數的勇敢者被尋釁滋事被吃牢飯,其他人依舊埋頭過著自己的小日子。我曾經在一個飯局上說:中國人過的是豬的生活,主人給豬圈改善一下環境、給豬食加點好吃的,豬們立馬就心滿意足,而忘記自己被奴役以及最後被宰的命運了。
現在當豬也不容易了。主人一拍腦袋要拆豬圈了,要讓豬生活在主人完全看得到的空間。我見到有人拿出《物權法》來說事,雲「豬圈乃豬的私人財產,不可侵犯」之類。然並卵。在中國趙家人的話才是最高法律,除非有力量和趙家人博弈,否則拿趙家人立的法去對抗趙家人,顯然是沒用的。
曾經活躍的微博如今剩下的大多是傳播正能量的「網絡志願者」,傳播「負能量」的「公知大V」已經基本上被消滅乾淨了。原先「黨和人民的喉舌」也省去「人民」而完全姓黨了。這是局勢進一步敗壞的徵兆也是原因。當反對的聲音微弱到聽不見、而頌聲一片時,最高權力的狂妄會到巔峰狀態,將會幹出種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來。
這是我等當下目睹並將繼續目睹的中國,有底線者出於各種原因保持沉默,各種小醜粉墨登場、招搖過市,「新」的「舊」時代開始了。我相信這幕荒誕劇一定會有結束的一天,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又將有不少年的時間要被虛擲,中國跟文明世界的距離將越來越大。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