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李平:司法为党服务:只许中央围海,不许百姓围墙


中共中央、国务院下达城市屋苑拆墙令后,官民舆论的冲突再掀高潮。由于中共领导人居住和办公的中南海是北京市中心最大的封闭区域,网民揶揄,古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今有只许中央围海、不许百姓围墙。 《人民日报》说,中央的要求「不是拍头袋的决定」;民众就回应:「人民日报社,你妈叫你回家拆墙呢。」


筑墙堪称中国的传统,从地域空间到思想领域皆然,古有万里长城,今有互联网防火长城。中共中央、国务院周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最受关注的就是要求城市屋苑拆掉围墙:「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


拆墙令的主要目的直指解决城市道路挤塞问题,是否对症下药暂且不说,由此引发的违反《物权法》、屋苑安全问题已引爆民怨。中国《物权法》第73条规定,建筑区划内的道路、绿地和其他公共场所、公共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属于业主共有,如今凭什么转为社会共用?如今屋苑封闭还难防盗窃,开放后盗贼岂不是可以自由出入?


但其中尤为可圈可点的是政治层面的问题。一是城市规划管理竟由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下发文件,显然这不只是行政问题,还是政治问题,也是党领导一切的表现。可笑的是,有媒体为擦鞋,竟搬出1980年代胡耀邦担任中共总书记时开放中南海的历史,以回应网民要求先拆掉中南海围墙的呼声。当年中南海开放部份区域给市民参观,与拆围墙的开放岂能相提并论?更何况,如今连所谓的与民同乐的表面工夫都不做了。


凸显司法为党服务


二是官方媒体只知为中共中央的决定叫好,浑然不顾自己应反映民意的角色,不顾本身所拥有的围墙大院对城市的影响。 《人民日报》的评论声称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拆掉围墙的街区制正是破解城市拥堵的良药。如此说来,治安远远好过中国的香港,岂不是更应该拆掉各大屋苑的围墙,以解决塞车问题?


尤可议的是,《人民日报》在北京市中心占地庞大。如果说,要中南海拆围墙不现实也不可能的话,那么,《人民日报》是否应先拆了围墙、撤了门禁,以纾缓周边朝阳路、朝阳北路的交通拥堵?

三是凸显中国司法为党服务的特质。面对民众质疑,屋苑内道路被征用有违《物权法》,最高法院昨日避而不答,只强调这是贯彻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共享发展理念的体现,还抛出「封闭住宅社区是农耕时代的产物」的金句,让那些以美国白宫也有围墙为由替中南海辩护的五毛们哑口无言。


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下发文件,自然是要官员、媒体不得妄议中央,官媒的唱好、法院的护航,从欧美的横比说到农耕时代的纵比,无非是想堵住市民的妄议。这正应了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先帝爷留下的烂摊子,第二代治理者的办法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虽然去不了病根儿,但起码能减轻症状,让你自以为治好了。第三代是头疼医脸,脚疼也医脸,对他们来说,治不治好不要紧,面子最重要。这一代就邪乎了,头疼堵嘴,脚疼也堵嘴,只要不喊出来疼,就算没病。」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