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楚寒:评七月上旬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事件


本月上旬,逾两百名中国各地的维权律师(以及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和维权人士之亲属),突然遭到公安当局大规模的采取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等措施,部分人士则下落不明。这些维权律师等人士,是近年来坚守在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第一线的活动人士。据有关组织统计,截至七月十七日,已二百二十三人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二十三个。与此同时,央视、新华社、环球时报、人民网等官媒进行轮番的文字轰炸与抹黑,声称这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有组织的犯罪团夥”,当局指称这些维权律师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与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并且被捕的几位律师等人已经承认控罪。
这场大规模的抓捕维权律师行动,被一些国际媒体和组织称为“中国律师劫”、“黑色星期五”、“7?10抓捕律师事件”,其规模之大、来势之猛烈、打压之严厉,让国际媒体和关注中国人权法治的人们感到压抑。
这一大规模的抓捕律师事件,遭到了包括港台有关部门在内的一些人权组织和舆论的批评。七月十六日,拥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授权的联合国人权调查员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停止打压律师并立即释放那些没有被控罪的人士。联合国人权调查员表示,中国对律师的打压有可能违背了联合国人权宣言、联合国律师角色的基本原则,以及中国自己的刑事程序。随后,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表声明称,律师绝不应该由于履行自己的职责而受到惩罚、制裁或威胁。有评论家认为,这是自“文革”之后、一九八零年代初重建法律制度以来在中国对律师最大的打压。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仅仅在这次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的九天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刚刚通过了实行官员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又一次展现出了“依法治国”的姿态。七月初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官员宣誓文字,官员将只向宪法、国家与人民效忠,而不必宣示效忠于“党”,取消了“中国特色”,增加了“民主”的味道。然而九天后,警方竟然开始大规模抓捕律师,随后,官方媒体根据警方一面之词组织大批判文章,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官方微博也齐齐转载,表明无条件支持警方。
这种“媒体审判”、“未审先判”的做法,以及检察机关和法院放弃了其司法部门独立性的做法,毫无疑问绝不是“依法治国”,而是对法治的破坏;绝不是向宪法效忠,而是对宪法的背叛;是在当前并不尽如人意的法治现状下的一种退步。
退一步讲,就算这些被打压的维权律师等人士存在法律上的问题,他(她)们也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应该受到法律制度中程序正义的严格保护,他(她)们的个人隐私不应被侵犯,其人格尊严不应被侵犯,未经司法审判不应被定罪。然而,当局的做法完全置法律于不顾,更是背离了最起码的程序规则,让民众对法律程序能否公正丧失了信心,无疑这是一种“以政乱法”,一场打着法治旗号和执法旗号的整肃运动,一场中国式的“政治运动”,它很容易令人联想起毛泽东极左时代(二十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那些一个接一个可怕的政治运动,比如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比如一九六二年的四清运动,区别在于,发生在二0一五年七月的这场运动假借了法治之名,披上了一层依法治国、执法的外衣。
自二00三年在中国出现维权运动以来,维权律师人数从当初的几十人增至几百乃至上千人。这些维权律师乃是中国社会中熟谙法律、熟悉政治、了解社会状况的专业人士,他们通过为一个个案子进行辩护或代理,为那些遭受冤屈的人、底层民众和弱势群体伸张正义,他们在现行法律的框架内为冤屈弱势人士讨还公道,比如遭受当局不公对待的人、强制拆迁的受害者、政府不公政策的受害者、强制堕胎政策的受害者、污染和有毒食品药物的受害者、被迫害的基督徒等信仰人士、以及良心犯等群体。这些维权律师运用法律手段来保护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运用互联网等媒体来揭露当局的滥用权力行径,同时还进行公益服务、法律启蒙和宪政启蒙。这十多年来,这个群体已成为当代中国最勇敢、活跃、正直良善的民间力量之一。
本来,这些律师界的良心人士可以凭借自己的法律业务,获得可观的收入,过上优渥的生活,然而因为对法治、公义的信仰,对受难同胞的同情,以及对时代的责任感,驱使他们走上了一条寻求公义、追求正义的人生道路。这是一条充满荣耀的道路,但在中国当下法治阙如、公权张扬的现实处境下,这也是一条充满荆棘和挫折的道路。为此,这些维权律师赢得了弱势群体和普通百姓的尊重,积聚了一定的声誉和社会影响力。
在为公义发声的过程中,在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的过程中,因为网路等新媒体的缘故,这些维权律师结下了深深的职业友谊,也可以说汇集成了一种非正式的组织,有着迅速动员起来的能力,当发生严重的侵犯人权事件或压迫弱势事件时,他们能够很快就行动起来,通过法庭内外的一系列努力,展开救援和法律帮助等行动。正因如此,这样一种民间社会力量的壮大让当局感到了不安和恐惧,给执政者带来了心理上和现实中的压力,于是各种打压接踵而来,直至这个七月达至顶峰。
但不管遭遇怎样的打压,这群维权律师都代表了当代中国的民间的正义方,而那些贪官汙吏则代表了权贵利益集团的邪恶方。虽说当前中国社会的发展进程不时出现逆流,公义良知被弃置一旁,法治人权只是当局喊喊的口号,但这群维权律师让我们看到理想和正义的火花,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往良政善治方向变革的希望。这些伸张正义的维权律师们,也必定会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汇聚成通往未来变革道路的正义的春风。
美国前总统布希曾发表演讲称:“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是的,再高的墙也关不住向往自由的心灵,再坚硬的高墙也总有倒下的一日,在吏治败坏、弊政丛生的当代中国,应该被关进笼子里的,应是被滥用的权力,是被制度娇惯的官员,而不是民间社会的良心人士,不是这些有着“律师界的良心”之称的维权律师们。
写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