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星期三

香港观察:繁简汉字再起争议


刚过去的2 月 21 日,是联合国选定的国际母语日。此类国际某某日,除了一些较著名的如国际人权日等较为得到香港一些团体注意外,其他国际日大都无人关注。
但是今年,国际母语日对香港人别具意义。
政府先于2008年开始锐意推行用普通话教中文(简称普教中),牵来一片推普废粤的争议;跟着今月中刚结束的“更新中国语文教育学习领域课程(小一至中六)”公众咨询文件中,就提到“学生在掌握繁体字后,亦应具备认读简化字的能力”,要求中小学生学习认和读简体字。
这两项政府锐意欲推的政府,无不令很多港人想起希特拉的金句:“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

推广简体字有必要吗?

政府最近这次有关语文的咨询十分低调,但仍是迎来民间尤其家长们的忧心和反击。首先,撇除政治,大部份的香港人也很务实,觉得要学生学习简体字是多此一举。
的确,从来只有听过懂简体字的人不会繁体/正体字,而会正体字的一般都能读能写简体字。以笔者的经验,曾经多次过关去中国大陆时,关员检查证件,不时都会问我姓郑还是姓邓,反正没有一次猜中。
再者,政府近年推行的咨询和政策,无不挑起矛盾,而且政府以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意志硬推各种还未有共识的措施和政策,再加上中国大陆媒体动辄就指香港有传媒和团体政治化任何事件,那就更令人意识到教育局这次咨询此地无银三百両。
虽说是咨询,只提出原则性和提示性建议而已而非指引,但任何政策要变成政策,还得从咨询开始。而在政府的政治任务是要推动和加快中港融合的前提下,难免叫人不忧虑此举是为终有一天废除正体字铺路。
而教育局这次咨询,又与联合国提出优质教育与母语密不可分(尤其是早期教育)的论调背道而驰。母语所包含的,不光是说话的语言,书写的文字也是构成母语的部份。
在香港,说粤语、写正体字在过去一百七十多年都没有间断过,就算从前曾经只有英语是法定语言的时期,粤语和正体字仍可普遍使用。何以到了廿一世纪,突然要来一次倒行逆施的政策咨询?
认识简体字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有十多亿人在用,但并不等于我们不可以坚持学习和使用正体字,非关所谓的“文化优越论”和“文明等级论”,而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学习权利。

电视台主动“化繁为简”

教育的施政向来是政府最热切渴望开刀的,但遇上的阻力也最大,就连平日政治冷感的家长,也会因自身子女利益而站出来捍卫。国民教育一役如是,普教中如是,今次推广简体字也引来家长们的反击,在咨询期结束前纷纷去信反对。
然而,就算民间反对,商家的想法未必一样。香港最大的电视台无线电视最近推出新台J5,在晚上八时半黄金时段播出的全部是普通话节目,字幕亦全用简体字。
无线发言人指出此安排是令观众有更多选择,既有传统的翡翠台和互动新闻台播放粤语新闻和正体字字幕,也有J5台的普通话新闻和简体字字幕,而简体字字幕是方便不会正体字的观众,目前并未有计划扩大简体字幕时段。不过,也有猜测指出,无线J5台似乎是以制作普通话节目来符合牌照新规定。
虽然无线新闻部被染红、节目制作质素每况愈下已为不少人诟病甚至不耻,但作为香港最大的电视台,其惯性收视意味着无论它制作甚么节目,总会有观众,总会有其影响力,而黄金时段的节目就更不用说。有不少市民就形容,扭开电视,犹如在看中央电视台;也有网民发信去广管局投诉有关安排。
诚然,多一个频道多一种语言,是有多一个选择,并无不妥。但当大家发现,较优质的节目都放在新的普通话频道,而传统的粤语频道老旧播放着流水作业式的制作,也真的叫人不禁问:这是真的多一个选择吗?还是根本没有选择?
以往所有政策、做法,政府若要推行,都是用温水煮蛙让不听话的人慢慢接受。但近年来,官民矛盾日深,政府,不论是特区还是中央,在没有处理核心矛盾问题便霸王硬上弓,急就张去推行各种有问题的政策,最终逼虎跳墙,雨伞运动以及近期的旺角骚乱就例证。
而这次语文咨询,再加上大气侯是正体字和粤语日渐式微甚至濒危之际,香港人反应之大,实在无可厚非。毕竟,捍卫自己的母语,天经地义。
文章来源: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