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麻生晴一郎:中國難言宗教自由


從2月18日到20日,我參加了在台灣舉辦的《亞太宗教自由論壇》。台灣和世界各地的幾百位市民活動家、政治家、宗教家(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回教、印度教、喇嘛教等)參加了那個會議,鑑於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宗教自由與相關的人權迫害情形,呼籲政府、非政府機構、宗教界一致團結地努力實現宗教自由。最後在立法院發表了《宗教自由・台灣宣言》。
來自世界26國家的專家參加了那個會議。而對比歐美、印度、東南亞而言,中國大陸和日本的出席者少。在開會之間,不但沒有大陸中國人演講,而且很少人談到中國和日本的情況。這次有些中國人(包括藏人和維吾爾人),由於政治上的壓力等原因參加不了。但因為是亞太地區的宗教自由的會議,我覺得中國大陸的出席者太少。
但是我還認為世界和中國的宗教自由情況是不一樣的事情。歐美人、印度人等在考慮宗教自由的時候,他們把信仰心作為人生上的前提。而在中國,信仰心只是很少一部分人能抱有的心情。中國政府一直以來迫害國內的回教、喇嘛教等宗教。但是這不只是中國政府給少數民族的壓力,而且是很多「無宗教」的老百姓支援中國政府的結果。因為他們不理解宗教和信仰心。即在很多國家,要實現宗教自由的話,需要通過不讓多數派的宗教團體或政府迫害少數派宗教,實現以各種各色的宗教來構成的多元化共生社會。而在中國,宗教自由是如何讓很多民眾理解信仰心的問題。
日本也有同樣的情況。目前日本很少有對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回教的迫害,但也有對新興宗教的彈壓和歧視。可以說這和一大半的日本國民支援警察對新興教團的壓力和媒體的偏向報道有關。有些新興教團往往惹出了暴力事件,或者他們再三再四地勸人入會,這讓不少日本人討厭那些新興宗教。不少日本人不重視信仰心,於是他們把生活上的安全優先於信仰的自由,這好像中國人似的。
宗教與世界觀、人生觀、審美觀有很密接的關係。我認為實際上沒有存在著無宗教人。中國人、日本人往往被視為無宗教人。但是實際上,中國和日本也可能有應該所叫「中華教」、「大和教」的國民宗教(中華教應該與儒教、黃老思想有關係,大和教應該與日本人對天皇的心情有關係)。那麼為什麼大家把這些東西不視為宗教?我認為這個原因不是教義的問題,而是中華教、大和教在國內非常非常普遍,沒有其他能代替他們的宗教,於是民眾都沒有意識到他們信仰的問題。
即中國人(和日本人)在生活上不會想像到信仰的問題。對他們來說,信仰是好像自己身體似的東西,所以很難理解自己的信仰心,對於其他民族的信仰心更難理解。在大家都不理解宗教的國家,宗教自由不能到來。通過參加這次大會,我痛感中國和日本等國家很難與世界其他地域一塊談論宗教自由的問題。同時,在談論宗教自由的問題上,一定要考慮像中國那樣無宗教的多數派。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