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胡少江:中国的困境和太子党的责任


中国真的病了!经济方面的困难越来越严重:增速下滑趋势不减,就业压力日益加大;结构转型不见实效;与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承诺背道而驰,政府越来越多地侵蚀市场的地盘;金融市场空前混乱。在国际关系方面也越来越紧张:与日本和南海诸国的领海争端不仅无法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反而在多边国家场合日渐孤立;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处于自“六四”镇压以来的最低潮;连依靠中国输血来维持统治的金家王朝也不断地让中国领导人束手无策。

不仅在棘手的经济和外交领域,中国共产党在过去自认擅长的政治领域也越来越失控:党内反腐处于焦灼状态,最高领导人和官僚系统的关系空前紧张,上上下下官员通过不作为进行反抗已经成为一个新常态;邓小平时代开始提出的党政分开的行政管理改革已经完全废止,政府的作用公开被各级党的组织代替,置法治于不顾的共产党“令行天下”的做法已经由羞羞答答变成明火执仗,国家的治理方式越来越向政治恐龙时代倒退。

客观地讲,中国目前的困难,一部分来自于常年积累的矛盾井喷;另一部分则是由于现执政者的“乱政”所造成。经济结构的矛盾、中国和世界其他大国之间的利益冲突、政治上的腐败积重难返等均非始自今日,但是金融领域集中爆发的乱像,外交上的四面树敌,吏治的空前低效,以及法治和市场等改革领域的全面倒退却是当前的执政集团带给中国的。三年左右时间中国政治经济外交局势的发展,有著中国当政的“太子”集团深深的性格烙印。

中国的太子集团有两个鲜明特征。一是“志大才疏”,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这么交错的经济利益冲突和复杂的国际局面,他们应对失策,或者说是胸中无策。从他们打天下的父辈那里,他们接下了“天下舍我其谁”的情怀,却没有他们的父辈那般在战争环境和政治铰杀中被淘汰选择的经历。他们今天的高位,基本上是凭借父辈庇荫、制度优待的结果,这种优裕的成长环境使得他们没有真本事,更谈不上能够系统地、有前瞻性地解决复杂的社会矛盾。

太子集团的第二个特征是“蛮横”,这种蛮横与街头的泼皮无赖并无二致,只不过手中有权、有钱、有国家机器,便要千方百计地让那种混混的流氓劲头显得高尚一些。但是说到底,还是那种不讲理、不讲法的“流氓范儿”。例如,明明是用国家的财政补贴支撑,却偏要国家机器、军队警察、甚至新闻媒体都“姓党”,谁对此说不就“揍”谁。明明自己的章程写著可以保留意见,但却公然将“妄议”列为一项政治罪名用以党同伐异。

这种蛮横除了讲不出道理,也不愿意听人家讲道理之外,似乎还有走夜路唱歌壮胆的原因。就在昨天,中国的外交部长王毅居然到美国的首都华盛顿去宣传共产党领导中国的合法性、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等。这样的事情邓小平从来不做, 邓的蛮横只是对国内的,而且是只做不说的。江泽明、胡锦涛也不这样做,他们都是技术官员,只是为共产党“看家”的,犯不著厚著脸皮满世界去露怯。只有“太子党”,傻乎乎地拿著无知当勇气,满世界丢人。

“太子党”的蛮横和无知是中国的劫数,但也可能是中国的出路所在。相比较技术官僚的胆小谨慎和无所作为,太子党们的蛮横可能会给一些“受虐狂”带来感官上的一时快感,但是这种快感很快会随著局势的恶化消失的无影无踪。当“无策”和“蛮横”给中国带来更加深重的灾难时,当没有一个中国人能够从这种灾难中置身事外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就会质疑产生如此滑稽弱智政治领导集团的体制,现代中国的未来就会开启。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