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莫之許:任志強與從嚴治黨


在習近平視察三家央媒並召開新聞輿論座談會後,任志強在其新浪微博發表針對性評論稱:「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花的是黨費嗎?」還稱,「這個不能隨便改!」、「別用納稅人的錢去辦不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事」......隨後,北京市委宣傳部主辦的千龍網,國家互聯網管理辦公室網站、中國青年網等官方網媒,皆發表署名為何在那個抨擊任志強,任大炮被炮轟,已成當下最為熱門的輿論事件。
在大陸的輿論場上,任志強一直都是個另類,一方面,長期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精英立場,在房地產等問題上,頗為得罪了許多草根人士,而在另一方面,微博時代以來,他又以一種自由化的姿態,進入了公知的行列,獲得了許多市場化中產人士和親自由化人士的支持,坐擁粉絲3800萬之多,這不僅扭轉了以前稍顯負面的形象,隨著網絡輿論管制的升高,也使得任大炮與體制的關係越來越緊張。
嚴格而論,放在微博的輿論生態中,任大炮的言論並不算出格,不過是此前20年大陸改革派的老生常談,同時也是所謂微博公知話語的主流,大致包含以下內容:認同市場經濟、全球化、法治社會,承認個人權利和普世價值,以及倡導政治體制改革。總結而言,則主要包含了兩個內容,一是倡導政治體制改革,一是要求回應新興社會階層的利益和權利訴求。
對於這樣的話語,體制曾經加以容忍,畢竟,對於專政體制來說,需要通過市場化改革來解決長期困擾共產主義國家的經濟發展問題,在《南方周末》等市場化媒體上,此類話語長期存在,也一度在新興的微博平台上廣為流傳。實際上,倡導政治體制改革和回應新興社會階層的利益和權利訴求,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於維護現行體制的目的,試圖讓體制通過回應新的訴求而擁有更長久的生命力。正如任志強自己所言:「我儘管對政府提出批評,但是善意的,儘管我們語言可能不太恭敬,但是我們是為了政府好,絕不是想把政府搞垮。
但是,近年來,針對此類話語的打壓不僅公開化了,而且越來越嚴厲,2013年4月傳出的所謂「七不講」,即將目標明確指向了此類話語,隨後於2013年7月展開了與之配套的「清網行動」。對自由派話語從相對容忍到徹底打壓,反映出了體制的某種變化,在筆者看來,這又分為內外兩個部分:
對自由派話語的打壓,首先是對新興社會力量興起的反映。對於體制而言,既要市場化推動經濟發展,從而延續專政體制,但同時又要對市場化改革的特定後果加以防範。市場化改革內在地需要人身、資源、信息的自由流動,這導致了專政體制失去了對民眾直接的人身和經濟控制,製造了龐大的市場化群體及其勃興的利益訴求和權利訴求,而所有這些的存在和發展,都對既有的專政制度及其表現——全面的權利壓制和系統的利益攫取——構成了挑戰,從而,如何應對市場化後果也就是新興社會群體及其訴求,成為了體制最為核心的任務。在這一核心任務中,自由派話語越來越被看作是體制的異己力量,看作是新興社會階層對現行體制挑戰的一部分,從而必須加以壓制。針對微博大v的持續打壓,直到任大炮,都是這一邏輯的產物。
此外,對自由派話語的打壓,也是體制內部統一和動員的需要。此次炮轟任大炮,讓人感到有趣的地方在於:針對任大炮的炮轟,並不同於薛蠻子、慕容雪村、李承鵬等體制外網絡大v,而是集中在了其「共產黨員」身份之上,這當然是此前「吃飯砸鍋」論的翻版,但這表明,體制不僅決意壓制和控制新興社會力量,而且把統一體制內部的意志和行動,作為了根本關鍵。
無論是從人數、資源、還是話語說服力來看,目前的新興社會力量都有著相當的底蘊和基礎,在微博上,一度形成了自由派話語的壓倒性優勢,就是證明。如此力量對比之下,體制如果決意壓制和控制新興社會力量,就必須對體制本身加以動員,而如前所說,為了引入市場化,體制曾經一度對改革話語或自由派話語相對容忍,這使得在體制內部也出現了一定的話語分歧,不僅一些具有體制身份的公知大v本身就是自由派話語的表達傳播者,持有自由派話語和立場的體制內人士也在所多有,也因此,要統一和動員體制本身,也就意味著要將自由派的表達從體制陣營中驅除出去。
在官方大力宣傳的四個全面中,有所謂的「全面從嚴治黨」,在很多人眼裏,這大概只是與反腐敗相聯繫的一項黨建內容或紀律措施,如18大後體制推行的反腐措施,但從各種跡象分析,四個全面是被作為「治國理政總體框架」的一個組成部分被提出的,其含義要遠遠超出黨建這一範圍,而是有著遠為豐富的政治含義,也就是上面說的統一和動員體制內部群體的含義,或者可以簡單地表述為,當下的意圖在於,通過對體制內部的統一和動員,實現對社會的全面壓制和控制,也就是從所謂的「全面從嚴治黨」到「全面依法治國。」
體制將如何應對市場化帶來的新興社會力量,對於這一問題,曾經有過許多的猜測或者自以為是的解答,如「韌性威權論」,都認為專政體制不會一成不變,而是會嘗試在應對、吸納新興社會力量的同時,軟化或者韌性化自身的剛性壓制,不過,這些看法在最近幾年越來越不再令人信服,即使曾經長期看好中國前景的某些人如沈大偉,也出現了180度的大轉彎,其原因就在於,體制已經很清晰地表明,將會全面壓制和控制新興社會力量,而統一和動員體制群體,則成為實現這一目的的根本手段。
自從2013年7月展開「清網行動」以來,微博大v早就潰不成軍,十有八九被迫離開了網絡輿論場,任志強成為少數幾個仍具有較鮮明自由化色彩的大v,此次任志強遭到官媒的齊聲炮轟,同時新浪微博也被禁言(未銷號),近因無疑是針對「媒體姓黨」的評論,但同時也可以看作是近年來對網絡輿論加以持續壓制的尾聲階段。如果僅僅從清繳自由化言論,佔領網絡輿論的角度來看,任大炮的此次遭遇,並不具有任何重要性,畢竟,自由派話語的被徹底打壓,是一個可以被清晰預判的過程。但是,任大炮的被炮轟,既是體制對於網絡自由話語清剿的最後階段,同時也是統一和動員體制群體的開始階段,展望未來,任志強被炮轟的背後,沒有什麼路線鬥爭,也不是什麼文革重來,而是體制被統一和動員之下,對民間社會的更深入壓制和控制,預示著一個更加寒冷的凍結時代的延續。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