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守魚:扭送中國流氓投案的德國小流氓


小時候從美國七十年代某一版本的《婦女心理學》中看到一段話,當時的美國女性對於去警察局報強姦案還有很強的羞恥感。甚至於有一種類似「貴婦原則」這樣的迷信,在遭受強姦時不要激烈反抗,大聲喊叫。強姦結束後,先回家清洗乾淨,換上得體的衣服,整理好妝容,然後體面的去警察局陳述案情。
這樣的「貴婦原則」是否真讓人感受到了尊嚴無從得知,能提供給警方的重要證據倒是基本清理一空。面對權利被野蠻暴力侵犯的時候,還要裝出一副中產階級的高雅,只能留下這樣令人哭笑不得的結局進入未來的社會學教科書之中。
而在幾天前,新聞聯播的一位女編導劉津宇,在中央電視台內與最高領導人握了手,於是乎將激動地心情發到公開平台上,還聲稱一下午都沒有洗那隻被握過的手。
央視不算洪洞縣,但作為宣傳機器的一份子,不好說有多少好人。而新聞聯播這樣的欄目,基本乏善可陳,使勁地誇都找不到下嘴的地方。至於被領導握手後不洗手這樣的情節,實在是槽點太多,不如留白。
這時候有趣的事情發生了。一批人對劉津宇的行為冷嘲熱諷,而最為典型的大概是網名北風的溫雲超,用詞最為激進。這時候,另一批人看不過眼了。在大陸還紅的德國人雷克,網名雷克小流氓,目前因為將毛澤東比作希特勒,微博已經被注銷,人回到了德國,但他專門錄製了一段視頻,譴責溫雲超這樣的民主鬥士素質太差。
一個年輕漂亮性感火辣的新聞聯播編導,不僅衷心服務於宣傳工作,還竭盡全力的表達了對權力的諂媚。對這樣的行為,到底怎麼樣的批評會成為一個限度?
在主流觀點的理解來看,過於個人化的批判常常被形容為文革行為。更進一步來說,大眾對於道德審美的簡單需求,極難認同對一個看起來柔弱的小女子爆粗口。還有一個流傳已廣的觀點認為,個體不過是體制作惡中的一個被脅迫者,對體制的批判不應轉為對個人的攻擊。所以,雷克對溫雲超的批判也引起了頗多的共鳴,尤其是那些看起來粗魯暴力的語言,甚至於比新聞聯播這檔欄目還要可恨。
上面的觀點,也曾經出現過反覆。雖然大眾對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審美是很難改變的,但曾經一度有相當觀點認同追究一個個體責任的問題。畢竟,所有的罪惡都推卸給體制並不成立,而期望道德的感召能讓體制內執行罪惡制度的個體將槍口抬高一寸,這在前東德就從來未曾發生過。對於東西德邊境的東德首位,被形象的描繪成石頭心臟的人,並沒有人性。而追究個體責任也分為了兩大流派,一個流派本是希望追究制度的罪惡,然而相比於挑戰最終極的罪惡,不如聚焦在個人身上,試圖將作惡的個體從體制中切割出來,取得一場小型維權活動的勝利。另一個流派,則是將個體在職權範圍內的罪惡也同樣的視作需要追究的罪惡,絕不相信一句「執行上頭的命令」就能免除所有的罪惡。
巧的是,雷克恰恰屬於前一個流派,而溫雲超屬於後一個流派。雷克此前的視頻能流傳開來,就在於他試圖通過打一些個案來影射對制度的批判,但又避免了對制度的全面挑戰。如果沒有溫雲超的言論,劉津宇的案例或許將成為雷克下一段視頻的素材,對這一極權體制內諂媚的行徑做一番調侃。
只是,當溫雲超的言論出來以後,從雷克的角度而言,溫雲超言論的罪惡甚至超過了劉津宇的行為,更加值得警醒和批判。這就釀成了喜劇的一幕,德國小流氓扭送中國流氓投案。
雷克幸運的是在如其他維權人士上央視認罪之前,已經和平的離開了中國,至於近期是否還能入境大陸尚未可知。不過,作為德國人的雷克既然將毛澤東比作了希特勒,他是否也會批判,一群被屠殺的猶太人,面對那些積極幫助納粹管理集中營的猶太人需要禁絕一切暴力的話語,因為那比協助納粹的罪惡還要大,還需要公開的批判一次。
如果對一切反抗都冠以不體面而批評,正回到開頭提及的「貴婦原則」。所謂體面的反抗,正是裝腔作勢的去報根本沒用的警,與其如此,不如大聲喊出成功學警句:既然生活就是被強姦,無力反抗時,就躺下來享受吧。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