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投诉看守所反被律协调查 湖南律师文东海执业权利遭侵害


湖南维权律师文东海近期因在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时携带手机,被单方面中止会见。文东海不满执业权利受损,向看守所提起投诉。看守所也随即通过湖南省律协投诉文东海。目前,文东海律师已收到湖南省律师协会的立案调查通知,文律师对律协的上述处理方式感到失望。

在中国大陆,律师的执业权利受到侵害并不罕见,而本应协助律师的律协往往也并非站在律师的一边。

湖南律师文东海日前发布消息说,他被湖南省律师协会立案调查,称株洲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投诉其在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不遵守相关管理规定,涉嫌违规。

文东海2月25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去年12月,他在会见当事人时携带了手机,就被剥夺了会见权。为此,他对阻挠会见的株洲市看守所进行了投诉,想不到最终竟会收到律协的立案调查通知:

“我去看守所会见,会见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就把我的会见中止了,不让我会见了,并且把我的律师证扣了,不给我,让我找他们的正所长。当时看守所所长说我违反了他们的规定,他有依据。我让他提供依据,结果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最后他就给我解释,他们所特殊情况。他说了这个情况之后,因为态度缓和了很多,我就同意了,我说配合你们一次(不带手机),让我把这个会见搞完。然后就安排重新会见,但是重新会见的过程中,我把手机存好,进去的时候没人给我安排会见。他说你要重新开会见函,我说我已经提交了一个会见函,而且是你们强行中止我。他们态度很不友好,说我下次来的时候要预约,而且不会当时就给你会见。我当时很气愤,我说我会去投诉控告你们,你们是故意刁难。然后我到驻检投诉了。他们可能觉得我投诉他们,冒犯了他们的尊严,隔了十多天之后,他们反过来到我们当地律协投诉我。我也把这个情况写成书面的报告,交给我们律协主管律师惩戒工作的会长,而且我要他们给我维权,但是我想不到的是,过了两个月之后,他们不但不给我维权,不维护我的权益,反而要对我进行立案调查。”

文东海表示,并没有任何法律文件规定律师不能在会见时携带手机,而且在此事上他没有任何过错,因而对于律协的做法感到十分失望。

有关事件也引发其他律师关注,同为湖南维权律师的蔡瑛2月25日向本台表示,在当地,律协根本无法起到其应有的作用。

“这是小题大做,律师带手机进去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律师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立案调查,而律师的权益被打压的时候,它很少出面。我认为它基本的职能好像转变了,它的职能是听有关领导的话,并不是维护律师的权益,它以查处、打压律师作为一个主要的职能。”

中国的律协常被诟病成为律师“紧箍咒”,协助当局打压律师。例如去年9月,陕西省律协出台了一份关于律师办理重大、敏感案件的新规,禁止律师组织、参与声援团和进行围观等。该新规被认为是为了约束“死磕派”律师。

去年10月,数十名律师联署,要求全国人大及国务院各省市民政部门废修《律师法》第四十五条:律师、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加入地方律师协会的律师、律师事务所,同时是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他们认为,有关规定严重劫掠了《宪法》赋予公民自愿结社的自由意志。全国所有律师协会的成立登记也严重违反了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的规定中“社会团体由中国公民自愿组成”的精神原则,其登记是错误的、无效的。当时有参与联署的律师表示,中国的律师中,至少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并不愿意加入律协。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