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喬木:法官被殺為何忙刪帖


2月26日晚上,北京發生連續入室槍擊案,共有四死一傷(包括兩名自殺的兇手)。無辜遇害者中有一名女法官,因兇手對她判決的離婚案不滿而報復殺人。事發後,黨報官媒無一報道,各級政法機構不斷更新的微博帳號也避而不談。一些市場媒體的微信公號第一時間作了報道,財新網、騰訊網等也刊登了消息。但很快相關的報道被刪除,許多評論文章也遭刪帖。
這是為什麼?
很多人敏感地指出,為了即將召開的兩會,需要一個安定祥和的輿論環境。這種兇殺案傳播開來,既會造成恐慌,也會引發熱議,不利於兩會的團結勝利。但是兩會召開畢竟還有一周,現在各大官媒對講了真話的任志強,不斷口誅筆伐、上綱上線,一片文革批鬥的氣氛,難道就有利於兩會的召開?因此說為了兩會,不讓報道法官被殺案,有些勉強,至少是沒有直接的關係。
還有人分析是由於中國官媒報喜不報憂的新聞觀。新聞自由、政治民主國家的媒體,都是烏鴉新聞,披露各種醜聞犯罪、政治紛爭,對政府和官員的批評監督。媒體很亂,但社會很穩定。而中國的媒體是喜鵲新聞,充斥著好消息、正能量。即使有壞事不得不提到,也是喪事當做喜事辦。比如礦難會講家屬情緒穩定,領導關心批示。最有意思的是去年的長江沉船,原因不披露,家屬不讓採訪,更不許問責批評,卻召開救援表彰大會。中國的媒體很乾淨,社會卻是另外一回事。
由於一直是這樣的新聞處理,人們認為法官被殺的壞消息自然也不讓報道,再說兇手是自殺的,也不好以表彰破案人員的方式報道。但是與此同時,其他犯罪、事故、醜聞的報道卻屢見不鮮。比如廣西貴港的大規模聚眾鬥毆、青島兩船相撞9人墜海、鄭州「皇家一號」賣淫案查處155名涉案警察、檢察官。因此新聞觀不同這個理由也不是特別有說服力。
聯想起最高領導最近視察三大官媒,明確提出媒體姓黨,一定要堅持正確的導向。所謂的導向,就是新聞事實、事件全貌不重要,政治影響、社會影響更重要。如果影響不好,要麼不報道,要麼選擇性報道。經常發生幼兒園小學生被砍殺案,政治影響方面對兒童保護不力,對社會矛盾不能有效化解。社會影響方面,害怕更多有冤屈無處伸張的人仿效。因此這類兇殺後來很少容許報道。
此次兇殺案更為嚴重。政法機關近兩年恢復了文革時的稱呼,叫黨的「刀把子」。現在刀把子的法官被殺,而且就發生在京畿要地,傳出去影響多不好。遇害的法官,儘管從被刪除前的帖子看出,是個秉公判案的法官,但是「不明真相」的群眾萬一聯想到司法不公、想到刺殺6名警察的楊佳,甚至效仿怎麼辦?只有封鎖消息,刪帖防範。
再想想這幾年異常流行的正能量,所謂的導向就是正面報道、歌功頌德、掩蓋危機、形勢大好。當年第一代領袖留下個爛攤子,第二代總設計師的辦法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雖然去不了病根兒,但起碼能減輕症狀,讓你以為治好了。第三代是頭疼醫臉,腳疼也醫臉,對他們來說,治不治好不要緊,面子最重要。到了現在就更有意思了,頭疼醫嘴,腳疼也醫嘴,只要堵住嘴喊不出來疼,就是沒病。
在這種情況下,刪帖銷號就成為新常態。除了刪除法官被殺的帖子,以及支持任志強言論的文章,最近又消除了眾多不是官方認定的正能量的網絡社交媒體帳號。
古人云,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現在有人自信,只要殺光所有報曉的雞,天就不會亮。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