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章文:聲援任大炮


我和任志強不熟,曾經還詫異於他怎麼敢那麼大膽地說話。今天他被禁言,被高密度批判,也許還要面臨其他風險。我開始覺得羞愧,羞愧自己居然曾經還和友人講「大炮敢這樣子,是因為背後有岐山啊!」。
我難道不清楚,在當下的中國,批評政府批評黨,尤其是批評領導人,是要冒著極大之風險麼?任志強也許有靠山,但在這個連前政治局常委都不能自保的時代下,哪個靠山能夠屹立不倒並庇護他人?我自己不就是因為說了些真話,就被博客、微博一鍋端的麼?
60多歲的任志強不是小孩子,他經歷過文革年代,豈能不知批評領導人的風險,然而他依然要一意孤行,這只能是兩個原因:他的個性太直眼裏裡揉不得沙子,他對這個國家有著強烈的責任感。兩者的結合導致他即便是面對最高領導人的講話時,也要從理論上爭鳴一番。
現在有人攻擊他是「反黨分子」。我倒寧願把他當公民看,並且寧願相信他也是以一個公民而非黨員的身份去對最高領導人的講話予以質疑的。黨章規定黨員可以「對黨的工作提出建議和倡議」以及「有根據地批評黨的任何組織和任何黨員」。憲法條文裏更是賦予了公民享有言論自由權,而言論自由權就包含批評權。無論是從黨章還是憲法出發,任志強的所作所為都沒有任何問題。
「沒有問題」的任志強卻遭遇了強烈的批判(注意是批判而不是批評),「反動」、「反黨」、「推牆」一頂頂大帽子空中拋來。可笑的是有篇「大字報」說任志強是8000萬黨員的恥辱,這意思是指除任志強敢放炮外其他7999萬黨員都是陽痿?另一篇「大字報」則指任志強「黨性泯滅、人性猖狂」,這意思是說黨性和人性是對立的?
強詞奪理,大棒齊下,這一幕令人有時光倒流之感,60年前的反右以及隨後的文革,就是這樣「大字報」滿天飛的。但是我終究不相信,經歷了三十多年改革開放、中國已經與世界連為一體、互聯網進入千家萬戶的今天,「文革」還能捲土重來?!我以為當下那些跳出來踴躍批判任志強的「小醜們」,他們不過是借此機會想換點獎賞罷了:一根肉骨頭或更大的烏紗帽。
如果說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則將是鬧劇了。然而即便是鬧劇,由於它既然已經開始、不會很快結束,勢必要波及很多人的生活。以任志強事件為例,部署如此猛烈火力攻擊他,顯然是在「殺一儆百」,其含義不言自明:大炮都滅了,還有誰不能滅?
這個封口的邏輯和拿下周永康的反腐邏輯是一樣的。不一樣的是,周永康被拿下,的確是有他涉嫌貪腐的證據,顯得很有正當性。而封任志強的口則無憑無據,是赤裸裸地剝奪言論自由,涉嫌違憲,自然難服天下民心杜悠悠之口。
如果任志強被批判被處理,「大炮」變「啞炮」,可能沒有人再敢如此大膽批評了,但是言論管控卻不會因此停止,一定會調低它的紅線,之後便是「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了,再之後便是不允許任何批評了。再往後呢,連保持沉默也不允許了,必須歌頌才行。同樣也會逐步提升歌頌的調門,到最後就成了拍馬屁比賽。
永遠要記得這句話:世間最可怕的不是壞人囂張,而是好人沉默。正是由於好人沉默,所以壞人才敢作惡。因此,在任志強被「圍剿」之際,有責任感的人們應當站出來發聲,阻止這粗暴壓制言論自由的態勢繼續惡化下去。一旦他們得逞,以後想發聲都不可能了。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