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任志强“反党”事件的背后


2月1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先后到访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并在当天下午召开中共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提出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必须姓党。习近平的讲话虽然通过宣传和党务系统一路传达,各家体制内媒体也纷纷表态效忠,但在社交媒体上却并未得到好评。


当天,在微博上拥有3000多万粉丝的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发表了两条质疑微博。
第一条说,“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
任志强又说,“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任志强是商界知名红二代,其父亲是前商业部副部长任泉生,几年前他刚从北京市国企华远地产退休,在微博上,任志强一直以大嘴敢言出名。
多年前,他对媒体断言房价将暴涨,不买房者将被抛离财富游戏,他因此受到底层买不起房的年轻人围攻,但随着房价暴涨,他的直言不讳的风格也得到了许多网友认同。
任志强的两条微博不久就被新浪审查官删除,但他并未就此过关。
2月22日,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主办的千龙网发文指控,任志强散播“反党”思想。
这篇文章说,“以任志强为代表的资本翻天派,在攫取了大量的资本资源之后,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走西方宪政之路,最终实现资本长期坐庄。那么这个过程之中,通过资本掌控媒体,再操控媒体为资本当打手成为关键一环,为他们的推墙行动做好舆论准备与铺陈”。
一位北京学者从千龙网内部得知,这篇文章系“上级部门”交该网转发,并非该网自行约稿的自选动作。
任志强并未罢休,当天,他通过微博回应说:“ 董事会受股东的委托代表股东管理、经营公司。但公司是属于股东的,不是属于董事会的。这是常识!”
随后,数家官方网络媒体连续发文炮轰任志强,用语之重,多年来未见。
2月24日,共青团中央主办的中国青年网发表署名“王德华”的文章,指控任志强“党民对立论”用心险恶。
这篇文章说,媒体“姓党”就是为民,(任志强)制造党民对立理论,是对中国政体的根本解构,显然是妄议中央,意在消解党对意识形态的领导权,本质是动摇党的合法性基础,言论危及国家政治安全,违反《国家安全法》,是“西方宪政民主那一套”。
2月25日,上海市的东方网发表署名“毛开云”的文章,指任志强是“8000多万党员的耻辱”。
作者指责任志强“利用自己政协委员和大V的身份,不断发出反动言论”,“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发表关于新闻舆论工作的讲话后,任志强丧失党性甚至人性、理想信仰宗旨动摇和践踏公共道德底线的本性暴露无遗”。
作者最后呼吁把任志强“从8000多万党员中开除出去”。
除了部分官方媒体特别起劲外,毛派、国家主义者等也参与了这次围剿,各省共青团也纷纷披挂上阵,继续之前与任志强的论战。
2月25日清晨,任志强的新浪微博回应:“不知道并不可怕和有害。任何人都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可怕的和有害的是不知道而伪装知道。一列夫.托尔斯泰”。
随后他的回应被删除,根据任志强在腾讯微博的发言,他的微博已经被禁言,但未被删除,目前,他的新浪微博最后一条是2月12日转发的一条农历新年的博客。
对这一代网民来说,上一个被官方媒体如此以杀气腾腾的政治话题围剿的公众人物可能是“08宪章”发起人刘晓波,即便是对大V整治运动的“嫖娼者”薛蛮子,官方媒体也只是旁敲侧击,不说他反党,只说其“传谣”。
因此,有网友就调侃说,我们都等不及了,啥时候抓任志强“嫖娼”呢?
熟悉北京政治的围观者不难看出,此次针对任志强的围剿,除了意识形态之外,有明显的权力斗争因素。
任志强在回忆录曾谈及他与王岐山的交往。1964年秋,任志强考上北京第35中,当时,当时王岐山在这里上高二,他是任志强初二的辅导员。任志强回忆,“从在校学习到上山下乡再到北京工作,都跟王保持联系。至今王还会偶尔在半夜给他打来电话。”
此外,任志强回忆,目前是习近平主要智囊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期间还“曾给他打工”。
千龙网的文章《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一文中,显然刻意映射王岐山与任志强的友谊。
这篇文章说,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不惜充当某些势力的急先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党性沦丧”的个体,以及这个个体所代表的群体的冰山一角。
毛派大佬司马南也影射王岐山,他在微博上说,“任某如此呼应关于“党媒姓党”的讲话,阴阳怪气由来已久,他们动辄“海里有人”,若非与体制内官员暗通款曲,如何大放厥词依旧神气活现?”
一位熟悉北京政情的媒体人认为,“十九大前,辅导员王岐山为庆丰帝护驾,要对团系大动干戈,所以,借着任志强这个事,团系这次是全力以赴。”
据说,王岐山和庆丰帝外面看虽然关系密切,政见仍有不同,例如王岐山曾力主对李鹏电力系统严查,但因十八大,李鹏力主将援朝排除出常委,且李鹏是习与江系的重要调和者,因此王的意见被叫停。
因此有评论者解读,“那些极左保守的、或者深受习近平王岐山反腐重创的群体,对于反腐操刀手王岐山自然不敢非议,但是指桑骂槐,通过痛责天下皆知的王岐山好友任志强,一箭双雕:给王岐山一闷棍、离间高层矛盾”。
此外,任志强本身是红二代,与体制内外的许多红二代都有交往,本身立场偏右偏自由派,呼吁市场化改革,但本人对中共和军队充满感情。
任志强曾在回忆录《野心优雅》中表达了对六四运动的反对,当时他作为企业负责人,禁止禁止员工参与运动,还给参与镇压的三十八集团军军送去了车辆和给养。
当前,太子党虽然维持党的统治这点是一致的,但政见复杂歧异,在习诉诸毛遗产的时候,秦晓、任志强这样的体制内太子党成为主要论敌。
最近,习提出了看齐意识核心意识,要求政治局委员向党中央,也就是党中央的新核心看齐,任的言论难以被无视容忍。虽然有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这样的体制内学者以“党章党规保护任志强们的党员权利”为任志强辩护,高调围剿后,是否开除任志强已经成为难题。
北京学者乔木认为,当年邓小平点名开除了方(方励之)王(王若望)刘(刘宾雁),从小众人物变成大众人物、国际人物,影响更大。
89后,除非刑事,很少看到体制内有影响的人不因观点开除党籍,主要是害怕副作用,内控足矣。即使是有意退党的,也不愿公开激化,更多是不断约谈、劝戒,不激化。当然基层的、不知名的党员,开除,退出应该有。
乔木说,“开除任会怎么样呢?”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