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2012年8月24日我在北京最高递交申诉将被上海地方政府强行带回上海,被关在黑监狱长达三个多月.三个月里将我三次转移更换三次法外监狱。
    
在这期间我拨打168只110没有警察出警.到了2012年11月6日被警察救出来再将我关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刑事据留,警察关押我的理是我参加了访民王扣玛的母亲去世周年,在中国五千年来老百姓拜祭过世的亲人是中国人的传统,就是这个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我被刑事据留,其他,她,访民都受到不同的荒唐的刑法。
    
2002我与父母居住在上海浦东新区私房被非法强拆下,当时基地只走了三分之一还不到就将我家四代人居住的房屋强拆掉。
    
2003年我冢通过民事诉讼向浦东新区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我家私房是政府以职权强拆的。
    
2004年4月在政府的协调下强制安置在浦东新区东波路585弄11号101室质量又差又没有产权证的安置房里,我交付了安置房的所有费用维修基金,物业管理费等。
    
我也不在上访了,一年后我的安置房被浦东新区法院立案庭法官恶意立案制造冤假错案,一个假案变成多个冤案.我居十年的安置房被浦东法院的法官赵文龙卢贤凤卖给了别人,至今我一直居住在安置房,因产证一事我上访遭到地方政府的打击报复,多次被地方政府关押在法外监狱,遭受到非人道的迫害.地为政府不但对我迫害,还对我的儿子进行非人道的迫害。
    
2015年1月8日我儿子沈佳君在小区买香烟与店主发生了一点小磨差,就被上海浦东公安局关在浦东看守所五十一天,我儿子在浦东看守所遭到非人道的迫害,对我儿子进行暴力毒打,晚上还叫我儿子值夜班.2015年2月27日因不构成犯罪予以释放.因我不在家为由警察不让儿子的父亲接儿子,再将我儿子关在强制医疗所殷高路2号被精神病关押一年了。
    
在2015年4月17日又被浦东法院判决,根据法律288条与540条规定六个月向原审法院解除强制医疗申请,原审人民法院应该收理.我在15年9月7日向原审浦东人民法院递交了解除强制医疗申请七个多月,浦东新区法院收下我的材料不给收据,至今没有音讯.每次开会地方政府都将访民关押在法外监狱,本人朱金娣呼吁停止迫害将访民关押在法外监狱,彻查法外监狱的资金来源。
    
    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朱金娣:政府应立即停止法外监狱 停止迫害访民
文章来源:(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