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木然:何必右手反對左手又製造腐敗?


右手反腐敗,也是反得厲害,好多大老虎的屁股不但摸了,也被搞下台並送進監獄。但因為沒有相關的制度跟進,右手打倒了一批腐敗分子,左手又會扶持新的一批腐敗分子。
這都根源於反腐敗的制度沒有跟進,治標不治本,或者在治標的過程中難以自拔,然後向本的目標邁進。忽視了通過法治與權力分立與制約制度的建立,滋生了腐敗得以產生的新土壤。
十八大之前有腐敗,腐敗的口號沒少喊,腐敗也沒少抓。十八大之後人們仍然看到,在抓了比十八大之前還多的腐敗分子之後,腐敗仍然沒有得到有效制止。
有的官員還是繼續腐敗,這些官員依然存在著僥幸心理,腐敗那麼多,抓著的都是倒霉運的,或者抓著的都是因為站錯隊的,或者抓著的都是非紅二代的。反腐敗就是政治鬥爭,只要在政治鬥爭中沒有站錯隊,反腐敗就不會反到自己的頭上。
部分民眾也持這個觀點。至今還有人認為薄熙來不是因為腐敗下台的,而是因為政治鬥爭失敗而下台的,他只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到目前為止,薄熙來仍有深厚的群眾基礎,視之為大救星的有之,視之為紅太陽的有之。他們仍存政治幻想,希望薄熙來能東山再起。甚至一些左派人士發起的民間組織中把他聘為名譽主席。
左派的邏輯本來是推向民主,在中國邏輯的支配下,卻推向了極權。他們希望通過超凡魅力的領袖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他們視而不見的是,毛澤東的極權也是伴隨著極端的權力濫用與腐敗的。極權的濫用,恰恰不能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而是通過天堂的方式把他們送進了反右、大躍進、文革的地獄。
也正是這樣的群眾基礎,把權力很快地推向了絕對權力,並使絕對權力具有了濫用的可能性和現實性。哪一個不受制約的絕對權力,都會產生大大小小的土皇帝。土皇帝們通過各種方式破壞憲法,打壓維權的民眾和維權律師,通過各種苛捐雜稅魚肉民眾。
每一個土皇帝,都是一個大大小小的利維坦,他們不斷地吞食社會,讓社會沒有活力,讓社會枯萎。迫使有產階級用腳投票,讓無產階級仇恨滿天,讓中產階級失去信心,讓政治精英、經濟精英和文化精英極度失望。
在政治精英裏呈現了大面積式的懶政,在經濟精英裏呈現了大面積的跑路,在文化精英裏呈現了大面積的批判者,這些都是極度失望的表現。更為重要的是民間輿論和官方輿論已經沒有重合,官方輿論不理民間輿論,民間輿論不理官方輿論,各玩各的,各說各的。春晚把自說自話推向了高潮。
個人崇拜的歌曲出來,孝順父母變成孝順國家,春晚無可指責地自打了一百分。頌聖的文化糟粕又以新的方式展現。有人樂觀地視為新權威主義實現,通過新權威主義可以實現社會正義,實現法治,實現民主。他們把大陸當台灣了,他們以為大陸也會出現蔣經國式的人物。這些人,太高估權力和人性。
絕對權力絕對濫用和絕對腐敗,這是政治學的通識。如果不在限制權力上下足功夫,如果權力不受有效的制約,那麼通過絕對權力反對權力濫用和腐敗,絕對權力自身的濫用與腐敗就難以避免。對於美國來說,總統是靠不住的,即使有憲政民主制度。對於中國來說,絕對權力更是靠不住。
對於政黨來說,無論具有什麼高尚的目標,無論具有什麼樣的崇高道德,如果沒有政黨之間競爭與互相監督,政黨的絕對權力也會導致政黨的絕對腐敗。崇高的目標和理想都是由具體的人來實行的,具體的人具有人性的幽暗與不足,誰都避免不了追求名譽、地位、金錢、美色的衝動。在沒有制約的情況下,誰都會腐敗。
如果右手反腐敗,左手強化反腐敗的成果,就必須加強反腐敗的法治制本建設。讓左派由追求極權轉而追求民主,讓所有的政治精英都成為反腐敗的力量,讓民間輿論有效地發揮監督作用,由精英治國變為精英民主治國。由社會輿論把靠不住的絕對權力關進籠子裏,讓權力在分立制約的同時在陽光下運行。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