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星期六

8龄童接种疫苗致瘫 百万赔偿遭法院撤销

vaccine1-topbox.jpg
2016年2月23日,有疫苗受害孩童家长控告地方政府部门造假,推卸把孩子致残的问题。(现场人士摄)

大陆毒疫苗事件爆发后,尽管当局加强疫苗的质量和检测,但仍然不时发生孩童在注射后出现不良反应,甚至导致永久残疾。新疆伊犁一名8岁孩童接种疫苗致瘫,上月中法院撤销逾百万的赔偿。受害孩童家长抗议司法不公,亦指责涉事的政府部门和学校推卸责任。(文宇晴 报道)

大陆在疫苗生产行业存在质量问题屡见不鲜,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疫苗受害孩童家长王红军对本台表示,约3年前,儿子在学校接种了疫苗后瘫痪,从此无法站起来,一直躺在床上。经过诉讼,霍城县法院裁定厂方赔偿136万,可是厂方上月中上诉到高院时,被法院裁定胜诉,撤销县法院的判决,理由是事件不属法院处理。

王红军说︰没有甚么驳回理由,我问你说不属于法院管,那为甚么要我打了3年官司?这里面肯定存在很大问题。县法院之前说了,不管是疫苗造成还是甚么造成的,只要造成小孩的伤害,都可以走民事。人身损害,本来事实存在,所以觉得这案件是百分百可以立。可是高院老是刁难县法院,都判了上面就觉得不对,但又不给县法院一个不对的原因。

王红军的诉讼案一波三折,他说,儿子接种疫苗后瘫痪,未经过协商,县卫生局私下决定疫苗生产商要赔偿25万元。他不服提出诉讼,控告卫生局疾控中心、学校、负责接种的医疗部门、疫苗生产商。县法院立案后在2014年一审裁决,王红军可获120万的赔偿。不过王红军觉得不合理,厂家则认为赔偿太多,双方提出上诉。

王红军继续说,当案件来到高院后,撤销判决发回县法院重审。然而法院再次判决胜诉,赔偿金额增至136万。厂家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判王红军败诉。于是王红军便提出申诉,高院上月18 日却维持二审裁决。

2012年事发当年,中国疫苗预防接种达10亿剂次,中国疾控中心官员曾称,其中疫苗不良反应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到二。但王红军万万也想不到,儿子就是这百万分之一的其中之一。

他指出,儿子在接种疫苗后出现不良情况,但此前校方并没有发通知告知家长,会为学生接种疫苗。王红军说,在疫苗没有被污染的情况下接种出现问题,相关部门都把责任推给生产商,但生产商也没有重大的过失问题,当然也会因赔偿太高而提出上诉。

王红军说︰我告这4个单位,本身是疫苗异常反应,但全推给厂家了,就是厂家的事,和其他人没有关系。我就搞不通,厂家没来要你签字给你接种,如果你们不组织我的小孩怎么会打疫苗?

王红军的案件本月中经过媒体的报道后,当地官员才主动与王红军联络,并称会为他解决。王红军说,未清楚当局是否有意为他解决,不排除亦只是基于舆论做的表面功夫,他持观望态度。

在北京一直上访的湖南邵阳疫苗受害孩童家长杨帆,也有留意王红军的赔偿案。他对记者说,尽管他们这些各地疫苗受害孩童家长,近年来不断到北京卫生部门上访反映,对方却交还地方部门处理,导致家长的上访无法停下来。

杨帆又说,司法无法保障受害孩子的将来,家长只能尽最大的努力继续走上街头呼吁。

杨帆说︰通过法律,但没有一个标准,不知道按一个怎么样的标准来赔。像新疆这位家长虽然赔了136万,但也给驳回了,是不是把我们受害者家长迫到死路了?因为司法腐败,走司法的家长也有例子,他们有的走了十几年了,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没有人敢去走法律师。

6年前,山西有近百名儿童,注射疫苗后致残,甚至死亡,同一时间其他省市地区,亦爆出有孩童在注射疫苗后,出现不同程的伤害,例如持续高烧、呼吸困难,或是影响脑部发展和身体发育等,顿时引起社会关注。

可是,尽管及后当局已责令疫苗生产商要控制质量,杜绝过期或受污染的疫苗流入市面,但仍未能监管政府或民间机构,在接种过程中的角色,以致仍然有孩童因接种疫苗后出现有大、有小的不良反应。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