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看山: 刘源退伍的原因也就是王岐山不能连任的原因


刘源宣布退伍,媒体猜测纷纷。不少媒体认定,刘源“裸退”是以身作则支持习近平军改,甚至有媒体有鼻子有眼地编造什么“刘源夜会习近平”,就像此前这些媒体纷纷议论,竟然猜测那个在法庭上虽被迫作证,却公开坦言对薄熙来的敬重始终如一,并且在退场时向薄鞠躬称“你是一个好官”的徐明之猝毙,是亲薄势力所为一样。真不知道为什么在信息、言论开放的海外,这样一些弱智媒体还能生存下来,甚至俨然成为主流声音?
 
刘源想不想上位?当然想,这既是人之常情,也有其好友张木生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达为证“有人害怕刘源上位”——说明刘不但想上位,而且全力以赴了,逆势下仍没放弃。现在为什么又宣布退伍?当然是因为结果出来了,争也没用。能作出这个决定的,只能是习近平。

习近平为什么作出此一决定?刘源退伍是不是有助推军改的作用?作用纵有,也很有限。习近平的军改,不是按年龄“一刀切”的游戏,而是“能上能下”的重组。如果刘源真是习近平的亲信,那么让他上位更有利于习近平掌控军队、推进改革,而且亦践行了“能上能下”的原则。刘源不能上位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并非习近平的亲信,且他这种人乃习近平最不愿见其掌握实权,只愿将其“供”起来。所以,刘源虽退伍,却非“裸退”,最终一个副国级待遇少不了他的。

刘源是何种人?其背景深厚,在军中有一定声望,喜欢表现独立见解(他甚至与张木生合搞出一套理论体系:新“新民主主义”),说明其内心其实并没把其他人太放在眼里。或曰:刘源只是部级官员,为什么在理论建树上比习、王走得更远?这正是这种人的特殊表征:正因为在现实中官阶较低,更须在其他方面寻求更多表现,就像薄熙来在被外放西南之后,乃力求在政治上独树一帜一样。这既是谋求上位的现实需要,更是这种人希望人生出彩、不甘居同侪之后的特殊心理驱动。在形格势禁下,这种人或会隐忍一时;但一旦有机会,必求自立,至少是自成一派。毫无疑问,这种人也是东方的执政者最不愿“用”的人;不得已而用之,也很快就会找机会将其换下来或“供”起来。这就是刘源不能上位、不得不退伍的原因。

显而易见的是,薄熙来是这种人,王岐山也是这种人。王岐山的底蕴和威望,在党内除习近平外已不作第二人想;其个性、观念之独立,有目共睹。这样的人,习近平同样不敢久用。十八大王岐山任纪委书记一职,是习近平在地位未稳时不得不接受的选择,虽然此后两人配合默契,共创佳绩,但王岐山之功高,已将震主;再连任一届,或许人们将不知道中国到底是处在习近平时代还是王岐山时代了。这就是习近平不可能支持王岐山连任的原因。

毫不奇怪,现在海外不少媒体热抄王岐山连任,说习近平将为王岐山改写“七上八下”规则,同样说得有鼻子有眼。搞这种炒作的人,未必都是利益相关者,很多人是出于理念(王岐山的理念倾向众所周知,虽然他在见福山时作出了一些调整),更多人还是前面所说的弱智,认定“某某和某某是亲密战友”,按此阵线划分来强解新闻信息;实在解释不通时,则不惜脑洞大开甚至胡编乱造,也要维护“观念的纯洁性”。

由此就不难理解王岐山为什么半公开见福山?见福山时又为什么说那番话?王岐山见福山,不是闲得无聊,也不是越界、炫技,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此前媒体的诸多猜测,都是瞎子摸象,不得要领。与汪洋近来的一些表述之用意一样,王岐山也是欲借此机会向党内的一些人隔空表态,“我已经转变观念了”,试图弥补其谋求连任的一块短板——虽然公开说过只能干一届了,但他当然还希望自己能够连任,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他在任时还表现得如此出色,声望如此之高,看起来也与习君臣相得——希望似乎很大,但可惜这些理由都不是决定性的。王岐山可能坐大、自成一派的风险,决定了习近平不可能再用他,亦决定了他在十九大时必然退下来的命运。

【 明鏡新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