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中国两亿五千万农民工撞上制度歧视铁板

xqlp.jpg
资料图片:2009年1月8日,几位农民工在贵州省的一个火车站附近收拾行李。(法新社)

法新社30号的一篇报道讲述了中国亿万农民工的不平等处境。中国留美经济学会前会长尹尊声教授说:农民工问题事关中国社会的安宁、稳定大局。中山大学教授梁必骐表示,在推进城市化的同时,也要创造让农民工在本乡发展的条件。
法新社30号的一篇报道以带有诗意的笔触,讲述了当下中国两亿五千万农民工被歧视的处境: “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工厂里的机器操作手、办公大楼的清洁工-- 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过程中,是这些人以他们额头上的汗水充当了国家经济增长的润滑剂。这些人虽然有了找工作的自由,但是,在几十年来实行的户口制度的限制下,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却不能像城里人那样平等地享受公共服务,进同样的学校、上同样的医院、住同样的房子。”
法新社这篇报道的题目就是:“中国流动工人(指农民工)想在城里有个家是不可实现的梦想”。
美国西东大学教授、中国留美经济学会前会长尹尊声表示,农民工问题事关社会的安宁、稳定大局,一定要解决好:
“解决好农民工问题,要从制度上入手,取消户口。”
法新社30号的报道一开始就讲到城里农民工买房难问题。尹教授说,中国政府可能在考虑将城里多余的房子买下来,再以政府补贴的方式帮助农民工解决购房问题:
“取消户籍制度,让农民工在城里就业方便,有工作做,有房子住......教育问题,必须取消对农民工孩子的歧视。”
中山大学教授梁必骐表示,中国一些城市已经开始放宽户口限制,着手解决农民工权益被忽视或被歧视的问题,但是农民工的福利待遇难以跟上也给城市造成了压力:
“一些城市对农民工孩子上学安排等问题,逐步采取一些措施…… 另一方面,大量农民工涌向城市,给城市的压力也很大。”
梁教授说,由于农民一起涌进城里也会带来压力,不妨采取措施,让一些农民工在农村发展:
“要让农民能够稳定地在家乡发展起来。”
尹教授表示,政府应当为回乡发展的农民建立必要的支持系统:
“农民工回到本乡发展的支持系统跟不上,那农民工就变成了游民,也会造成社会问题。”
梁教授说,他不反对城市化,但是当下城市生态失衡等问题也亟待解决:
“城里拼命建高楼,我是不太赞成。绿化(缺失)问题在城市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尹教授表示,在一定意义上,城乡人口的比例标志着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
“‘城市化’是经济学里面形成的一个概念。一个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农业生产占有的劳动力的比例越来越少。美国是百分之三不到的农民养活了这么多人。”
文章来源:RFA (记者:杨家岱 责编:嘉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