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费良勇:中国梦与非毛化


——2015年圣诞节随笔
纽伦堡今年圣诞节期间,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气温高达摄氏15度。漫步街头、河畔、森林,完全不见往年的严冬雪景,到处是春意怏然。青草郁郁葱葱,小鸟枝头歌唱,野鸭水中畅游。不相识的路人都会相互祝贺一句“圣诞快乐”。人与人之间,人与大自然之间,都是一派祥和气氛。
德国现实中国梦
“每逢佳节倍思亲”。政治流亡者有国不能归,对亲人和故乡的思念之情远远超过一般因学习工作经商旅游而离家外出者。笔者从1987年至今在德国度过了整整28年。德国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在这儿留学、工作、生活、从事民主运动。周游了五大洲许多国家后,我觉得,就综合条件而言,德国是最理想的国度。近几年,中国官方和民间都在大谈中国梦。我坚信,尽管德国还存在许多问题,但德国就是中国的理想国。但愿德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德国人基本上能够欢度天真烂漫的童年时代,寓教于乐,在轻松玩耍中学习进步;能够顺利度过自由学习工作、勤奋立家创业的青壮年时代;也能够安度晚年,享受天伦之乐。德国的小学和中学都是免费的,大学也基本上是免费的。德国不许设立重点中小学。每个人的受教育机会基本上是均等的。
在德国,很少有贪官污吏。辞职下台的前总统沃尔夫,真正涉及贪腐的金额只有区区700多欧元。而中国的贪官,动辄贪腐上亿元。中国是制度性腐败,几乎无官不贪,德国只有个别性腐败。两者之间有天壤之别。德国的官员没有任何特权,因为德国有反对党、新闻媒体和民间团体的监督。
德国的医疗制度是相当完善的,通科诊所、专科诊所,专科医院、县医院和市医院等,各行其责,各地的医疗水平差别不大。德国的“医”和“药”是分而治之的。医生不能够卖药赚钱,也不能够限制病人到何处买药。药店的药价有国家规范。有些药可以让病人自由选购,有些药必需由医生开具处方,有些药由保险公司付费,有些药必须私人付费。成人通常要自付一小部分药费,儿童的药费则全部由保险公司付。德国不存在天价医疗问题。
德国有相当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社会保险和社会福利)。德国人普遍都有伤残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和护理保险。德国是社会保险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德国的保险分公众(国家)和私人保险两大类。两者相辅相成。德国完全做到了少有所学,老有所养,病有所治,伤残失业者生活有保障。低收入者有住房补贴。长期失业者有社会救济金,并由国家提供改行转业的职业培训。妇女生小孩后,能够获得教育金一年,并按照交纳了3年养老保险保费计算将来的养老金。儿童出生后直到工作为止或者最高到25岁,都可以获得儿童补助金(高收入的父母则可减免相应的所得税)。中国人梦想中的大同世界桃花源,在德国基本上实现了。
中国必须非毛化
德国是马克思主义的发祥地。但如今马克思主义在德国基本上没有市场。就其原因,有两点至关重要,一是马克思所指出的资本主义社会影响民生的弊病,被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攻克了;二是德国共产党分化成暴力革命派和议会道路派,而议会道路派(社会民主党)站了上风,并多次获得政权。
社会保障制度是社会的稳定器,是对马克思暴力革命思潮的釜底抽薪。有了社会保险,不再铤而走险。有了社会福利,不再揭竿起义。多党竞争的民主宪政是社会的调节器,是长治久安的法宝。人民可以利用手中的选票合法地颠覆政府,杜绝专制政府的滥权腐败。
马克思主义本身有重大理论缺陷,被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胡志明、卡斯特罗和波尔布特等野心家、阴谋家、变态狂和杀人魔王所利用,给全人类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历史证明,“空想社会主义”并非空想,“科学社会主义”并不科学。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与实践都是人类文化的糟粕。
德国经历过纳粹党和共产党(东德)的反动统治,也经历过彻底的去纳粹化以及去共产化。否则,德国不可能达到今天这种文明发达程度。
如今中国的荒唐事越来越多。极左的毛派居然将罪大恶极的毛泽东吹捧为“圣人”。其实,12月26日,西方出圣人耶稣,中国出撒旦毛泽东。不管人们信不信仰基督教,也不管人们如何看待基督教,人们必须承认,耶稣影响了基督教社会,也影响了全球,改写了历史,改变了现实,还会影响千秋万代。但毛泽东的影响既是负面的,也是短暂的。他顶多只是一个改朝换代的暴君而已,其历史地位不会超过暴君秦始皇。秦始皇毕竟统一了全中国,统一了汉字,推行了郡县制,修建了万里长城,影响深远。毛撒旦除了留下一具形象的政治僵尸,八千万冤魂饿鬼,还留下了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呢?
中国必须彻底非毛化。毛泽东的罪行,远远超过希特勒。毛撒旦制造的特大人灾史无前例,饿死四千万人,害死四千万人。三年大饥荒饿死四千万人,超过了秦始皇统一中国两千多年来三百次大饥荒饿死人数的总和。和平时代让八千万人死于非命,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数的总和。毛撒旦对中国经济、文化、传统、道德、文物、古迹、森林、草地、环境等各方面的破坏,都是空前绝后的。文革十年浩劫,更是毛撒旦的造灾恶作。毛泽东还是一个饿死中国人来援助外国独裁者和流氓政客的大卖国贼。中共的对外援助至今还是祸国殃民的。毛泽东极端自私自利,阴险毒辣,丧尽天良、泯灭人性,为所欲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他公开宣扬“与人斗其乐无穷”,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毛泽东思想,说到底,就是乱世害人的撒旦思想。毛泽东的流毒,必须彻底肃清。
毛泽东僵尸必须焚烧或埋葬。毛尸堂必须拆除。毛泽东塑像,必须推倒。毛泽东挂像,必须取下。教科书中美化毛泽东的内容必须全部删除。还应当建立毛泽东罪行展览馆,以警示世人和后人。毛泽东的阴魂,必须彻底驱散。否则,国无宁日。尊毛与反毛,是邪恶势力与进步势力的较量,关系到中国的命运和前途。不走出毛泽东的阴影,中国就不可能有长足的进步,更谈不上长治久安。
德国总理默克尔当选《时代周刊》2015年度风云人物,因为“她坚定地反对暴政和政治投机,在一个缺乏道德榜样的世界树立了巩固的道德风范”,而且,“默克尔举起了另一个价值观的旗帜,就是人性、善良、宽容。让世人看到,德国以它的强大,可以致力于挽救世界,而不是破坏世界”。当德国的现实成为中国的现实,当默克尔式的总理出现在中国时,世界将不再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崛起。
2015年12月26日 写于 纽伦堡
【 华夏快递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