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贵州上千教师罢课抗议奖金遭克扣 连续维权近一周仍无果





为抗议政府克扣奖金,贵州省仁怀市全市6000中小学教师本月24日开始罢课讨说法,1228日,上千教师围堵市政府与大批警察对峙。当地教育局在接受本台查询时指,没有文件支持教师的诉求,领导们已经到各个学校做教师们的工作。但教师们却表示,当局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至本周二事件仍未解决。

因不满当局克扣奖金,贵州省仁怀市的部分教师自本月24日开始罢课,数天之内蔓延至全市中小学。12月28日,上千教师围堵仁怀市政府至深夜,与大批警察对峙。据上传到网络的数十张图片显示,不同学校的教师们,集中在各自的校园中,手持“言而无信,欺人太甚”、“维护教师合法权益”等标语或横幅。而在仁怀市政府大门外,教师将道路阻断,大批警察在现场拉起警戒线戒备。
据教师们的联名信称,根据政府下发的《综合考核方案的通知》,教师的奖金是人均25000元,并于2014年底预发了10000元,人均还差15000元,拖欠至今,政府早前曾承诺尽快发放,但现在却直接明确说明不发。此后,教师们通过上访、上书等方式向政府讨说法,但却被各个部门以各种理由踢皮球,最后甚至置之不理。无耐之下,才不得不以罢课的方式引发关注,维护教师的尊严。教师们恳请学生家长理解教师并非无理取闹及不负责任,还称当地很多教师,特别是农村教师经常无偿给学生们补课,若不是被迫维权,又怎能拿两天不上课呢?教师的联名信还说,多15000和少15000并不能改变原来的贫富状况,但是一定向政府讨个说法。
记者就此致电仁怀市教育局,一名值班人员称,没有相关文件支持老师的诉求,市领导已经派驻到各个学校做老师的工作。

记者:“你知不知道老师在罢课?”

教育局值班人员:“我们正在处理这个事情。他们罢课的原因是没有发给他们年终的综合考核奖金,市领导现在正在做他们的工作,不管是谁对谁不对,罢课就是不对,如果违反了相关的规定的话,一定要给他们处分。”

记者:“政府为什么不给教师发奖金?”

教育局值班人员:“因为没有相关的规定。”

记者:“但是老师说有综合考核方案的通知,说要给2万5千元,结果只给了一万块,是不是?”

教育局值班人员:“对争议就在这里,他们说有这个方案,但是没有政策支撑。”

记者:“那为什么给他们发了一万块呢?”

教育局值班人员:“这个事情领导会给他们解决的,这个事情现在是我们重点工作。”

记者:“老师说拖了一年多都没给?”

教育局值班人员:“现在每一个市领导都去了相应的学校和教育系统,他们都在做工作的,处理这个事情,但是做工作也要有个过程,如果做了工作马上老师就能回来上课,那么这个工作就太好做了。”

记者就此致电仁怀市外国语学校,一名自称姓李的主任表示,一年来常听到老师抱怨此事,但这是由政府管辖的范围,虽然学校禁止老师上课时外出,但老师集体罢课校方也无能为力,现在只能尽力保证学生在教师不在时的安全。

李主任:“这几天你可能听说了有一些情况,但是也经常听到老师发这些怨言。你们关心也是可以理解的,具体的原因是政府的事,与学校无关。具体地你问一下其他的渠道,你应该去问一下教育局,问一下政府,这是怎么回事。因为也不光是我们学校,全市的学校的老师都是这样的反应,我们也只能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保证孩子安全第一,在上课期间我们禁止老师外出,其他的你就不要再问我了,该回答的我都回答你了。”

记者又向市政府查询,对方表示,直至周二仍有教师聚集在市政府外。

市政府值班人员:现在只是有一些小骚动,没有关系,我们正在处理这个问题,请你把信息发过来,现在我只能跟你讲的是我们会打电话让学校叫老师回来上课。

记者:老师为什么去游行呢?

市政府值班人员: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你可以到我们单位来我们再跟你讲的,电话里我不能说。

记者按照对方要求传真了相关信息和问题,但直至截稿仍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RFA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胡汉强/吴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