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赵缶:吕梁「教父」只是苍蝇




近日媒体报道,20145月被中纪委带走的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其案件已移交山西司法机关。知情人称,吕梁市委常委会已经内部通报了张中生的案情,受贿额超过6亿元;另一位接近山西省检察院的消息人士称,张中生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以上;知情人称其积累财富或达百亿。

「级别是苍蝇,问题却比老虎还大」,这是媒体报道中的一句点睛之语。的确,在山西窝案的诸多涉案人员之中,张中生的确只能算是一只苍蝇,但这只超级苍蝇却不能让所有人小觑,因为他的能量实在太大。

先来看看张中生的能量究竟有多大。有媒体转引当地一位官员的话说,中阳有40多座煤矿,张中生控制的大约有八成,「普通煤老板都是给张中生打工的。」山西煤老板,在中国那是财富的象征,买房子都是买整幢,送钱用麻袋装,都是流传已久的传说。但这样的豪富们,却只是给张中生打工的,由此可知,他涉案金额高达25亿,财富积累达百亿实在算不上是夸张,只是正常而已。而在山西窝案中,落马的金道铭、令政策、杜善学等,背后无不隐藏着豪富们的身影,官员们要钱的时候,老板们双手奉上;老板遇到问题了,官员出面摆平。妥善善的一幅官商和谐共生图。

政商联盟为企业做保护伞,只是张中生巨大能量的一个体现。媒体报道,张中生的妻子由普通职工调为县政协副主席,其家庭医生做了县医院院长,家庭教师做了校长,随后又升任县长助理。张中生还调用公安干警为其看家护院,后将相关人士擢升为县公安局领导。此外,其「心腹」商人承揽了诸多中阳市政工程。而且上述教师被指于1998年帮助张中生的儿子高考作弊,以县文科状元身份进入北京知名大学。

而且,张中生退休后修建二郞坪别墅群,此外还有一套占地10亩的别墅,不由让人想起谷俊山河南老家占地20亩的别墅群。有人说,这种官员无人监督所以问题大,但事实证明,不是无人监督,而是即使监督了举报了,他们依然安然无恙。当「苍蝇」都能如此毫无忌惮,出现比老虎还大的问题时,只能说明,这只苍蝇背后的老虎太厉害。只有当更大的风暴来临,当老虎也靠不住的时候,超级苍蝇才有可能轰然倒地。

从张中生的履历不难看出,这个从中阳县粮食局保管员起步的「苍蝇」,从一开始就深知「抱老虎大腿」的重要性,他深谙官场为官之道,善于攀附关系,加上时运甚好,于是一步步走到了吕梁「教父」之位。此后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无所不能,无所不为。这只「超级苍蝇」是被贪欲一步步喂养大,更是被无所不能的权力之手保护着才能安然退休。

如果不是2011年那两个闯进白培中家中的小蟊贼,或许山西的官员不会如多米诺骨牌一般,这么快就一个接一个倒下,从而在数年之内将山西政商两界掀起一场至今没有停歇的狂风骤雨。张中生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张小牌,但足以让人看到,这场山西政商联盟的牌局已是惨败,只是握牌的人究竟又是谁呢?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