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

南橋:正義缺席的法庭 面子有何用


浦志強一案,國家強權中某些人陷害公民的行跡太明顯

舉世矚目的浦志強案終於宣判了,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定浦志強兩項罪名成立,依法對其兩罪併罰,判決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這個判決不出人們的意料。12月14日的開庭審理,辯護律師結束後就估計,不會判得很重,很可能是緩刑,也就是讓浦志強回家。為什麼呢?因為公安檢察經過一年多的偵查,最後能夠拿到法庭上的證據,不過區區幾條微博,加起來也不過幾百個字。就這點言論,要判浦志強有罪,大概法官檢察官內心都知道說不過去。浦志強無罪,已經是人們心裏一桿秤得出的結論。那麼,法庭會不會判浦志強無罪呢?誰都知道不會。中國的司法當局,政法委領導下的公安、檢察和法院,雖然正義缺席,面子卻是特別要的,沒了面子它就覺得自己腳下的統治合法性在消失。於是就判出一個有罪而緩刑的結果來。
一年半以前,當局是以「尋釁滋事」的罪名拘捕浦志強的。所謂尋釁滋事,就是說你沒事找事,惹得當局不舒暢。浦志強的尋釁滋事,是約了十幾個朋友在私人家裏就歷史上的一件事回顧交談。這個罪名的來源是當局的主觀感受,當局不願意你們老是嘮叨當年的那件事。也正因為只是當局主觀上不願意,這一條要判罪很難,所以後來的控罪和證據裏,都沒有那次朋友聚會。證據得另外找。當局的想法很簡單,你尋釁滋事,弄得老子不舒暢,先把你關起來,然後細細找你茬,你就是聖人,也一定能找出一把證據來的。
就這樣找了一年半。網上有人披露了被當局找去要為浦志強的罪行提供證據的經歷。公安為了找浦案的茬,無所不用其極,令人不寒而栗。公安的這種作為,換了任何一個法治國家,都是國家公權力對平民的構陷迫害,如此濫用公權力是一定要下台的。但是中國不一樣。我們至今不知道,到底是誰下令,一定要陷浦志強於有罪。
就這樣,兩次延審,歷時超過一年半,最後能拿出來的證據還就是幾條微博。我不得不說,著名律師浦志強是一個近乎完美的人。歷史上秦檜陷害岳飛,流傳百世的理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真要定你的罪,還怕找不到罪名證據?共產黨整人,比秦檜能耐多了,欲把國家主席定成叛徒內奸工賊,短短幾天就拿出了厚厚一本證據。如今的黨和國家領導太清楚了,人人都是有毛病的,只要仔細找,總能找出來。是男人就查你的私生活,是商人就查你的稅,是女人就查你的兒子或女兒,是學者就查你說的話,寫的字,日記書信手機錄音。浦志強硬是給查了一年半,仍然是只有那幾條微博。
我可以負責任地對浦志強一案的公安、檢察官、法官、書記員、後台政法委的真正決策者,你們所有人,統統加在一起,都沒有一個人能像浦志強那樣查了一年半查不出毛病來。你們自己知道,如此查下來,還是只有這幾條公開的微博,那就最有力地說明,浦志強是無罪的。你們也知道,能經得起你們這樣查的,是不僅無罪而且人格高尚的人,你們自己是遠遠比不上的。
然而,你們還是要陷害這樣一個律師。你們知道這是一個正義缺席的審判,但是你們也不敢判狠了,再造出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由於你們的人格卑下和懦弱,堂堂檢察官和法官,硬是不敢把正義請回來,硬是不敢給出浦志強無罪的判決。已經把浦志強關了一年半多,判浦志強無罪就丟了法庭的面子,這就是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那種非成人的心理:判有罪是必須的,判了不關,就不要再頂真了。這事就可以過去了。
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的判決,幾乎沒有絲毫令人信服的實質性的內容,全部是維護法庭面子的空話。與此同時,網上已經漏出當局佈置網評員製造輿論,發動五毛們統一造勢,擁護法庭的判決,以支撐中國的法庭那搖搖欲墜的體面。
二十一世紀已經過了十五年,中國的法庭還是那個熊樣,他們自己都明白這是一個正義缺席的法庭,連判決一個無辜者無罪的勇氣都沒有,這算什麼法庭?這樣的法庭,面子有何用?浦志強一案,國家強權中某些人陷害公民的行跡太明顯,事實太簡單。如果中國這個國家還要進步,那麼用不了多少年,浦志強案就會重新檢視,那些迫害人的陰毒和維護強權面子的貓溺,就都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