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王思想: 雾霾原因─不是煤炭不是汽油


2015年的圣诞节,对中国华北、华东地区的人来说,是多年来最悲惨的圣诞节,pm2.5全面爆表,空气呛得要命。尤其北京空气为最差。
雾霾引起的愤怒已经越来越严重。不治理要出大问题。
要治理雾霾,必须先找到原因。非常令人惊诧的是,直到今天,关于形成雾霾的原因,仍然没有一个公认的说法。专家们为各自的利益集团辩护,中石油那一派的,说雾霾是因为烧煤炭引起的;电力和煤炭那一派的,说雾霾是中国汽油太劣质引起的;还有一些专家乾脆说,农民烧秸秆、居民烧煤气做饭也对雾霾的形成起了很大作用。更多的专家则用一种永远不会出错的理论说:雾霾是多种原因引起的,不能归咎于某一种。
中国的“专家”一向胡说八道,所以公众也习惯了。有朋友说,好吧,雾霾是因为我们骑自行车引起的。
究竟是什么引起了雾霾?当今世界200多个国家,为什么只有中国出现这么严重的雾霾?
我来揭晓答案:雾霾的终极原因是政治。谈雾霾不谈政治,属于胡扯。
声明一下,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中国的人大代表是13亿中国人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我们是在这个前提下来谈中国的雾霾与政治的关系:中国的政治体制还不完善,所以导致出现了雾霾。
蛮荒时期的人类,政权均是暴力取得,然后声称君权神授。进入文明时代,政权的唯一合法性来自选票,像中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就是民主选举决定一切的。另有一些政权,要通过其他途径,弥补合法性,比如阶级斗争,比如经济成果。后者会不惜代价地获取经济增长率。
某些人津津乐道于中国模式,理由是中国模式导致了经济增长。其实,事实比他们所讲出来的应该更令他们乐观:1980年代以后的中国模式必然导致经济疯狂增长。因为,今天的中国政治体制,必然导致GDP崇拜。GDP崇拜的原因,一是为了弥补合法性,二是为了有钱花,后者是地方政府的核心目标。如果是一个污染小、但上缴税收也少的项目,一般不会受到地方政府欢迎。一个个地方政府现在已经演变为一个个公司,一切围绕着收税。所以,地方政府拼命招商。高污染企业一般都能缴纳高税收,特别受地方政府欢迎。于是,钢铁、化工两大污染行业在各地肆意发展。华北、华东的雾霾,很大一部分是河北高铁企业、山东化工企业贡献的。
这条逻辑链是:“政权的合法性→需要经济增长→必然导致GDP崇拜→缺乏制衡,必然导致雾霾”。
这也是我一再写文章反对GDP崇拜、呼吁中国经济降速的原因。
有人说,雾霾是因为缺乏监管,如果公众有监督的力量,雾霾可以治好。这个说法貌似没有错,但却属于虚幻的论证。请问,公众哪里来的监管的权力?通过什么手段监管?如果中国像美国“总统无权任命州长一样”,假设中国的地方官员是百姓一人一票选上去的,执政期间还要有中期选举、定期投票,则雾霾就根本不可能产生。
专家们大都不谈雾霾与政治体制的关系,而是云山雾罩的瞎扯,其实,如果他们有一点知识,其心里应该非常清楚雾霾的来源。就连公众所厌恶的北京朝阳群众、西城大妈,都知道雾霾与政治的关系——贾樟柯发了一条微博:“去年拍环保广告,胡同里突然冲出几个大妈大爷,高声嚷嚷:‘他们在拍咱们的雾霾,快把摄像机扣下来’,也很恐怖。”这条微博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后面的评论,满是骂这些大妈大爷们“老不死的”之类的。
其实,北京大爷大妈们非常荒诞的举动后面,也透露出一个事情:他们知道雾霾与政治的密切关系。尽管他们的智商不足以使得他们清楚雾霾与政治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他们无意中捅到了问题的关键部位。
雾霾只是环境污染的一个方面而已。中国的土壤、合流、海域,早已经被全面污染。只是,中国人的忍耐力太强大,他们忍受着被污染的水、被污染的土壤、有毒的食品。而遇到了雾霾,一次次遇到,就难以忍受了。因为这是一个“让众多人同时受害”的严重事件,所以,对环境污染的积怨就借着雾霾爆发出来了。
从这个角度讲,应该感谢雾霾。雾霾使得中国人面对环境污染无法继续装聋作哑。
找到雾霾的原因,是为了治理雾霾。路径很清晰,政治的问题要从政治的角度去解决。
大的方面不便说了,只说一个最简单、最初级却又非常有效的办法:规定所有官员的办公室、家里,禁止装设任何形式的空气净化设备。
如果真能有这样的规定,雾霾将很快散去。
只要中国的政治体制能够出台这个规定。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