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大抓捕后再受打压 敏感案件律师遭解约


大陆继709大抓捕维权律师后,当局再以不同方式,阻挠律师代理被捕律师的案件。山东有律师事务所疑受到压力,与曾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师解约。(何思源 报道)

为阻挠律师参与涉及大抓捕维权律师的案件,山东当局统筹安排全方位施压,国保、司法局、律师协会轮流登场,以不同的方式向正常代理案件的律师施压。曾经为北京锋鋭律师事务所的王宇律师被捕一事而奔走的山东律师冯延强,最近转换律师事务所时就受到干预,被逼与事务所解除合同。

冯延强接受本台访问时称,目前正在找新的事务所,但在当局的人为干涉下,能否有律师事所愿意接纳尚不知。

冯延强:当时那个律师事务所的主任他说得很恐怖,说有人要关掉他们律师事务所,有可能会被神秘杀掉。说得很恐怖。谈到为了保护律师事务所,然后我就签了一个解除劳工合同的协议了。

冯延强表示,不清楚是否因为他替709大抓捕受逼的律师奔走,而遭到打压;但承认警方及司法局曾多次找他谈话,他不愿意透露谈话的内容,只是说感到很大压力。

冯延强:能不能顺利找到律师事务所,要看济南市司法局、公安局,他们起很大的作用,如果我接受外媒采访,可能让他们听到或者看到,会对我变更律师事务所带来消极的影响,所以说我都是暂时不接受你的采访。

冯延强早前代理王宇案,因当局向他的山东律师事务所施压,令他无法代理。到后来又施压,令冯延强中途退出对唐志顺的代理。再后来,另外两个律师李仲伟和袭祥栋亦疑受压力,解除代理王全璋案,最新又传出谢阳的辩护律师刘金滨亦不堪压力解除代理。

除了冯延强被逼解除和事务所的合同之外,李仲伟律师据说也正面临被律师所解除合同的风险。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接受本台访问时称,案件当事人委托律师,以及律师接受当事委托代理案件,是宪法和刑法赋予的权力,批评当局透过向律师事务所施压,制造白色恐怖,令律师不敢代理一些敏感的人权案件,是对被告人权利、律师执业权和国家司法制度的严重侵害。

刘士辉:律师协会往往是充当官方的打手。你来年的年检通不过,律师年检其实是悬在律师头上的一把刀。还有你转事务所我不帮你办手续,到了律师所我进行遥控,让你做不成,最后一招是就是罗织罪名来处罚你。

刘士辉有代理一些被当局视为敏感的人权案件,如郭飞雄案等,他所在的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曾于2009年8月收到广州司法局发出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指刘士辉涉嫌在一宗房产纠纷案中私自收费,最终事务所与刘士辉解约,司法局对他作出一个停止执业9个月的行政处罚。

709大抓捕事件,以王宇和包龙军律师夫妇被警方抓捕为起点,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至少有300多人被强制约谈、非法传唤、非法抓捕约谈,其中有14位律师和多位民间人士被秘密羁押。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