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王军涛:习近平大权独揽,中国政局仍前景不明


 
二○一五年十月,习近平在「成功地」访问英国之后,又平稳召开了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对这些事件分析,笔者印象是:习近平已经初步掌握中共大权,一方面继续稳步推进放开市场竞争的经济改革计划,另一方面暂时建立起个人独裁的权力结构。但这些成就都是过渡,对习近平而言,中国局势继续演进下去还有许多凶险;即使实现他的权力抱负,最后结局仍不确定。
 
出访英美透露的政治信息
 
二○一五年九月下旬,习近平访问美国,尽管作了许多让步和努力,获得国宾国事访问的礼遇,重新赢得商界的合作,初步缓解政界的愤怒,但远未达到给「美国人惊喜」的戏剧性成就。习近平未能在国会演讲,奥巴马毫不客气地坦陈分歧和要求,表明中美摩擦还未消除。一路上抗议人群如影相随,访民数度拦车,更是创下美国外交史上的记录。
 
不论中共宣传如何藐视美国,对美关系一直是考核各级干部的主要指标。出访美国遇挫,本应给习近平的党内政敌一个好机会杯葛他的能力。然而,习近平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是在紧随其后的英国访问中在对外操作能力形象上作出弥补。英国给予习近平的待遇异乎寻常地高贵和热情,不仅搬出古老的气派,甚至对异议人士的抗议严厉打击。这样的接待确实营造出习近平受欢迎和有成就的气象。
 
当然,这些都是「假象」。因为英国不可能接受中国这个专制大国成为最尊贵的朋友。这类接待不过是大英帝国的特殊政治文化在中国造成的误解。英国曾经是日不落帝国,在帝国范围内,有不同政治和文化,只要不破坏英国管辖事务的尊严和规则,就被宽容地自行其是。英国的古老自由传统,也将各种事务遵循不同的行业规则处理,除非战时通过宪法程序,不以意识形态做统合整合。这场习近平携带巨额订单和商机前景的访问,英国自然将其作为经济事务处理。不过,习近平能在访美受挫后,迅速整合国家资源赢得英国的礼遇,说明他在国内已经牢牢掌握整合资源和统合各机构的权位。考虑到此前舆论担心国内政治挑战可能让习近平不敢离境出访,这样的结果更令人印象深刻。
 
五中全会展示习近平施政理念
 
十月下旬举行的中共中央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继续推进他的施政纲领的贯彻执行。全会的指导思想、宣传和议程基本被他掌控,连语言都是他的讲话特色。
 
在经济领域,借讨论「十三‧五计划」传递信息,由单纯追求发展速度,到放弃死守指标,兼顾经济效益、长期后果、分配公正和社会各领域平衡综合发展。这里最大的看点还是体制改革:解除更多的政府经营和管制以开放更大的竞争空间,切断权钱交易的渠道;进一步规范政府管理职能和方式。这些都表明,习近平在按计划落实他二○一三年通过的改革六十条和二○一四年通过的依法治国的指导思想。
 
外界观察十八届五中全会的另一个看点是人事。就此而言,习近平似乎斩获不大。因为拿下十个中委候补中委后,仅从候补中委中递补了三个中委。这表明,习近平缺乏可用人才。笔者早在两年前就讨论过,习近平必须在十九大之前完成人事布局的目标是掌控十九大多数代表,这是他政治生命的生死存亡时间表。近两年,习近平严厉整肃政风、左右开弓打击江胡两系人马和「灭门」式反腐,使得他与现有党国机器彻底为敌,并与政敌成为死敌。他必须在十九大之前拿下重洗江胡二十年的人事布局牌。去年依法治国文件中的连坐制,使得习近平在惩处一个干部后,可以断掉一批干部的政治生命。这虽然可以加速去除现有十九大代表的热门人选。但按照中共现行干部遴选程序,可以待选接位者仍是江胡人脉。习近平必须修改现有人事规则中干部遴选、晋升程序和班子平衡配备原则,设置干部提拔和任命的快车道,从基层甚至程序外迅速提升和吸纳忠于自己的人员。这就是本次中央全会的主要任务。
 
在建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方面,习近平获得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斩获是:以严惩方式取缔党内任何人非议中共中央决策的权利,从而绝对掌握党权。许多人误以为这个东东是针对中国异议人士。其实,就其惩处方式而言,这是针对党内左派。因为中国的右派都在党外,事实上不受这个约束。习近平以此让反对势力无法在党内集结成军,并且不能与社会舆论结合,从而将所有反对力量在中国政治中边缘化。因为离开中共权力中心的政治想法和力量,基本上是边缘化的。
 
如果结合习近平几年来反腐清除的国家机器中的强大反对势力、十个小组掌控国家管理运行机制和以世交太子关系掌握军队,至此,习近平已经基本确立个人凌驾于党、国家和社会之上的绝对权力,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专制独裁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之后
 
习近平建立这样的独裁统治究竟意欲何为?至少从现在看,他不可能建立一个北韩金式的家族世袭统治。从最近几年他的说法和做法看,他确实想拯救共产党江山。但共产党的理念,与中国现实和人类实践的成功经验格格不入,他最终会一败涂地。所有现代极权制度都是为了确保快速实现某个理想而试图改变人性和整合社会资源建立的管制机制。当这个理念失败后,极权体制为了自身利益会继续存在,从疯狂的迫害变成荒诞、滑稽和悲哀的腐败暴政。最终会被抛弃。
 
有一种可能,像习近平的势力在民间和海外私下散布的说法,习近平掌握大权后,会进行与普世价值一致的改革,最终还政于民。他们说,这是共产党早期的理念,被毛泽东抛弃了,邓小平没来得及实施。但在争权或度过危机时为了争取人民支持,许诺大权在握后还政于民,但大权在握又建立独裁大肆屠虐当年的合作者,这是政治史上曾经反复上演的独裁者背信弃义的做法。中共从国共内战到反右以及邓小平从民主墙到反自由化就是最近的例子。
 
无论如何,习近平建立个人独揽大权的权力结构,肯定不会是长治久安的政治制度。在现代社会,这种尝试不仅面临体制内的权力斗争的阻力,而且会引发具有所有现代意识的社会力量和政治力量的极度反感和抗争。即使习近平侥幸成功,他还要面对自己追随者中分配权力果实和自己身后的权力交接问题。因此,这个超级强人的政治制度只能是暂时的权力安排。那么,这个暂时的权力安排会过渡到什么样的结构?
 
就像所有站在政治选择关头的民族一样,这里没有确定的答案。习近平是否会放弃独裁以及习近平放弃独裁后中国政治体制演变的走向,取决于各种力量的博弈。

文章来源:动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