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木然:為什麼貪官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主兒?


據內地媒體2015年12月25日的報道: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在南寧市中級法院受審,被控2000年至2014年索賄、受賄1.1億餘元。萬慶良當庭認罪悔罪,痛哭流涕。他說,之所以從高級幹部淪為犯罪分子,最根本的原因是嚴重缺乏政治定力、嚴重缺乏宗旨定力、嚴重缺乏理論定力、嚴重缺乏法紀定力。他表示萬分悔恨,深感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對不起家人。懇求法庭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可就是這樣一個貪官,在台上時說的反腐敗的豪言壯語聽起來也是讓人感動得熱淚盈眶。人們通過他們的話,感覺到共產黨是一個清正廉潔的黨,黨有救了,國家有救了,人民有救了,中國有救了。人們願意跟著共產黨走,跟著共產黨走,就有希望。
萬慶良說:「請大家首先從監督我開始,領導幹部從我帶頭,絕不插手任何土地、工程、項目。」「持有腐必反,有貪必訴;對腐敗分子露頭就打,絕不姑息,堅持『虎』『蠅』一起打。」「有沒有插手工程土地項目,有沒有買官賣官,有沒有運用書記的權力來謀私利,這三個方面我請大家都來監督我,如果發現有問題的話請及時檢舉。」「我工作了二十多年還沒買房,住的是市政府在珠江帝景130多平米的宿舍,每月交房租600元。」
說得真好聽,可是恰恰都是他說的地方,也是他腐敗的地方,恰恰是他說得最好聽的地方,也是他最腐敗的地方。
聯想到周永康、徐才厚,再聯想到那些被打下來的大老虎們,萬慶良們,為什麼何以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呢?
從根本原因來說,還是體制及其體制運作邏輯的問題。這種體制是專制體制,用意識形態的話語來說,是高度集權的體制。體制運轉的邏輯是向上負責的邏輯,而不是向下負責的邏輯。向上負責的邏輯眼裏是沒有民眾的,即使有,也是口頭上有,實質上沒有。因為他們知道,沒有民眾,就沒有稅,沒有稅,他們就活不了。但是依靠民眾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民眾,而是為了他們的升遷,享受榮華富貴,而這些,民眾給不了他們。他們的命運都由上級決定。
中國的體制是從蘇聯搬過來的。對此,鄧小平承認,就是這樣的體制,在蘇聯也不是成功的,否則就難以解釋蘇聯瞬間滅亡的問題。
24年前,戈爾巴喬夫辭職,蘇聯解體。中國專家總結的教訓是:經濟壟斷、政治壟斷、文化科學壟斷;蘇聯沒落實三個代表,沒有從根本上改善人民群眾生活;官僚特權階級搞腐敗失了人心;西方敵對勢力和平演變;黨內鬥爭、思想不統一;蘇聯領導人搞新思維;民族矛盾;蘇聯共產黨演變成為官僚既得利益集團;黨內出現反對派等。當時描寫蘇聯失敗的原因時有這樣一個細節描述道:蘇聯一個老太太說,誰讓我好好活,我就擁護誰。
蘇聯的體制失去了民心,民心又讓蘇聯體制倒台。
照搬蘇聯的體制不成功,所以中國對此進行了改革。只是改革了三十多年,只改了經濟部分,由計劃經濟變為市場經濟。政治體制改革從1989年之後,基本上就沒動。政治體制這隻看得見的手與市場經濟隻看不見的手手拉手,把市場經濟變成了官場經濟、權貴經濟、腐敗經濟。
市場經濟養育了一批大老虎。
這種體制及其運轉邏輯不但養育了一批大老虎,而且還滋生了為腐敗張目的意識形態。這種意識形態,概括起來就是中國特色論、中國模式論。這種中國特色論表面上是反腐敗的,實際上是捍衛腐敗的。沒有腐敗,腐敗意識形態活不了。沒有腐敗的意識形態,官員也腐敗不成。二者只有相互配合,才能相得益彰。
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絕對權力產生絕對的意識形態腐敗論。腐敗官員們都握有不受限制的絕對權力,也都掌握著絕對腐敗的意識形態話語權。當他們腐敗的時候,他們會說,腐敗不可避免。當他們反腐敗的時候,他們都扮演著大義滅親、大義凜然的角色。他們會演戲,而且把戲演成絕響。只是騙了沒有識別能力的普通民眾。普通民眾又因被腐敗的意識形態話語毒化,他們仍然覺得腐敗只是極少數人。每一個腐敗分子被揪出來,民眾都山呼萬歲,衷心擁護,全沒了對絕對權力應有的警惕性。
體制不改,舊的大老虎倒台了,新的大老虎產生了,舊的萬慶良下去了,新的萬慶良們又上來了,人民會一個又一個地不得不地養育著大老虎。體制決定著民眾悲催的命運。
只有主權在民,人民握有選票,才能決定官員的命運,到那個時候,中國才能徹底地好。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