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张善光:为缅甸民主的到来总统吴登盛配得世人的致敬


缅甸总统吴登盛释放了引领缅甸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全国所有的政治犯分批次全部从监狱释放;解除了专制者垄断权力的“党禁”,从此人民可以自由组党参加国家政治活动;把专制者为垄断真理而实施的“报禁”撕掉,从此人民可以自由讲话、自由办报纸、自由办网站;采取种种措施,为2015年的缅甸民主大选能够在自由公正的环境下举行创造条件,并一再向缅甸人民和国际社会公开表示:“我们会尊重(缅甸2015年)自由和公平选举的结果”,“将接受通过大选依据宪法组成的政府”。当2015年11月8日缅甸大选到来这一天,威胁、恐吓、骚扰、跟踪、舞弊、制造流血事件等专制政府惯用的手段确确实实远离了投票的人群,缅甸人民真正感觉到了这是一场平稳的有序的自由的公正的选举。吴登盛总统顺应民意顺应现代文明,以民主的方式交出杀气腾腾靠枪杆子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维持的权力,和平稳定的在缅甸实现民主转型,值得缅甸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致敬!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20151226wudengsheng.jpg (450×315)
 
缅甸总统吴登盛 
 
 
2015年11月8日,缅甸举行了世界瞩目的民主选举。选举后的开票结果,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挫败由军政府演变而来的“巩发党”,获得了压倒性的多数票。在人民的选择下,缅甸的专制独裁终于到了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的阶段,自由民主正以雄壮的步伐重返缅甸。缅甸人民胜利了。我们衷心祝福缅甸人民在昂山素季领导下,为人类现代文明在普照世界的进程中又夺得一块亮闪闪的金牌。
 
任何胜利都不会自动到来。缅甸人民脸上像太阳一般的灿烂容颜,能在2015年11月的日子里呈现于世人面前,是缅甸人民对自由民主不屈不饶长期追求,以他们的热血、生命和漫长的牢狱监禁换来的,其中包括他们的领头羊昂山素季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将自己除了生命之外的所有一切都献给了为这一天到来而充满血与火的长途爬涉。我们向缅甸人民致敬!向昂山素季致敬!
 
但是,还有一位人物,他为缅甸人民在最后关头以和平方式迎来民主所做的努力同样宝贵,我们必须也向他致敬。他就是缅甸现任总统吴登盛先生。吴登盛出身于军人,1989年成为丹瑞大将的参谋,进入军队核心领导层。2007年,吴登盛被军政府推出担任缅甸政府代总理;不久,吴登盛脱去军装,组建以军政府高级官员为领导核心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出任该党领袖。2010年11月,在军政府操盘下举行了自1990年以来首次有多党参与的所谓“全国大选”, 必然当选的吴登盛“当选”为总统。
 
缅甸1948年独立之后建立的议会民主制度,1962年在一场军事政变中被推翻,由此缅甸沦陷于军政府统治。缅甸的军政府统治同古今中外的“家天下”“党天下”没有两样,它掠夺人民财产,限制人民自由,把人民用来讲话的嘴打上封条,把不是自己操控的党派统统以“非法组织”强行解散。缅甸从此成为一个大铁笼,人民是囚与其中的牛羊,军政府则是掌管铁笼钥匙的狼,人民的一切反抗无不遭到最严酷的打压。1988年缅甸发生大规模抗议军政府专制的浪潮,军政府动用军队疯狂开枪,五千余名上街游行的学生、僧侣、市民惨遭屠杀。1990年,又将在缅甸临时政府被迫举行的全国大选中获得民众广泛支持的“全国民主联盟”砸翻在地,昂山素季等一大批“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被投入监狱。缅甸军政府自以为它的统治可以凭着毛大哥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所谓“真理”而千秋万代死死强压在缅甸人民头上,没有人奈何得了它。
 
然而,当吴登盛2010年即将当上虚假的“民选总统”之时,世界变了,缅甸军人发动军事政变的那个时代在现代文明的照射下已一去不复返。在起始于1974年葡萄牙“四.二五”革命后的第三波民主浪潮中,当年盘踞在世界各地可以与缅甸军政府遥相呼应亲密拥抱的一丘之貉们,大多数都已被它的国民们一声喊推进了坟墓,曾经的庞然大物苏联以及它的一系列卫星国,也不敌人民的厉声讨伐,丢盔弃甲化作了历史垃圾堆中的腐臭,而导致突尼斯总统丙.阿里窜逃国外,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被审判,利比亚总统卡扎菲遭愤怒的人群拳打脚踢一命呜呼的茉莉花革命正开始星火燎原。此时所剩不多的独裁政权几乎都像躲在角落里的野狗一样恐慌至极,它们苟延残喘负隅顽抗,唯有靠拼命抓人拼命撒钱维稳,来延缓焚烧专制的烈火蔓延到自己头上的钟点。专制制度之所以必然日落西山穷途末路走向灭亡,根本原因在于脱胎于人类社会早期丛林法则的这个怪物,高高在上,不尊重自己之外所有人的生命和与生命连在一起的尊严、权利、自由,仗着强权把天下之利尽收于一己,天下之害尽推于众人;而当受专制压迫的人们一旦觉醒,要追求人人平等,要追求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权利,举起自由民主旗帜向专制制度冲撞便成为必然;专制政权虽然手握刀枪,但它是孤家寡人,躺卧在它骨髓里的全是旧时代遗留下来的毫无活力的病怏怏细胞,随着成千上万受专制戕害的人们不断加入朝自由民主进军的队伍,分崩离析树倒猢狲散轰的一声垮塌就是它注定的结局。自由民主的灿烂旗帜一定会高高飘扬在地球上的所有地带,这一历史进程无论何人都阻挡不住,而且跨入到二十一世纪,号角更加响亮,脚步声明显加快,似乎一百年太久只争今朝。
 
就是在这一世界大背景下,面对汹涌而来的自由民主大潮,即将登上九龙宝座的吴登盛,或许会想起他的童年时代,那时候自己家虽然属于穷人,但国家是民主制度,家人们和乡邻一样,男耕女织,日子过得自由、平静、安稳,不会因为讲几句对官员不恭敬的言语被抓去坐牢,没有贪官污吏对穷人们强暴,什么房屋遭强拆什么到处都是上访的冤民之类,也几乎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因而他的内心一定明白:专制统治与自由民主社会确实不可同日而语;或许这时候他的灵魂里开始有了一个念头在萌动:专制制度被铲除掉的时日一步步正在逼近,这江山也不属于我吴氏家族代代承袭,与其在人人喊打的场景下被动垮台消亡,不如主动拆除专制舞台,自己体面而安全的告老还乡,去过没有暴风骤雨的安宁幸福的晚年;或许在夜半深更他曾有过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拷问:究竟让历史无情的将自己钉在十恶不赦万人唾骂的耻辱柱上,还是让后人以称颂褒扬的语气记住自己弃暗投明以专制结束专制的顺势抉择?当然,吴登盛的心路历程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是,吴登盛从此时此刻起,确确实实开始有步骤的打开闸门,让人类的文明潮流平平坦坦的涌入了缅甸。他释放了引领缅甸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全国所有的政治犯分批次全部从监狱释放,他解除了专制者垄断权力的“党禁”,从此人民可以自由组党参加国家政治活动,他把专制者为垄断真理而实施的“报禁”撕掉,从此人民可以自由讲话自由办报纸自由办网站,他还采取种种措施,为2015年的缅甸民主大选能够在自由公正的环境下举行创造条件,并一再向缅甸人民和国际社会公开表示:“我们会尊重(缅甸2015年)自由和公平选举的结果”,“将接受通过大选依据宪法组成的政府”。当2015年11月8日缅甸大选到来这一天,威胁、恐吓、骚扰、跟踪、舞弊、制造流血事件等专制政府惯用的手段确确实实远离了投票的人群,缅甸人民真正感觉到了这是一场平稳的有序的自由的公正的选举。而当大选结果公布,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胜,吴登盛立即表示“政府和军队将尊重大选结果”“尊重人民的选择”。缅甸“全国民主联盟”11月11日新闻公报称,总统吴登盛通过发言人对民盟取得议会议席领先表示祝贺,并表示尊重选民决定,实现平稳过渡”。 吴登盛还在自己的脸书上向全世界承诺:“政府将会接受大选的结果,并移交权力”。最新消息表明,缅甸国内目前局势平静,靠军队维持的现政权正在为移交权力做准备,隐身在吴登盛总统身后的军队强人敏莱昂、丹瑞也放下过去不可一世的骄横,同吴登盛一样以柔和的声调认可民心不可抗拒,大势所趋不可抗拒,并同昂山素季私下里友好会晤,表示愿为国家的民主转型献一份光热。
 
作为缅甸现政权总统的吴登盛,不是一方面在主席台上冠冕堂皇的编织“缅甸老百姓素质不高,不适应搞民主”、“缅甸的军政府统治是缅甸人民自己选择的”,“军政府是代表缅甸人民根本利益的”,“缅甸的国情决定了只能由军政府领导“等等谎言,一方面又露出凶险嘴脸调兵遣将,以枪炮弹压人民对自由民主的呐喊。吴登盛总统顺应民意顺应现代文明,以民主的方式交出杀气腾腾靠枪杆子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维持的的权力,和平稳定的在缅甸实现民主转型,这是必须肯定的伟大之举。
 
诚然,存在于现代社会的所有专制统治流水落花烟消云尽是不可避免,而且时间不会太久。但是,在专制者跌跌撞撞堕入深渊的途中,如果都像利比亚的卡扎菲,像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像叙利亚的巴沙尔,面对人们对自由民主的冲刺,愚蠢的相信只要敢于杀戮,敢于开枪,一次杀二十万,可维持统治二十年,若干年后大不了再循环一次大炮坦克进城,便谁也无法撼动他们的“家天下”“党天下”,尽管这类独裁者最后只能带着无法做完的残梦哭丧着脸上西天,人民会勇敢的冲破它们的枪林弹雨而获得自由和解放,但流血太多,社会财富损失惨重,到处是残垣破壁千疮百孔,死难者家人的悲哭声会使太阳高照的天空蒙上一层层厚重的阴影,弥漫在这片土地上的戾气和仇恨也将久久难以散去。这样的高昂代价如果能够避免,是人民之大幸,民族之大幸,国家之大幸。因此,吴登盛总统接受文明的呼唤,顺应历史潮流,以专制结束专制,没有流血,没有杀戮,没有大规模社会动荡,使他的国家得以和平的从黑暗跨向光明,不能不说是特别的难能可贵。  
 
而且,吴登盛伟大之举的意义不仅仅限于他的国家缅甸。同台湾的蒋经国先生一样,吴登盛以他的大智慧给所剩不多的世界其它专制政权又树立了一个千古不朽的样板。这个样板对我们中国似乎更有意义。缅甸是“军政府”,中国是“党政府”;缅甸有过“88.8.8”惨烈的杀戮,中国有过残暴的“6.4”屠城;缅甸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遭监禁二十年,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三进监狱,至今仍囚在高墙之内不见天日;为结束专制统治,中国人民和缅甸人民一样有过无数的英勇抗争,流过一样的冒着热气的鲜血,一样的有数不清的自由民主战士和维权人士在漆黑的牢狱里苦苦煎熬。今天的中国就是昨天的缅甸。在专制制度挣扎空间一天比一天逼仄的当今,一个同属于东方民族而且文化、经济都落后于我们的邻邦小国,他们的专制者尚知道旧时代衣钵无法再延续,不再与人民为敌,敢于义毅然决然抛弃独裁,还权与民,让国家步入符合世界文明的正途,那我们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呢?
 
吴登盛总统虽然即将下野,但他顺应历史潮流的民主转型,给缅甸人民带来了福祉,也给我们中国的明天提供了一条可借鉴的光明之路,他值得缅甸人民致敬,也值得正在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国人致敬。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